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售啦,謝謝購買的各位!!!另外這篇讓我慢慢貼吧........其實也只剩一點點了(掩面

→接續特傳舊版第二部設定 √

→被我用到爛的失憶梗 √

→可能有OOC √(歡迎指出)

→灑糖HE √

→CWT38新刊,完售後將全文公開網路 


 

  其實安地爾和褚冥漾會有交易上的行為根本不是褚冥漾自願的,更應該說,造成這一切的原因就是安地爾惹出來的總總。
  安地爾,身為前任的黑藍雙袍級,即使現在已經不再是公會的人,但憑藉他鬼王第一高手的地位也知道,他的本身的洞察能力極佳。
  迷境霧森的神秘吸引了安地爾的好奇心,所以在進入迷境霧森前他已經查遍了眾多資料,包括冰牙族曾經推薦兩位旅人進入此地隱世的事情他也略知一些,至於碰到風之神靈隱居在此究竟是不不是巧合?這點褚冥漾其實也並不知道。
  那天,褚冥漾在迷境霧森附近進行任務,其實那任務內容只是要找回一樣較為稀少的藥材,雖然很稀少難找,但任務的難易度卻是較為簡單的,唯一最麻煩的就是他生長在迷境霧森的外圍,如果一不注意走的太深入,那麼就有可能出不來。
  但是偏偏好幾天他都找不到,逼不得已褚冥漾逐漸深入其中,然後就進入了迷霧,不過,有了言靈這……嗯、作弊器般的存在,找路對他而言還算容易。
  周圍不是樹林還是樹林,褚冥漾握著水晶停了下來,將手掌攤開仔細瞧著水晶移動的方位,他每走百步便會停下來看一次,這是用來指路的方式。
  直到他走到了村落,這裡被影藏的很好,天然的地形凹陷,四處又滿是參天大樹,在樹下便是一棟棟一層樓的木屋,這條件下給了村落很好的屏障,從遠處往這裡看根本看不出來有什麼問題。
  稍作評估後,褚冥漾決定接近了村落外圍,希望能藉由此村落的居民獲得他想尋找的藥草,讓他驚訝的是,這裡是稀少的霧之妖精居住地,霧之妖精的朦朧不定並善於隱藏偽裝,外圍的迷霧便是霧之妖精幾千年下來所設置的迷陣,為的便是遠離紛爭,直至現今迷陣仍然被保繼續使用,公會知道後也選擇替他們隱瞞,至於有迷失的旅人也是因為公會為霧之妖精一族給出的保護說法。
  「如果您想尋找那種藥草的話,必須接近神殿附近的水澤處才會有。」霧之妖精的女性如此說道。
  「謝謝。」褚冥漾認真道謝後往霧之妖精所指的方向而去。
  這次所花費的時間較短,不用多久褚冥漾就看到了一片片的水澤,在心裡小小驚嘆了下,她連忙拿出了米納斯,這次已經花費了太久時間了。
  「那麼,米納斯麻煩妳幫我找一下了!」說完,褚冥漾將掌心雷對準水澤處發射了一槍,槍口射出了水霧,延伸到了整片水澤區域。
  過沒多久,米納斯現身在褚冥漾身邊,雙手做出了一個捧著的姿勢,接著就看到遠方飄來了一個東西,並停留在米納斯的手中,『您要找的藥草。』
  褚冥漾小心接下,並拿出一個水晶和將藥草裝了進去並封好,這一系列的動作都完成後變鬆了口氣,「好了,這樣就可以回去了!」
  褚冥漾轉過身,打算丟下傳送符直接回公會,動作卻不得不停了下來。
  『小心後方!』米納斯突然提醒。
  將傳送符小心收好,將米納斯重新變回掌心雷,警戒的看著四下無人的森林處,「是什麼人在這裡?」
  回答褚冥漾的卻是風吹過的沙沙聲,突然群鳥齊飛向天際。
  『來了!』
  將掌心雷指向群鳥飛散的方向,吞了吞口水,此時颳起一陣風,風掠過褚冥漾的耳際,卻在臉龐上劃出了一絲血痕。
  「咦?」褚冥漾用手指輕抹過左臉頰。
  「你就是他所說的那個人。」突然出現的陌生聲音有些空洞。
  「什麼?」褚冥漾回頭,卻沒發現任何人。
  「你的血裡包含著濃厚的言靈之力……」
  這次聲音從左右兩側傳來,褚冥漾轉過頭卻依然沒發現什麼,這種感覺讓他感覺毛毛的。
  這難道是撞鬼的節奏嗎!
  『我真沒想到,這種時候您竟然還可以開腦洞。』
  我只是需要紓壓而已,我以為米納斯你最懂我……
  「妖師,你就是妖師。」
  褚冥漾收了心,轉過身背對著森林慢慢後退了幾步,將槍舉至胸前警惕的問,「我是妖師沒錯,但在這之前能麻煩先現身嗎?」
  「那麼作為交易……」那聲音停頓了下,眼前的空氣中突然出現了人影,「將你的能力交出來!」
  人影衝過來的同時,褚冥漾扣下了板機,轉過身便往森林裡衝去,只有這時他才無比感謝在Atlantis後被訓練而提身上來的體力。他飛快著在森林中狂奔,一邊留意四周不讓自己迷路,一邊分心不被縱橫交錯的樹根絆倒,如果因為這絆倒犯蠢而受傷絕對會被自家學長笑死!
  褚冥漾特意繞過了霧之妖精索在的村落,卻繞到了霧之妖精口中的神殿處,雖然歷史蒼久,卻依舊神聖。
  停下了腳步喘了幾口氣,稍作休息下他才冷靜下來思考追趕的人究竟是什麼,褚冥漾覺得對方有一股違和感,之前好像在哪裡有一樣的感覺……
  褚冥漾不敢在同一地方逗留太久,只能匆忙在要離開前佈下一些小陣法阻撓一小段時間。
  時間的流逝速度變快了,應該說,他被拖住在這片森林也好一段時間,對方硬是用了別種方式將他迷惑於林中,現在除了靠自己找出原因以外,褚冥漾只好祈禱有人能趕快發現自己的困境。
  「還真狼狽啊。」
  突然其來的聲響嚇到了褚冥漾,轉過頭看到來者後皺了皺眉頭,「果然這次事情又是你搞出來的嗎?追我的到底是什麼?」
  「別說的都是我做的一樣,我只不過是給個誘因罷了,但有點不受控制。」
  「你這次又想搞什麼?」褚冥漾將掌心雷指著安地爾,語裡滿是警惕。
  安地爾手環著胸,「其實這次還真不關你的事。」
  不關我的事你來找我幹嘛!你很閒嗎?很閒嗎!褚冥漾瞬間快崩潰。
  『您在心裡喊對方聽不到。』米納斯在褚冥漾的腦海中淡淡地說了一句。
  所以我該說出來?
  『這您自行考量。』
  「既然不關我的事那麼你自行離開吧,慢走不送。」褚冥漾決定別理安地爾了,還是想辦法找出離開的路回公會的好。
  回公會後再請公會派人來……
  「但你現在被追著跑倒是和我有關。」安地爾緩慢地說。
  靠!話是不會一次說完啊!
  「所以你到底想幹什麼啊!」這絕對不是他的EQ太低,而是對方太欠揍。
  「大概是來幫你的吧。」安地爾攤了攤手,「那位已經不是我所能控制的範圍了,現在他想直接將你的能力佔為己用,那麼我們鬼族更不可能使用到,這可不妙。」
  「原來你還沒放棄這個想法……」能堅持成這樣,他以為自己是劉備嗎?但他也不是諸葛孔明啊!
  「如果你不出現在這裡,一開始我也沒打算找你,但你偏偏出現在他面前,所以……」安地爾聳了聳肩,「被盯上這也不能怪我。」
  原來還是我的錯……褚冥漾覺得自己根本白癡,沒事幹嘛那麼討沒趣。
  「算了,是我的問題,我還是自己走好了。」褚冥漾轉過身準備快步離開。
  安地爾的聲音從背後淡淡的傳過來,「你是不可能就這樣逃出去的,那可是風之神靈,論速度要不是我從中干擾,你是不能到現在還沒被抓到。」
  褚冥漾邁開的步伐頓了頓,「就算如此又怎樣?在我開始獨立出任務起我就有一去不回的決心了。」
  「你確定?要不我來幫你離開?」
  「不需要。」
  「你想到該怎麼做了嗎?難得有個黑藍雙袍任你指使你不利用。」
  「……你又是為了什麼想要我請你幫忙?」褚冥漾感覺得出來,今天的安地爾太積極了。
  一瞬間四周靜了下來。
  不久,才聽到安地爾的聲音,「原本是不想管的,你就當是我最近突然想起那兩人有些想補償他們好了。」
  褚冥漾轉過頭想看講這些話時的安地爾表情是如何,但是卻和平時無異,「你想怎麼做?」
  「呵呵,既然你現在不是被抓到就是被殺,不如讓自己被抓後再逃出去。」安地爾靠在樹上,笑的輕浮。
  褚冥漾沉著臉思考,對方也不急著去催促,只是心情很好的看著四周。
  「如果真要如此……」褚冥漾杵著下顎,喃喃自語,隨後抬起頭瞪了好幾眼對方,才讓自己冷靜下來。
  「有結果了?」安地爾也沒在意褚冥漾的抗拒,而是保持相同態度。
  「幫我。」褚冥漾的眼神有如要穿透那人,「但是……你的信用早已破產,你又要我如何相信你。」
  他攤了攤手,「我不介意你用言靈。」
  「那麼……交易成立。」
  褚冥漾拿出了一個簽訂契約用的水晶,這能大幅度的掙強言靈的約束。
  「安地爾.阿西斯,以我妖師褚冥漾之名,要你盡全力幫我脫離這次事件。」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