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特傳舊版第二部設定 √

→被我用到爛的失憶梗 √

→可能有OOC √(歡迎指出)

→灑糖HE √

→CWT38新刊,已完售 


 

  嗯,褚冥漾正在裝睡,在這他譽為極大BOSS的學長面前裝睡,連褚冥漾都為自己的智商感到著急,雖然說剛剛他睡著了,但只是個午覺能睡多熟?被冰一下就醒了好嗎?撒了一個謊就要用更多的謊去圓,現在褚冥漾已經後悔剛剛為什麼不乾脆直接起來!
  「你倒是膽子變大了,竟敢翹起課來了?」冰炎的聲音平淡的響起,在安靜的房間裡顯得更突兀。
  被突然的話嚇到,讓褚冥漾連抓著棉被的手都還有些緊張的顫抖。於是他戰戰兢兢地繼續裝睡,並等著冰炎下句問話,然而,過了好一陣子冰炎都沒有開口,就在褚冥漾打算來個長期抗戰時,便聽到了房間門被關上的聲音。
  走了?褚冥漾豎起耳朵細聽。
  褚冥漾暗中鬆了口氣,如果再來個幾次他絕對會瞞不住啊!還好學長走了,感謝天堂阿嬤的保佑!
  沒壓力的褚冥漾將手上抓著的棉被從頭頂拿下來,狠狠的呼吸了一下新鮮空氣,剛剛悶得快將他悶壞了,轉過身打算起來看一下時間……
  「啊啊啊啊啊!」褚冥漾嚇得尖叫。
  「靠!」這是站在床邊首當其衝,被魔音穿腦的冰炎。
  瞬間,模式回歸以往,說不動手卻還是動手,就是這麼不講理的學長大人一巴掌往某人腦袋拍去。
  「叫那麼大聲幹什麼!」冰炎惡狠狠地瞪著摀著頭淚眼惺忪的代導學弟,巴下去的那瞬間,冰炎覺得舒坦多了,憋了半年不動手果然是自虐。
  「學長你怎麼在這裡!你不是……!」褚冥漾哀號到一半停了下來。
  「不是什麼?」冰炎冷笑,「以為我剛剛已經離開了?」
  冰炎傾下身,雙手抵著床墊,那抹艷紅的瀏海直接垂落在褚冥漾的耳際,另一邊的銀髮被冰炎攬到自己的耳後,這姿勢將褚冥漾整個人護在身下,很是曖昧。
  「學、學長……」褚冥漾現在腦子一片空白。
  「嗯哼?」冰炎輕哼,「或許一開始我就該說清楚。」
  說清楚什麼?話不要說一半啊!褚冥漾吞了口口水,身體很僵硬。
  「褚,你打算裝傻到什麼時候?」冰炎溫柔的用指腹輕撫著褚冥漾的下顎,迫使對方看他。
  明明只有裝失憶和裝睡,什麼時候裝傻了?
  冰炎一直低著頭看著褚冥漾,所以對方細微的表情他看的一清二楚,包況這傢伙在心裡排腹他,「你打算憋在心裡多久?」
  學長你突然出現在我房間又突然跑來問這些不明不白的話,您到底是來幹麻的!我憋了什……!
  褚冥漾的眼珠子轉啊轉,硬是不肯看向冰炎,紅暈悄悄的從耳根子冒芽,看到對方這模樣,冰炎心裡落實了不少,並笑了出來。
  聽到笑聲,褚冥漾賭著氣,轉過了頭,冰炎的手在剛剛他笑出來時已經放開,並擱置在褚冥漾的左側。笑什麼笑,笑什麼笑!學長什麼都不知道又在笑什麼啊!
  「我已經無法監聽你的心聲。說出來,你剛剛想到了什麼。」冰炎起身坐在床鋪上,褚冥漾藉機翻過身面對床頭,與冰炎背對著。
  「學長沒在生氣了嗎?」大概是因為褚冥漾將臉埋進了棉被了,語調悶悶的。
  「事情已經過去,沒什麼好氣的。」
  「噢……」
  「就這件事?我剛剛說過,你在想什麼,說出來。」冰炎輕揉著褚冥漾的髮旋,但等了幾秒仍不見褚冥漾開口。
  「我被兩族人送至千年後,那時的我找不到屬於自己的歸處,剛來到千年後便想著以後要如何回千年前。時間是公平的,並不會因為一人而停下腳步,所以也無情,時間的流逝讓我在這裡有個認同感,卻也遺忘了過往,到了這地步若真的回去,現在熟悉的的總總只會是屬於我一個人的記憶,說要割捨是不可能的。這裡的冰牙與焰谷縱使期望我回歸,但千年已過,那裡也不可能還如同我當年記憶中的那般,最終,我所能留下的地方只有這裡,也只能是這裡。」
  冰炎說的緩慢,一字一句的進入褚冥漾的耳裡,敲擊在心底。
  「褚,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耗著,你可以就這樣裝傻著,而我也不會輕易離開。但是,褚冥漾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要浪費掉這些時間?即使未來生命對我而言漫長的永無止境,但我也有疲憊的一天,人的一生可以轟轟烈烈,也可以平淡無味,但現在決定權卻不在我手中,而在你心中那句話裡,褚冥漾,你怎麼說?」
  怎……麼說?當然是喜歡學長……喜歡的不得了,所以半年前,即使知道會被關心他的人知道後會是怎麼的暴怒,但他還是一意孤行的決定瞞下來,就只是想知道自己喜歡學長到什麼地步,而且在失憶的情況下,還會不會喜歡上……
  「褚,我確實真的有時間慢慢耗,但不是每個人都會有耐心去等,而不幸我是其中之一。」到這次聲音比剛剛近了許多。
  褚冥漾不敢轉身,幸福來的太快,他什麼也還沒準備,深怕這是他自己的一場夢,醒了便什麼也沒了。
  「感情的事情,有可能向我想的這麼順利嗎?」褚冥漾的聲音很輕,似乎一旦被打擾就會消失的脆弱。
  「你連踏出那一步都還沒有,不過就是談場戀愛你在當心什麼?」冰炎將人翻過來,凝視著對方的眼睛,眼底說不清的深情。
  「學長……你喜歡我嗎?」這句話被褚冥漾摀在心裡已經許久,他不敢相信米納斯先前對他說的,學長喜歡自己。
  這幾天他睡得不安穩,在夢中,他詢問過冰炎是否對自己有那麼一絲的喜歡,但夢的的冰炎沒有給他答案。之後他不敢再詢問,只是貪留那一場由自己築起的幻境,因為這裡的冰炎他見的到、摸的著、會對他說話、對他生氣、對他笑……
  「那你呢?褚,你喜歡我?」冰炎拾起褚冥漾的手,提到嘴唇邊輕吻了一下,眼神似乎在笑一般,「你喜歡我。」
  同樣四個字,最後一句是肯定句。
  褚冥漾清楚的感受到冰炎的唇瓣有些乾燥,手指還殘留著溫潤感,他想抽開卻被冰炎抓的緊緊的。
  「學長你好奸詐,逼我承認,卻沒給我答案。」褚冥漾訕訕的回話。
  「你想聽到什麼?」冰炎向後一仰也躺了下來,與褚冥漾面對面,並將自己的手語褚冥漾的十指教扣。
  「……那一句。」
  「哪句?」
  「就那一句!」
  「所以我問你是哪句。」冰炎調笑著看著褚冥漾越來越紅的臉。
  「我喜歡你啦!」褚冥漾紅著臉,他已經發現了,冰炎根本是故意的!
  「嗯,我知道你喜歡我。」
  「學長!明明是你要講啊!」褚冥漾羞憤的喊。
  冰炎勾起了嘴角,「褚,喜歡這個詞可以有很多的程度,你可以喜歡寵物,你可以喜歡甜點,但是缺了他們你只會感到惋惜。喜歡這詞太廣泛,愛這個詞太敷衍,褚冥漾,我要的不單只有喜歡與愛,我要的是這生相陪。」冰炎說的很認真,眼底的柔情也不假,就也是如此,所以到現在褚冥漾還不敢看正眼冰炎一眼。
  「好了,你也該起來了。」冰炎揉了揉褚冥漾的頭頂,「千冬歲他們在蝶館,主角不再讓他們很困擾。」
  「蝶館?千冬歲?」這話題轉的有點快,褚冥漾有點反應不過來。
  「他們打算慶祝你回歸,並希望我帶你過去,所以先去蝶館等我們。」冰炎起身,將人拉了起來。
  「等等!既然學長你知道他們找我那你還在和我──嗚嗯!」
  褚冥漾話還沒說完,冰炎直接用嘴唇堵住褚冥漾的嘴,趁著微張開的嘴冰炎趁機將舌頭往裡頭鑽,舌尖滑過一顆顆的貝齒,狠狠在褚冥漾的嘴裡肆虐了一翻,勾著他的舌頭微之交纏,直到人喘不過氣,冰炎才將舌尖退出,用牙齒輕啃摩蹭鮮紅欲破的唇瓣,這才放過對方。
  冰炎趁人還在喘時瞬間開了傳送鎮,下一秒便出現在日式風格,古式古香的蝶館前面。
  「嗯,我們進去吧。」冰炎於刃有餘的帶著褚冥漾在店裡頭穿梭。
  冰炎身後的褚冥漾則是紅著臉摀著嘴唇,並低著頭跟著,心理狠狠地吐嘈那自我為中心的黑袍,直到撞到停下來的冰炎才停止。
  「你在發什麼呆?」冰炎好笑的看著心神不再的代導學弟。
  「還不都是學長……」褚冥漾咕噥著。
  也不給他們太多的時間聊天,冰炎停下的那間包廂便被拉開拉門……
  「欸,你們來了。」開門的是夏碎,然後就聽到裡面鬼在吼鬼叫,「他們剛剛喝了酒,現在有點玩瘋了。」
  「玩、瘋了?」褚冥漾嘴角抽了下,大白天的就喝酒這真的沒問題嗎!
  「不過在鬧的也就那幾個,雷多和萊恩被庚灌了酒,然後雷多醉了雅多也醉了,這三人不甘心只有他們受害,就開始拚命抓人陪他們玩遊戲,發誓要讓其他人也倒下。」夏碎笑的無害,看那表情感覺夏碎就是在旁搧風點火的人!
  「你只是希望千多歲不要纏著你吧,他幫你擋酒了?」冰炎瞄了眼夏碎身後。
  「先進來吧,站在門口不太好。」這話題轉的有點牽強。
  當褚冥漾以為自己和冰炎已經夠低調了進來時,那群人就算完的再瘋還是硬生生認出了他們。
  「漾,身為本大爺的小弟,遲到的人自罰三杯!」西瑞是第一個衝過來的,一手抱著啤酒,一手拿著酒杯,批欸斯,酒杯的形狀是德國啤酒節那種常用杯子,很大。
  褚冥漾嘴角抽了抽,決定慫樣的躲到冰炎身後。
  交男朋友的第一件事就是擋酒!褚冥漾為自己的機智點讚!
  「他現在空腹不能喝,先讓他吃個飯再說。」冰炎越過了西瑞,牽著褚冥漾來到桌前,「你先吃一點,我去幫你點餐。」
  褚冥漾點了點頭,「謝謝。」
  冰炎揉了揉褚冥漾柔順的頭髮,拿著菜單走了出去。
  「漾漾,嘴角。」千冬歲意味深長的看著褚冥漾慌亂的用手摸了下,越掩飾越欲蓋彌彰,「學長和漾漾果然在一起了嗎?」
  褚冥漾挫敗的攤在桌上,「為什麼我這當事人知道的反而比你們這些局外人還少啊!」
  「當局者迷,旁觀著清。」千冬歲給了這麼一句,「況且我可是情報班,這點觀察力都沒有我這身紅袍可以燒了。」
  「千冬歲,你聽過才能浪費嗎?」褚冥漾說的認真,「你現在就是。」
  「也不過就是順手紀錄。」千冬歲聳了聳肩。
  「好了,轉移話題可不是好習慣。」千冬歲推了推眼鏡,「漾漾,你們在交往了嗎?」
  那瞬間褚冥漾覺得四周的吵雜聲低了下來,「啊……嗯,剛才的時候。」
  「漾漾,你們到哪一步了?親吻了嗎?是初吻嗎?」米可蕥從剛剛就在關注裡了的狀況,聽到褚冥漾肯定的回答後終於無法控制自己想八卦一下的衝動。
  「真是的。」冰炎拿著菜單本輕敲了下米可蕥的額頭,「你們趁我不在都在問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千冬歲攤了攤手,「也只是問了漾漾和學長交往沒,然後米可蕥剛問到哪一步學長你就來了。」
  冰炎在褚冥漾旁邊坐了下來,一手攬過褚冥漾的肩膀,自己轉身將人摟在懷裡,對準對方嘴唇輕貼上去,這次沒有什麼舌吻,只是輕輕啃咬了一下後就放開了。
  周遭驚呼聲四起,褚冥漾羞的想躲到桌子下。
  學長你絕對是故意的!
  褚冥漾瞪了眼冰炎,賭氣的拿起吃的開始洩憤,今天的事情已經完全超出他的預料,說好的依循漸進,說好的矜持都被學長毀了啊!冰炎好像的看著褚冥漾的表情,看就知道那笨蛋在想什麼。
  算了,逼太緊也不好,人拐到就好了。
  冰炎如此想著。

  誘拐方式的十四條:當對方也對你有意思時,不要大意的上吧!

 

以上,全文完結了,番外為實體書特點,不公開。

 

其實時間太久了我覺得已經黑歷史了哈哈哈哈.......(乾笑

這本似乎是在2014/12左右寫完的,而且實體書的後記時間還打錯啊我操我寫成11月了啊(不忍直視

因為剛升大學,在適應新生活和趕稿的過程中讓我超痛苦,再加上這本寫完就特傳畢業了

沒錯,我畢業啦!!!!也許會來個假畢業但有點難,可能會出現在親友的合作中,但我自己是不會寫了。

說說當年再寫中與寫完後的想法吧,下面以條列式想到就打。

.其實那些條文一開始是沒有的,那是打完一半後我覺得很代感就加了

.我記得我趕印刷廠截稿,所以校稿沒教好,錯字一堆,請不要原諒我OTZ

.原先計畫是不寫肉的,但是看到D君的封面後我寫了,在番外(#

.條文14個看起來超不合理,所以有第15條,在番外中,給沒有買實體書的大家參考一下:) 

 「誘拐方式第十五條(隱藏條款):使勁討好的將人拐上床吧,但請確定雙方你情我願。」

.我總是在一時爽的大綱完成後極力想合理劇情設定,然後就是如此微妙的成品了ry

.對於中間戲份超多的兩位自創角,是兩男?兩女?還是一男一女?一開使沒注意到沒設定,後來覺得既然是神靈就沒必要那麼計較了,我個人是第三,你們呢?

.安地爾在我心中一直是要黑不黑要白不白的模樣,但他是個推動劇情的好角色,在這點我很愛他w

.一開始的大綱,我想回歸當年漾漾蠢蠢的小鮮肉模樣,可是後來重翻一遍發現有點OOC,對不起OTZ

.買本的各位大感謝!!!!<3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