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特傳舊版第二部設定 √

→被我用到爛的失憶梗 √

→可能有OOC √(歡迎指出)

→灑糖HE √

→CWT38新刊,已完售 


 

  「你說,那位風之神靈要我的先天之力是為了復活他的友人?」褚冥漾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不可能吧!」

  「你家學長不就是這樣被你復活的?」安地爾看著陣法進行細微修改,「那黑袍天使不也沒死?」

  「但是那是因為靈魂還在,而且還因為有黑山君的幫助所以才……」褚冥漾話還沒說便被打斷。

  「別忘了他是風之神靈,既然能被稱之神靈那麼就表示他的能力不弱。」安地爾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不過,他要我的先天之力為什麼我又會失憶?」褚冥漾不是笨蛋,莫名其妙就失去記憶這其實不好受。

  「我說過,你的先天之力被奪走後他會需要一段時間適應與習慣,再加上他想復活他的友人就必須重塑那位的身體,在他使用言靈來復活那友人時,將會削減他的能力,這時就是我們能出手的時機,就算我暗中幫他收集復活的物品,這些好歹要等半年。」安地爾懶洋洋地解釋,「你覺得你瞞的了亞那的孩子半年?」

  不可能,學長發現他失去先天之力絕對會逼問自己,然後就一定會被發現,想想就覺得可怕。

  「那你幫我截下記憶和一部份的能力後你想怎麼歸還給我?」褚冥漾看著腳下的陣法問。

  「這件事我以為你會問得更早,你還真放心啊!」

  褚冥漾翻了個白眼,「對誰都可以就對你不行,我是對言靈放心。」

  「那你覺得我該怎麼還給你?」安地爾拿出黑針,「直接綁架?」

  「請使用正常人會用的方式好嗎。」

  「不如我將靈魂放到砂糖內,讓你吃下去?」

  安地爾似笑非笑的看著臉色大變的褚冥漾。

  「不要再開這種玩笑!」

  「不然你給個方法?」

  最後,褚冥漾還是認輸。

  「算了……隨你便……」

  安地爾意味深長地看著眼前的妖師……不過此時褚冥漾沒注意到,此時他需要和米納斯他們串通好。

  米納斯,老頭公,就麻煩你們幫我瞞住了。

  『您這麼做冰與炎的殿下知道是不會善罷干休的。』

  我知道……而且我也有私心……褚冥漾摸著鼻子,有些不好意思。

  『您對那位殿下的感情已經眾所皆知,就您想隱瞞著。』

  我是不想造成學長困擾!而且說不定是我自己會錯意罷了,剛好這次失憶後看看自己可不可以看清。

  『既然您已經決定……那麼我們等待您的回歸。』

  謝謝……

  褚冥漾覺得很溫暖,因為他們是如此信任著自己。

 

  ×

 

  與冰炎一同出的任務,褚冥漾在前面收集任務資料上可以說是都在划水……但是真的到實做實冰炎也不可能讓他真的在旁待著,所以褚冥漾只能在任務開始前想個理由昏迷。

  他與安地爾之間的商量,記憶會在失去能力後先還給他,等到他在冰炎面前昏迷倒下後再次抽離。

  其實仔細想想,沒有了能力竟然還敢陪著冰炎出任務,這種出意外馬上死的節奏他還真敢做……在下意識中,褚冥漾早已經很放心的將自己交給了冰炎,記憶被安地爾保管後,如果對他灌輸了什麼他都無法反抗,但是淺意識中褚冥漾就是知道,只要冰炎在旁邊就絕對不會有事。

  不是因為覺得安地爾會顧忌冰炎,而是相信冰炎不管怎樣都會幫他、救他。冰炎對他的好,讓他毫無顧忌、理所當然地接受冰炎對他的幫助,甚至有了不該有的念頭……

  冰炎停下來並觀察四周後,回頭後就是看到褚冥漾一動也不動,「褚,你再發什麼呆?」

  「啊?沒什麼。」褚冥漾摸著鼻頭,嘿嘿傻笑了兩聲,繼續跟著冰炎行動。

  褚冥漾暗地裡苦笑了下,並隨手丟下水晶,這表示通知安地爾,他們的計畫開始了。

 

  ×

 

  那一晚,褚冥漾做了一個夢,夢裡的內容雖然與真實不大相同,卻是真實存在的記憶碎片。

  那一夜,冰炎哄褚冥漾入睡,自己卻輾轉失眠了一夜,卻不知褚冥漾其實也幾乎一夜無眠。

  那一日安地爾將褚冥漾劫走帶到了亞那與凡斯的秘密石洞,那杯熱可可裡被安地爾放入了褚冥漾的記憶與些微的能力。

  有如現實般的夢是記憶恢復的徵兆,剛睡醒的褚冥漾一下子接受了太多的記憶讓他發懵,直到冰炎離開了他的房間,安地爾出現在他面前,褚冥漾才逐漸的理清究竟是怎麼回事。

  「現在感覺如何?」安地爾隨手倒了一杯水給褚冥漾。

  褚冥漾疲憊的坐在床頭,將水喝完遞了空杯對方,「還可以,但是那感覺怎麼說……好奇妙……」

  「你能適應倒還不錯。」安地爾隨手將杯子放在桌上,「那麼我們也不廢話了,水之神靈的分身是吧?」

  褚冥漾看著小小隻的水之妖精出現在他眼前,還有剛剛也出現過的米納斯。

  「能請你將水之神靈的神識叫來嗎?」褚冥漾對水之妖精點了點頭,「麻煩你了。」

  水之妖精疑惑的歪著頭,然後閉上了眼睛。

  「還有,米納斯,這些時間辛苦你對學長的隱瞞,我終於能看見你們了。」褚冥漾抬頭對著一直如大姐姐般站在自己旁的的幻武兵器,由衷地道謝。

  水之妖精飛到了褚冥漾和安地爾的面前,此時在這裡的已經是水之神靈,「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嗎?」

  「因為你要找風之神靈所以必須待在褚冥漾身邊,那麼只能請你替我們保密了。」安地爾倚靠在書桌旁,說的平淡。

  「那個……我之後有要找風之神靈一些事,但現在我必須保持著失憶的情況,以方便行事。」褚冥漾有些緊張,他心裡很複雜,他大概知道那位奪取他先天之力的風之神靈想復活誰了,其實就是一直待在原世界的水之神靈。

  「風之神靈借走了我的一樣東西,之後我會親自向他拿回來,但需要一些時間,希望您能諒解。」

  鏡湖點了點頭,「我了解了,但你現在不能直接和我說他在哪裡嗎?」

  「現在不能,還不是時候。」安地爾走近床邊。

  「嗯……我發誓一定會讓你們相見的。」

  「……」水之神靈沉默了下,隨後便又開口,「悠……還好嗎?」

  「祂也在找您……但是用錯了方法……」褚冥漾緩慢地說,「請給我們一段時間……拜託了。」

  小小的水之妖精身體飛降到了床鋪上,「……如果還有關悠的事可以找我,我先離開了。」

  褚冥漾點了點頭,「謝謝。」

  安地爾看到那水之妖精回到了老頭供那裡後說,「學院的結界讓我能待太久,我長話短說吧,目前進度還算不錯,你順便給你家學長一些提示,讓他快點找到迷境霧森那裡。」

  說完,安地爾也離開了褚冥漾的房間。

  『您也感覺出來了吧……』米納斯輕語。

  「……感覺出什麼?」褚冥漾躺了下來,不解地望著米納斯。

  『冰與炎的殿下對您的情感並不單純,這對您來說是件好事,不是嗎?』

  一瞬間褚冥漾的臉爆紅,抬起手用棉被掩蓋住了自己的臉,在心裡哀號。

  米納斯你在說什麼啊!別亂講!

  『您接下來還要假裝失憶不是?您可以再感受看看。』

  我知道啦……褚冥漾紅著臉,然後才突然想到一件嚴重的事情。

  啊啊啊!明天開始要裝失憶……會不會被學長看出來啊……褚冥漾抱著被子在床鋪翻滾著。

  『加油吧!主人。』米納斯不禁笑了出來。

  那夜,房間相連的兩人註定失眠。

 

    ×

 

  那夜的隔天,褚冥漾想也沒想過暴露出他恢復記憶的竟然是水鏡,那日伊多來找他時,他原本以為是指風之神靈和水之神靈的事,但卻沒想到伊多的下一句話就是問自己的記憶事不是恢復了。

  那一瞬間褚冥漾想裝也裝不下去,只能乾笑了下,前一晚他才在當心被學長發現,但是,他指的不是這個學長啊!不對,他或許應該慶幸發現的是這位學長……

  「漾漾不用擔心,這件事情只有我知道。」伊多安撫著。

  褚冥漾低聲咕噥了一句,顯得十分哀怨,「水鏡真是作弊……」

  「呵呵,雷多有時也會這麼說。」伊多笑著回答。

  「伊多……我希望你能幫我瞞著!」褚冥漾雙手合十,「這次是我自作主張,而且我也不想依靠學長……我想自己處理。」

  伊多輕嘆了口氣,「但我想亞殿下並不希望你瞞著他喔!」

  下一秒伊多卻用輕快的語調說著讓褚冥漾想跑的話,「況且,大家都知道,亞殿下很喜歡你喔,漾漾。」

  屁啦!我喜歡學長的事米納斯說已經眾所皆知就夠離譜了!但是學長怎麼可能喜歡我?而且還是到了大家都看的出來的情況!

  「伊多……這玩笑不好笑……」褚冥漾無力的呻吟。

  「漾漾,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伊多說的認真,「如果漾漾能多注意亞殿下面對你時的神情的話,很容易發現的,就像漾漾你對他一樣。」

  後來……後來褚冥漾用其他的話題堵塞了過去,順便請伊多能對冰炎說出一些提示,好讓冰炎快點找到迷境霧森,褚冥漾想,如果再不快點恢復能力他絕對瞞不住了!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後來的遊戲中,冰炎對褚冥漾告白時,雖然褚冥漾沒看到冰炎眼底的認真,但是那灼熱的視線盯著褚冥漾自己時,他覺得好像發現了些什麼,美好的不真實。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