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時間迴圈

 

食前注意:

1. 重生梗 

2. CP:里包恩×澤田綱吉

 

 

 

  聽到如此玄幻的事情里包恩輕哼了聲,一旁重生的首領苦笑。

  沒有信任。

  澤田綱吉坐在床邊看著一如既往的家庭教師,他早就知道了,他的家庭教師從以前就是如此,沒有相處就不熟悉,要一個只認識一天的人接受這些還是太難了,尤其里包恩的警戒心比常人要更嚴重。

  「當我什麼也沒說吧,別在意。」他絕對是傻了才將這些事說出來,「今天太晚了,明天還要上學。」

  重生的首領躺下用棉被蓋過頭頂,背對著里包恩,將心理的複雜與不安全掩飾了過去。

  他搞砸了。

  他知道的,只要里包恩不接受,那就或許會永遠失去它所信賴的家庭教師也說不定,一想到這點澤田綱吉就覺得眼角酸澀。

  如果可以,在明天清晨來臨前,就讓他逃避吧,他實在沒什麼勇氣去面對不久後的現實。

 

  ×

 

  里包恩也並沒有澤田綱吉想的那麼冷靜。

  時間過了許久,夜晚的月亮也已經從頭頂再次向下緩慢移動。

  他複雜的看著在他面前將背後露出澤田綱吉,如此無防備的睡了下去,如果真如他自己所說,這人真的在他的教導下當上了彭哥列十世,那這警戒心還真是令人堪憂。

  是蠢的毫無防備,還是太信任他?里包恩直覺應該就是後者。

  如果真的是後者,那他就必須相信眼前這人真的重活了一次,也是這樣他才能真的去解釋這人為什麼知道那麼多關於阿爾克巴雷諾的機密。

  或許他該去找找艾莉亞問問,那個未來究竟有沒有可能,大空的彩虹之子擁有看透未來的能力,這點他是知道的,也只有露切的孩子能知道這些是否為謊言。

  在正確情報來到他手中前,他是否應該繼續待在這裡?里包恩自問。

  他是知道的,他被這件匪夷所思的遭遇所吸引了。

  如果說當任家庭教師訓練繼承人是因為委託,那會不會有興致繼續下去就完全隨心了,迪諾是因為他覺得這項工作新奇有趣,澤田綱吉的話一開始卻是對『廢材成為個首領』這難度的挑戰。

  現在卻不一樣了,這個人說他自己已經成為首領好幾年,而且還熟悉彭哥列的事物,那他又能將這個人提升到如何?

  「我可是很期待喔,阿綱,未來還請多多指教呢!」

 

  ×

 

  或許是個驚喜,澤田綱吉想。

  以為即將失去的事物卻依然在自己面前,這是個幸福吧。

  「蠢綱,你那是什麼臉?」看著自家學生一臉呆愣,里包恩毫不猶豫就是一腳踢下去。

  澤田綱吉『噢』了一聲,用手摀著被踢的地方苦笑,明知道里包恩留下來就等於接下來的每天都會被欺壓,但卻一就能感受到幸福,原來他也挺M的……

  「既然已經起來了就讓我來說說今天的行程,上午要介紹轉學生,下午則是排球大賽。」

  「隼人已經來到日本了嗎?」重生的首領從床上爬了起來開始換衣服。

  「嗯哼,就算你已經很熟悉了,還是要好好的『再次』和家族成員培養感情喔,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我一樣和你自來熟。」

  這是在嘲諷他!

  這絕對是在嘲諷他!

  澤田綱吉扯了扯嘴角,他怎麼覺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尤其是里包恩現在看他的眼神超級不安好心。

  「既然已經成為一家的首領,就拿出身首領的氣勢,別讓我覺得你記憶中的我是個廢物。」里包恩的語調雖然與平時沒什麼不同,但是澤田綱吉還是感覺出了那話語間的冰冷。

  ……原來,一切都還只是個假象,水面看似平靜,底下的暗流卻還是在那,如果不能將造成暗流的石子磨平,這樣的爭鋒相對絕對還會存在。

  重生的首領斂下了雙目,「改變的太突然會引起懷疑。」

  「我來到日本的目的要的就是你的改變,成為一位出色的黑手黨首領,你再如此藏拙我不介意用非常手段讓你直接公開。」澤田綱吉看到里包恩勾起了嘴角,將死氣彈拿了出來在眼前晃了晃,用異常可愛且無辜的語調繼續道,「雖然丟臉了點,但是效果還不錯的!」

  他到底是怎麼知道我不想吃死氣彈的!

  「你再繼續坐在這裡就真的要遲到了喲!」

  究!竟!是!誰!的!錯!

  澤田綱吉低著頭,覺得自己似乎又蒼老了幾歲。

  「你再發呆是要我幫你嗎?」緊接著是手槍上膛的聲音。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麻煩你先下去等好嗎?」澤田綱吉恍過神匆匆忙忙地從床鋪上跳起。

 

  ×

 

  不同於早晨的驚心動魄,到了學校後澤田綱吉反倒覺得平靜了許多。就算在他看到獄寺隼人對自己滿是仇視的眼神時,他依然如此認為。

  說到底也不過就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罷了,看習慣未來成熟穩重許多的獄寺,現在的這位對未來首領來說也只是覺得懷念罷了。

  然後一天上午就這樣匆匆過去。

  時間看似很快,其實澤田綱吉很努力的利用上課時間去回想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件,他也是該計劃計畫如何找回家族成員與提升實力的時候了。

  就在澤田綱吉準備去趟廁所時,走道上的消防設施的們直接打了開來。

  未來首領無奈且不意外的看著從裡面出來的小嬰兒,「你還真的無孔不入啊。」

  「來到一個新的地方建造屬於自己的秘密基地是必須的喔!」里包恩輕輕鬆鬆地跳到澤田綱吉的肩上,「還有,你是不是忘了些什麼?」

  「嗯。」澤田綱吉不經意的看了眼窗外,下方的樹林有一位銀色頭髮的少年不耐煩地踱步。

  里包恩瞥了眼,「原來你是知道的啊,怎麼?想考驗他?」

  「這不是你該做的事嗎?我的家庭教師。」

  「我的目的是讓你下去讓他認同你。」

  「明明我才是首領吧!」

  「你現在只是第十代首領的繼承人之一。」里包恩舉起了手槍對準了澤田綱吉的太陽穴,「就算沒有你,還是有其他人可以來坐這個位置,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未來的首領歛下了眼,但事實上這一代卻是只剩下他還有彭哥列的血脈。不過這點他並沒有說出口。

  「既然已經做好殺了我的準備,那又為何來日本找我?」

  「哼,我以為你知道,我會來這是九代的命令。」里包恩的語調冷了下來,充滿了危險。

  「是啊,命令……」澤田綱吉低語,然後若無其事的癱了攤手,「好吧,我這就下去。」

  當澤田綱吉走到樓梯間時,從下方走上來了一個人。

  「啊,阿綱!」山本武抬起手爽朗的笑著打招呼,他身後站的人正是澤田綱吉要找的人,「好巧啊,獄寺在找你,我正打算帶他過去呢!」

  「謝謝你山本同學。」未來首領笑了笑,「那……獄寺同學,我們還是去你剛剛待的那裡好了,在這裡太危險了。」

  獄寺隼人不爽地瞪了眼澤田綱吉,然後看到了從剛才就坐在肩上的小嬰兒,突然語氣變的恭敬許多,「里包恩先生!」

  「就照蠢綱說的去吧,在這裡確實很不方便,如果破壞了我剛建好的秘密基地,我會很困擾呢。」里包恩說完跳到了獄寺肩上。

  「好的,里包恩先生!」

  這態度喔……澤田綱吉在心裡嘆了一口氣在心裡默念,不要急不要急。

  「你們感覺要做很好玩的事,阿綱我能一起跟去嗎?」山本武攬著澤田綱吉的肩膀。

  恩,你都靠過來了我還能說不嗎?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走吧。」里包恩清脆的聲音響起。

  唉……掉入魔坑的開始……

 

  ×

 

  澤田綱吉望了望天空,嗯,很藍。

  而在他的對面站著獄寺隼人,一旁的觀眾則是有充當里包恩坐騎的山本武。

  「里包恩先生,您對我說的,只要打敗了在日本的第十代候補,我就能成為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了對吧?」獄寺隼人不知從哪裡抓出了火藥。

  「嗯,是啊!」里包恩回答得很乾脆。

  是啊,聽他在胡扯。澤田綱吉在心底吐槽。

  「那就開始吧!彭哥列時代候補接招吧!兩倍炸彈!」獄寺隼人將手中的火藥一次丟出,每根引線都被點燃,火藥在半空中隨著下降的過程中,越來越危險。

  澤田綱吉用這具身體最快的速度往獄寺隼人的方向衝過去,當他來到對方面前時,炸藥剛好在澤田綱吉的身後炸了開來。

  藉由炸藥的強力風勁,未來首領瞬間來到了獄寺隼人的面前。

  獄寺隼人驚訝著這個被他小瞧的第十代候補,定了定神色往後退了幾步準備將手中的炸藥再次丟出。

  然而,早已熟知他的動作的未來首領豈會讓他如願?

  澤田綱吉抓住了獄寺隼人的手腕、側過身、抵住對方的肩夾,一氣呵成了來了個過肩摔,並且將對方的手反摺向後抵在地上。

  但那些沒被拿穩散落在一旁的火藥引線已經開始燃燒,只要再過幾秒就即將爆炸。

  未來首領只看了一眼,隨即做出判斷,「抱歉了獄寺同學。」

  說完他便將人往山本武的方向用力丟過去,而自己則是將周圍靠最近的火藥踢到遠些的地方。也因為未來首領在做這些事,所以他沒有注意到,獄寺隼人被丟出去的一瞬間,那眼底的驚訝與不可置信,然後轉變為崇拜還有狂熱。

  不到幾秒,一陣爆炸聲響起,黑煙瀰漫了這個地方。

  山本武緊張地接過被丟過來的獄寺隼人,然後慌張的轉過頭問一旁的里包恩,「阿綱呢?他沒事吧?」

  里包恩盯著黑霧沒有回話。

  獄寺隼人掙扎的從山本武手中爬起身,準備衝進黑霧裡。

  「啊……我沒事,你們別緊張。」聲音響起,但卻是不見其人。

  只見霧散去,卻沒看到人,可見澤田綱吉傳出的聲音不是來自霧中,這讓山本武與獄寺隼人驚訝地在四周找尋人。

  不過也沒讓他們找太久,一個黑影便從前方的樹上跳了下來,未來的首領稍微整理了自己的襯衫下擺與領口才走近他們。

  「噢,表現的還不錯的嘛,蠢綱。」里包恩難得的給予稱讚。

  「我可是用盡了全力在求生啊里包恩,別說得如此輕描淡寫好嗎。」澤田綱吉無奈地回應。

  「哈哈,剛剛真是嚇了我一跳,阿綱你還真是厲害呢!」山本武走到了澤田綱吉身後拍了拍他的背。

  可是這一拍下去,原先還能保持的從容不迫瞬間破功,未來首領的面上瞬間扭曲,彎下腰的身體冒起了冷汗,「嘶──痛……」

  一旁回過神的獄寺隼人衝到山本武旁邊,拉起了他的領口大聲吼道,「喂!你想對十代目做什麼?」

  「啊?阿綱受傷了嗎?」山本也嚇到了。

  「啊啊……我沒事……」未來的首領癱坐在地上艱難的開口,「獄寺同學趕快放開山本同學吧……」

  然而,獄寺隼人放開山本武後立刻跪在未來首領面前磕頭,「真的是十分抱歉,十代目!要不是因為先前的我的不成熟,要不然也就不會傷害到您尊貴的身體,我真是該死!」

  「獄寺同學請不要這樣,快起來啊!」澤田綱吉現在因為爆發身體的潛能而全身痠痛,再外加右手因為剛剛將人脫臼中,完全對獄寺隼人的舉動毫無辦法中。

  「不!為了表達我的歉意與效忠您的決心,我必須贖罪!」獄寺隼人說的誠懇,澤田綱吉看的頭疼。

  但我不需要你跪在這裡啊!

  「里包恩你幫我勸勸他!」

  「管理家族成員是你身為首領的責任喔。」

  「明明會變成這樣是你的緣故,要是平時也就算了,我現在全身傷啊渾障!」未來的首領怒視一旁完全不想負責的家庭教師,更可惡的是他竟然開始裝睡了!

  「嘛!獄寺你快起來吧,阿綱很困擾的。」

  「不用你這傢伙管!而且我和你很熟嗎!?」

  隨後,想當然爾的這裡也開始吵起來了。

  太好了,他原先只是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然後再去一趟醫療室罷了……未來的首領看著他的兩位爭吵中的守護者與裝死的家庭教師苦笑。

 

 

---

其實這大約是兩天前打好的,但是打完後太晚就忘了發

中間不小心因為些個人情緒寫得太黑太跳,所以又卡了好一段時間XD

我再找找感覺,順便看看原作,最近MOD98台在重播家教呢~

以及最近三次原有點需要調整狀態,會繼續這樣不定時更新中><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