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特傳舊版第二部設定 √

→被我用到爛的失憶梗 √

→可能有OOC √(歡迎指出)

→灑糖HE √

→CWT38新刊,已完售 


 

  當褚冥漾清醒時,所有事情都已經成埃落定,風之神靈的罪刑原本應該要由公會來抹滅,但是最終由無殿三主出面,將懲處內容改為不可離開Atlantis學院,並負責穩固風之白園的結界,但是依照水之神靈與風之神靈的交情,最終水之神靈也留在學院中,負責穩固水之清園的結界。

  當他醒來時是在黑管的房間,四周空無一人。這種似曾相似的感覺令褚冥漾恍了恍神,走下了床,他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機……很好,才過一天而已。

  「米納斯?」褚冥漾輕聲說。

  鈴鈴的聲音話破了房間的寧靜,米納斯於空氣中凝聚出了水氣,『您醒了,感覺如何?』

  「感覺有點頭重腳輕,不過先天之力都回來了。」褚冥漾來到窗邊拉開了窗簾,清晨的陽光照射在褚冥漾的身上,溫暖而不炙熱。

  也在這時,褚冥漾的房門被打開,聞聲而轉過頭的褚冥漾與開門走進來的冰炎對上了視線,那瞬間褚冥漾站在那裡移開視線也不是,不移開也不對,尷尬的很。

  但是冰炎倒不覺得,自徑走到了褚冥漾的書桌旁,將手中的紙袋放在桌上,「既然已經醒來了,過來吃早餐,你已經昏睡了一天。」

  「噢……好。」褚冥漾打開了紙袋,裡面放著幾個三明治、牛奶以及蜜豆奶。

  「等你吃飽了我們也可以開始算帳了。」冰炎不冷不熱地丟下這麼一句,拿出一個三明治和蜜豆奶,靠著書桌將蜜豆奶的吸管插進去吸了一口。

  原來這是臨刑前的最後一餐……

  褚冥漾吞了吞口水,乖乖地也拿了一個三明治出來吃,這一餐他吃的好有壓力啊……

 

    ×

 

  至於那餐之後,褚冥漾的辛酸就先暫且不說了,無外乎就是被逼迫老實交代,然後被褚冥玥處決,褚冥玥甚至不用出手,動個嘴可以讓自己羞愧死,恨不得跪天跪地磕頭謝罪,最後的懲罰是一份悔過書和報告書,嗯,這是褚冥玥的。

  另一個是站在那裡就可以感受到滿滿的低氣壓,以往讓冰炎罵罵就算了,打不了被巴個頭,但這次卻被冷處理,褚冥漾只能感受到冰炎沉著臉看著他,卻不見其他舉動,這讓他心裡很慌。

  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好幾天……

  「唉……」褚冥漾趴在桌上嘆氣。

  「學長這次很生氣喔。」米可蕥看著褚冥漾隔了半年後地回歸,卻滿是愁眉苦臉。

  千冬歲推了推那副沒度數的眼鏡,「漾漾這次雖然是成功處理好了這件事,但是擅自隱瞞這點,學長怎麼也不可能輕易氣消。」

  「……所以我該怎麼辦嘛……學長這幾天完全是在無視我啊……」這是第二次感覺到的,就像當初第一次和學長吵架一樣,當時是他自己單方面和學長冷戰,這次卻是學長這漾對他,立場相反,但都一樣的是……感覺很難受。

  褚冥漾的聲音悶悶的,他記得這接下來這節冰炎也有課,而且是連上三堂,就和自己一樣……褚冥漾突然站了起來,將書本收回書包。

  「咦?漾漾你要走了?」米可蕥驚訝的看著褚冥漾的舉動。

  「嗯,有點累,想回去了……」褚冥漾將書包背好,即將踏出教室前千冬歲卻攔下了他。

  「漾漾,躲著有時並不比現在好,今天我先幫你請假,但是明天一定要來。」千冬歲的語調裡很認真。

  「……」褚冥漾咬著下嘴唇,「我知道了。」

  說完,褚冥漾趁著還沒上課,教室還沒開始散步前離了開,直接往黑館的方向回去。

  千冬歲嘆了口氣,「他其實根本就不知道。」

  「真是的,明明兩個人都難受,講開就好了啊!結果卻誰也不先示弱。」米可蕥手環著胸。

  「你們太擔心了,學長會去找漾漾的。」這是萊恩。

  千冬歲轉過頭問,「這是你的經驗談?」

  「嗯。」萊恩輕點了頭,「莉莉亞鬧彆扭會一個人躲起來偷哭,所以還是去找她比較好。」

  就在他們將話題逐漸轉向調侃萊恩時,褚冥漾也已經回到了黑館,在進入房間前抬頭看了眼冰炎毫無動靜的房門,莫名的失落。

  隨手將書包放在外廳的沙發上,脫了鞋子褚冥漾便往床上撲,用棉被將自己埋進去後重重的嘆了口氣。

  真的翹課了欸……第一次因為不想去上課而翹課……

  「我到底在幹嘛啊……」褚冥漾的身體呈現大字攤在床上。

  『您這樣自甘墮落不怕被那位殿下知道嗎?』米納斯低頭看著躺在床上當鴕鳥的兵器持有者。

  「如果學長能知道那更好!」褚冥漾賭著氣,「反正千冬歲已經幫我請好假了……」

  『直接去找冰與炎的殿下道歉不就沒事了,再這樣下去您的姐姐會比那位殿下來早來找您。』米納斯已經無奈。

  說好不提姐姐的……褚冥漾整個人的氣氛變得更低迷了,「覺得好累……」

  『要不睡一覺?這幾天您也沒睡好不是嗎?』米納斯提議,但下一句讓褚冥漾更顯無力,『您可以為自己發射一槍,保證睡到天明。』

  米納斯連你也自甘墮落了啊!

  『您不要就算了,但可以睡得更安穩喔!』這手安利賣的妥妥的,但不代表褚冥漾要接受啊!

  拜託,您的畫風已經不對了,請改回來好嗎?

  米納斯『嘖』了一聲,如興致被打斷一般,讓褚冥漾更不忍說了。

  能不能不要顯得那麼失望啊!

  最後,好吧連褚冥漾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睡過去的,他的窗戶並沒有關上,清涼的微風進了房間,吹拂著褚冥漾的劉海,陽光溫和不刺眼的照射在他身上,如聖光一般。

  而褚冥漾這一睡便睡掉了一整個上午,直到冰炎接到千冬歲的消息,說褚冥漾請掉了上午的課回去休息,等到中午他們打算找人出去吃飯時,卻一直聯絡不上。

  冰炎在褚冥漾房門前敲了好幾聲,卻依舊聽不到房門裡有任何一絲動靜,最終冰炎只能選擇拿出備份鑰匙……原本每間房間是只有唯一一個鑰匙的,後來為了照顧失憶的褚冥漾,賽塔特意給了他一把備用的。

  這一段時間,冰炎已經數不清他到底因為褚冥漾嘆了多少次的息。明明不是他的作風,卻又無奈,在這種不明不白的情況下,讓冰炎反而難以乾脆的像以往那樣和褚冥漾相處,仔細想想,他與褚冥漾的相處幾乎上都是他單方面的欺壓,以及在欺壓下的指導……

  將房門推開的瞬間,讓冰炎以為褚冥漾並不在,依照慣例,褚冥漾只要無事就會埋在電腦前面打網路遊戲,但房內卻一片寧靜。

  冰炎一個眼神掃過,最後定眼在微微凸起了床上。

  側身躺在床上的褚冥漾睡得安穩,這大概是他恢復記憶後睡的最舒服的一次。

  看人睡得如此熟,冰炎怎麼可能忍心叫人……才怪。冰炎使用冰的能力讓自己的手上凝結出冰塊,然後輕碰褚冥漾的臉龐。

  被冰塊冰到的褚冥漾不太舒服的嚶呢兩聲,翻個身,伸手將棉被拉到頭頂,然後就保持這個姿勢……裝睡。

 

下一章完結<3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