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還有餘本,通販請至露天

→接續特傳舊版第二部設定 √

→被我用到爛的失憶梗 √

→可能有OOC √(歡迎指出)

→灑糖HE √

→CWT38新刊,完售後將全文公開網路 


 

 「你倒是膽子越來越大了,這種事知情不報。」冰炎在褚冥漾耳邊惡狠狠地道。

  學長的氣果然還沒消啊!褚冥漾心中的小人瞬間淚奔。

  「你在想什麼,說出來,別逼我再次監聽你的心聲。」冰炎威脅。

  「學長你這是作弊!」褚冥漾不服的尖叫。

  「不過這件事我們可以再等等,先送你去醫療班檢查一下有沒有後遺症,安地爾那人可不做白工,只怕他還留了一手。」冰炎冷哼了聲。

  在一旁收拾散後的安地爾表示無辜中槍,「亞那的孩子,你家小朋友可是毫不留情面的對我下了言靈,我怎麼可能對他做什麼。」

  冰炎眼底閃過一抹訝異,然後才說:「難得聰明了。」

  褚冥漾都想吐血了,他學長今天似乎是真的盡了全力要將自己狠狠打槍才甘心,他覺得現在無論他說什麼都會被罵,他還是乖乖閉嘴好了……

  「嘖嘖,利用完就丟到一邊,還真是令人難過啊!」安地爾已經清掃完畢,在這裡已經看不出曾經有過一個陣法被啟動。

  「我是真的挺有誠心的邀請,你真的不打算來鬼族幫我們嗎?」安地爾誘惑中。

  「當時我對你下的言靈只說到你幫我處理完這件事就好了,我們的交易並後面沒有這項附加條件吧!」褚冥漾很是無奈,每次見到他都要搞出這麼一齣,不累嗎?

  「買一送一?」安地爾笑的玩味。

  「開什麼玩笑,滾吧你!」

  安地爾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那麼下次有機會再說吧。」

  然後……真沒然後了,因為安地爾真的離開了,而且還是在褚冥漾說完後的馬上,行動力為之快速,連叫他滾的褚冥漾都愣了。

  這次這麼乾脆?

  褚冥漾看著安地爾離開的方向有些無語。

  冰炎嘆了口氣,也就這半年他嘆息了最多次,滿是無奈的將褚冥漾橫抱起──對、就是那個被俗稱為公主抱的姿勢,褚冥漾驚呼了一聲,雙手攬住冰炎的頸部,深怕掉下去。

  「學長!放我下來!」褚冥漾尖叫。

  「如果你現在自己走的了的話。」冰炎說的平淡。

  褚冥漾想試著自己下來,但是卻發現全身都沒什麼力氣,有如身體不是自己的一般,這讓褚冥漾很是驚恐,冰炎看到他這表情,顯得很理所當然。

  「亞學弟,你就別再欺負漾漾了。」阿斯利安很是無奈,他就不理解,平時很冷靜、冷酷的冰炎怎麼每次碰到褚冥漾就變得如此『活潑』。

  鬥嘴調戲樣樣來,這種打情罵俏在他人面前不要上演的那麼理所當然啊!

  「那接下來交給你了,我送褚去醫療班檢查。」冰炎注意到褚冥漾對自己一副自我厭惡的小樣,看也知道那學弟自己一定在心裡哀號多丟臉之類的話,冰炎心情特好的對阿斯利安點了點頭,並且再向一旁被他們遺忘許久的兩位神靈道,「兩位是否要與我們回到Atlantis學院?那裡是無殿所創辦的學院,可以讓兩位安心靜養。」

  鏡湖看到褚冥漾鴕鳥般地將自己埋到冰炎胸膛,笑的別有深意,祂扶著一旁的悠輕輕的點了點頭,「麻煩了。」

  「那麼我先回去一趟霧之妖精的村落和他們解釋,晚點再去找你們。」阿斯利安對他們揮了揮手,倒是有了股驅逐意味。

  冰炎開了傳送鎮,將幾人送到了醫療班,接下來便是一波波密集的檢查。他看著褚冥漾被帶到另一間病房,隨手聯絡了褚冥玥通知了個大致情況,再順便傳了訊息給褚冥漾的那群朋友,告訴他們所擔心的朋友已經恢復記憶和力量。

  冰炎在病房外頭倚靠著牆,手環著胸休憩,他需要好好想想未來該怎麼打算,剛剛發生的事情雖然之後需要褚冥漾來解釋,但是從他的片面話語中還是能知道,他從一開始就沒有要請他來幫忙這點,寧可和安地爾做交易,但卻不選擇和他們討論,這讓冰炎現在很想進去病房間裡頭的白痴拖出來狠狠扁一頓。

  還有一點,大概是不被褚冥漾所信任的挫敗……

  冰炎知道自己對褚冥漾的態度是已經不可能回歸舊往,現在怎麼做就覺得怎麼彆扭,一反常態那般的強勢冷靜,就連冰炎自己都覺得他對褚冥漾太過縱容,因為褚冥漾而牽引出過多的情緒,然後越來越失控。

  為一個人動心之類的事情,早在他從千年前被送到現世時他就清楚,這對他而言太過奢侈,他的身上背負著兩族對他的期望,即使兩足期望他活得快樂,並放手讓他自己去規劃未來,但是也只有冰炎自己知道,他給自己的壓力有多重。

  所以這類的事情他沒做過也沒經驗,精靈的時間很長,冰炎也一直認為他不需要轟轟烈烈的愛情,只需要細水長流,能如同親人朋友般的伴侶就夠了,他當然知道學院中許多人對他的愛慕情緒,但這些與他的規劃並不符,所以他選擇了漠視。

  有句話這麼說: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冰炎認知到自己對褚冥漾態度不一般,是再從冰牙與焰谷回歸後,他以為自己不過像是父親對凡斯一樣,認為褚冥漾是如同摯友一般的存在。但是在他一度想自欺欺人時,他的搭檔似乎唯恐天下不亂的旁敲側擊,搞得他最後煩躁不堪。

  真的讓他承認他愛他確是在褚冥漾出事……直到了現在褚冥漾就算出了事也已經不再像以前一般跑來對自己尋求援助,他才發現那個在他背後追趕的孩子已經站在他那麼近的地方,卻又有些遙遠,如同出現一道莫名的牆,堵住了兩人的親近,也堵的讓他心焦躁。

  冰炎漸漸的將那道透明的牆為褚冥漾開放,卻發現那座牆不是自己所想像的只有一道而已……他的代導學弟似乎也並不比自己所想的那麼愚蠢。

  他在想,或許要用強硬的方法去拆毀褚冥漾無意識建起的那道牆了……

  聞訊而來的褚冥玥從傳送陣出來後,環視了一眼後快步接近冰炎,「我弟弟怎麼樣了?」

  冰炎指著緊閉的門,「能力剛恢復,身體一下子接受回歸的力量疲憊的睡了過去,目前提爾在檢查是否有遺留後遺症。」

  褚冥玥看了眼房門嘆了口氣,沉默了幾秒才開口,「你剛剛在手機裡提到漾漾和安地爾交易這是指什麼?這件事若沒解釋清楚,公會不會善罷干休。」

  「這要等褚醒來才會知道,安地爾在幫他拿回先天之力後就離開了,而那位風之神靈與水之神靈已經去見無殿三主,若要知道真相,問他這當事人比較清楚。」

  褚冥玥維持著公事公辦的態度,「我了解了,那就由你來問他,之後再對公會提出報告,沒問題吧?」

  冰炎面無表情的點了個頭。

  褚冥玥很滿意他這個態度,在得到褚冥漾無恙的消息後她也就放心了,所以再交代了幾句後便準備離開,結束談話前她留下了這麼一句話:「等他醒來順便幫我帶一句話:下次再瞞著你就死定了。」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