公告版位
最新動態已公布在置頂的文章中,請大家去看一下喔♥有任何問題可E-mail或噗浪私噗給我,謝謝各位OuO

【家教】時間迴圈

 

食前注意:

1. 重生梗 

2. CP:里包恩×澤田綱吉

 

 

  日子一日日在過去,小打小鬧日夜不間斷,繼獄寺隼人到來後,藍波與一平,碧洋琪與夏瑪爾相繼來到了並盛。

 

  與澤田綱吉記憶中不大相同,卻又如此相似,藍波依舊膽大無謀的想來暗殺里包恩,結果哭哭啼啼的使用了十年後火箭筒,大人藍波也依舊不屈不饒的繼承小藍波的遺志,想藉由十年差距暗殺里包恩,但是他還是沒搞清楚里包恩究竟與他的經驗差了多大……

 

  這大概是天真又單蠢吧,無錯字。

 

  最後大人藍波離開前眼裡的哀怨,讓他忍不住莞爾,那是上一世,所有事情都還沒發生前,他最熟悉的日常,在所有守護者中,年紀最小又帶著調皮童心的藍波,時常就是其他人教訓的對象,明明做錯了事卻又覺得自己何其無辜,那時的自己在旁不插手,所以每次第一個收到這眼神的就是他。

 

  沉浸在回憶中的澤田綱吉,自然就沒發現,里包恩對他反應的興味。

 

  一平的到來沒帶起甚麼波瀾便被澤田綱吉打發,而碧洋琪和夏瑪爾,等到他意識到時早已經出現在日本,熟悉的人們一個個聚集到他身邊,恍如隔世。

 

  ×

 

  「依照你的想法,下一個會是誰來並盛找你呢蠢綱?猜對沒獎呦!」里包恩躺在吊床上看著澤田綱吉坐在書桌前用著鋼筆紀錄著日常生活。

 

  「迪諾師兄吧。」澤田綱吉頭也沒抬的回應。

 

  「恩哼……所以要好好準備,明天他就會來了。」

 

  「可以讓他不帶安翠歐嗎?」澤田綱吉動作頓了頓詢問。

 

  「這不是我能保證的喔,畢竟人家可管不了迪諾的決定嘛!」里包恩嘟著嘴撒嬌裝可愛極其熟練,讓原先還可以專心規劃日常的十代首領全身惡寒打起冷顫。

 

  里包恩很滿意對方這個反應,勾起嘴角安然入睡,毫無為那位被略噁心到的人想想。

 

  這是他們兩人的每日日常,明明早已該習慣的澤田綱吉,一方面嫌棄自己被百試不厭,一方面慶幸里包恩對他的舉動與記憶中無大改變。

 

  如果里包恩對自己相敬如賓,那他一定會很低落……因為,他比他自己所想的還要依賴對方。

 

  睡覺前他向奈奈說了將有客人會會到來的事情,思考著該如何應對一場不知道會不會到來的災難,例如,浴缸絕不能放水讓安翠歐掉入的可能之類的。

 

  在戰爭時,所有金錢竟應該將杜絕在任何浪費中,已經養成必須省錢花錢就肉疼的澤田綱吉暗自下定決定,用爆自家浴室的事情絕對不能發生!

 

  ×

 

  一大早,澤田綱吉才剛踏出門口,便被一股拉力帶上轎車,然而他卻因為沒感受到殺意。

 

  被差的油亮的皮革座椅,隔壁那金色亮眼的頭髮,前面西裝筆挺不苟顏色的開著車的羅馬利歐,無不叫囂著這根本是場預謀玩笑。

 

  閃瞎人的燦爛笑容與惡值意滿滿一聲Ciaos

 

  Ciaos妳妹阿Ciaos,他記得出門前才剛再見是整誰啊!他瞬間都想斯巴達了好嘛!

 

  「其實……我比較喜歡第一次見面是溫和且莊重的方式,迪諾先生。」澤田綱吉揉著隱隱作痛的太陽穴,他覺得再多來幾次自己絕對會未老先衰。

 

  「哈哈……里包恩說你需要意點驚喜我們才這樣的,下次我們會注意點的。」迪諾有些尷尬的瞄著坐在自己腿上的恩師。

 

  「我不希望有下一次啊。」澤田綱吉哀嘆。

 

  「生活就是要充滿刺激才有趣啊,都讓你計畫的好好的還叫生活嗎?安逸不利於成長,這可不是我崇尚的教學方式啊!」里包恩無辜的解釋。

 

  澤田綱吉夢想中的人生贏家道路,在里包恩的刻意搗亂下,開始偏遠。

 

  ──這解釋還真是有道理啊!

 

  「將你那顆腦袋拉回來吧,讓我們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設計一場解救人質的訓練課程呢?」里包恩笑著狡黠,看似可愛的臉龐配上他說的話顯得更加惡趣味,「例如將你被吊起來鞭打的照片發給獄寺和山本如何,還有雲雀和了平也可以發發看?」

 

  「等等,為什麼我要被鞭打!」澤田綱吉睜大眼抗議,里包恩的口味也越來愈重了吧!之前只是半路劫人而已啊,怎麼等級一次提升那麼多!

 

  「迪諾的武器是鞭子啊。」

 

  「那又幹嘛吊起來!」

 

  「看起來比較慘,比較能激起他們救人的急切呦。」聽似有理,實則在忽悠人。

 

  「里包恩!」

 

  「好了好了,兩位別吵了,還是先做正事吧!」迪諾看著這兩人已經開始有要吵架的跡象,一方面佩服他這小師弟真敢向里包恩叫板,一邊開始進行勸說,如果真要做的像里包恩說的那樣,那麼他們快沒時間了。

 

  「哼,就按照我說的去做吧,迪諾。」里包恩擦拭著愛槍,下達著不容質疑的命令,然後停頓了下才,又想起了什麼提了一句,「你倒是不反對將他們四個捲進來啊。」

 

  看著已然定局,或著說其實澤田綱吉也沒多認真去反駁里包恩的意見,他靠在舒適的真皮座椅上,斂下雙眼中的一絲猶豫,死死壓在心底,「他們也是該找個機會磨練磨練了,如果……」

 

  澤田綱吉沒有想說完的意思,只是盯著自己的右手的中指有些出神,那裡曾經有著他帶了近十年的大空戒指,每每望著這枚戒指,他便清楚自己肩上背負有多深的職責與義務,還有那背後所代表著的血腥與殘酷。

 

  往往壓附著他無法喘息,然而,支撐著始他不放棄也是由這枚戒指所連結的羈絆。

 

  如果最終他的守護者們不願、甚至是沒有能力如他上一世那般接下守護者的職責,那麼他會逼自己放下他們,這也是對他們的一種保護。

 

  想到這裡,他覺得心裡刺痛了下,顯得有些徬徨無助。

 

  以後……沒有所熟悉的守護者們了,那他真的能接受嗎?澤田綱吉自問,卻也不敢過多想像。

 

  未來有多艱難,白蘭有多難纏,這些他都太了解了,澤田綱吉必須在一切都還沒發生前將事情更加仔細的安排好,他不能在還沒開始就亂了。

 

  現在還早,還可以慢慢來……但,只要其他黑手黨發現到彭哥列繼承人的自己在這裡時,那麼便是艱難的開始了。

 

  一切都還來的及,不要慌。

 

  ×

 

  里包恩看著澤田綱吉望向窗外出神,也陷入深沉思考。

 

  以他多年身為殺手的直覺,他能感受到,這位看似下定決心的未來首領其實還是很茫然,猶豫不決的態度和黑手黨仍然顯得些格格不入,是比他一開始接下九代發出的任務時所想的好了太多,但、如果放在十年後的角度觀察對方,又顯得不合格。

 

  若是如他所想的只是因為突然回到平靜生活沒有鞭策,那這次他安排的訓練應該能幫助他。

 

  里包恩細細地分析澤田綱吉近日的種種舉動,想安排什麼又顧慮著什麼,瞻前顧後的,無法定下計劃,所以今日這齣一方面也是要回覆學生對他的過度信任,一方面想驗證是否一些細節,例如,他可是很期待列恩羽化的啊……

 

  ×

 

  轎車該往郊區,印入眼簾的是通往並盛神社的階梯,這裡只要不是廟會時節,就會顯得相當優閒寧靜。

 

  看到這裡,再仔細回想上一世里包恩做過的舉動,澤田綱吉也大概知道他的守護者們將經歷什麼。

 

  「你們在後山動手腳了。」這句是肯定句。

 

  「小師弟……嗯……我可以叫你阿綱吧?你可以直接叫我迪諾就好。」迪諾有些尷尬,在車上時,顯然他並沒有和眼前冷靜的過份的小師弟好好自我介紹。

 

  「當然,迪諾師兄。」澤田綱吉笑了笑。

 

  得到肯對方善意的回覆後,迪諾將被改造的部分說了出來。

 

  「其實前兩天我們便已經來到這裡,然後將這座山林裡仿擬義大利的死亡之山,我們派了相關人員在周圍警護,一有什麼問題我們這裏都會知道,安全上是無慮的。」

 

  「嗯。」澤田綱吉知道。

 

  「為了講求真實性,里包恩要求我們將各方面能搞得都改了,所以放了些『適當』的生物,又移植了些『不大友好』的植物,然後在瀑布與河川中進行了『些微』改造……」

 

  「……你們是怎麼運過來的?」

 

  澤田綱吉聽著迪諾委婉的說明,瞬間腦海浮出的就是各種兇殘烈獸、有毒植物、鐵人三項之類陷阱與關卡,最後一個還好說,但前面兩者最好海關會放行啦!

 

  「耗費了迪諾不少力氣呢,要好好感謝迪諾喔!」里包恩──始作俑者──感慨的說道。

 

  澤田綱吉對著迪諾放空,後者面色一片尷尬,瞬間讓他心裡一陣疲憊。

 

  他該知道的,里包恩便是那種喜歡以訓練為目的整人,然後來娛樂自己,典型的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好了,別浪費時間了,要爬上山頂,還要布置一下再拍照呢!」

 

  里包恩一說完便跳上澤田綱吉的肩上,雖然不重,但接下來的山路很明顯這大魔王是不肯自己走了,很正常不意外。

 

  「距離上課沒剩多少時間了吧?」

 

  「所以你的速度要快點喲!限時10分鐘。」里包恩邪惡的笑了笑,「如果真的沒把握,我不介意用死氣彈幫你喔!」

 

  澤田綱吉還在想,今天只要演演戲就好,異常很好過,結果!

 

  ──原來是再在這裡等我嗎!

 

  「絕對不要,我只有帶一套衣服!」十分嚴正以待。

 

  「沒關係,看起來會淒慘一些,能使綁架更逼真,一舉多勞呢,蠢綱。」

 

  澤田綱吉無言以對,只能默默地繼續往上爬。

 

  得不到想要的結果,里包恩再次提出意見:「時間在一分一秒過去,你再慢慢走下去會來不及,真的不需要死氣彈嗎?」

 

  「不!需!要!」這是尊嚴問題!

 

  「可是、」里包恩嘟著嘴裝可愛,「如果你沒在規定時間內上山,我們就無法讓他們即時收掉訊息了呢,訓練效果會變差喔!」

 

  「早來晚來最好是有差啦,該布置的都在山上,人有來就好了吧!」他忍不住吐槽。

 

  「蠢綱,你真的很蠢。」里包恩踢了澤田綱吉臉頰一腳後,輕巧的落地,「我的本意是你上去繞兩圈,他們只是其次,主要訓練的對象是你,都到這時候了,也該發現自己哪裡有問題了吧?」

 

  澤田綱吉摀著被踢的地方,痛的忍不住嘶聲。

 

  「所以你就感激點吃下這顆死氣彈吧!」里.大魔王.包恩,十分沒耐性的就來一槍。

 

  澤田綱吉看著眼前那顆鮮紅色的子彈往自己額頭飛過,卻無力制止。

 

  慣性定律下,他整個人面色蒼白往後倒下。

 

 

 

  從很早以前,澤田綱吉知道自己每次想板起臉,學習其他黑手黨首領一樣冷峻嚴肅,便會顯得不倫不類,畢竟他的個性一直不是那樣。想當幕後策畫人,在背後操盤,卻又無法面面俱到,有時又顯得蠢的可以。

 

  有時下定決心了,卻又會優柔寡斷,始終狠不下心,事到臨頭再次縮了回去,當知道前一世瓦利亞幫了他善後了他的心軟後,澤田綱吉逼迫自己必須更加盡善盡美的達到合格首領的要求。

 

  他努力壓抑了自己,最終有了黑手黨首領該具備的──其實但用里包恩的話來說就是免強能看的──樣子,卻在重生一世後再次天真起來,回歸原點。

 

  他後悔了,明明重新活了一世,卻鬆懈了。

 

  如果拚拚看,也許自己所憂慮的根本不會發生……他應該再果斷些,不試試又怎麼知道呢?

 

 

 

 

  「復活!!抱著必死的決心爬上山頂!!!!」

 

 

 

 

  「嗯,早該這樣不就好了,害我費了那麼多口舌。」里包恩吹了吹槍口的煙硝,跳上被當背景板許久的迪諾肩上,「我們也快點上去吧,還要拍照呢!」

 

  迪諾炯炯有神的看向澤田綱吉衝離開的方向,瞬間想為小師弟默哀。

 

  「里包恩你絕對會下地獄的。」迪諾忍不住說道。

 

  里包恩聽聞勾起了嘴角,「呵,那還真想遊歷一遭呢。」

 

 

----

太久沒打稿子了,超級不順的分了三天才打完這章。

大概是種惡趣味吧,耽美小說用死氣彈這樣感覺超沒美感(屁)但不來一發好像就不是家教了(#

原先太沉重的部分我讓他盡量輕鬆些了,希望不會難以閱讀。

有人要給個感想嗎?

這篇會繼續緩慢更新中,我想寫完他。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umanwimp
  • 故事內容十分吸引人,非常期待之後大大的更新:-)
  • 謝謝<3

    黯歅 於 2016/07/20 02:4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