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最新動態已公布在置頂的文章中,請大家去看一下喔♥有任何問題可E-mail或噗浪私噗給我,謝謝各位OuO

-11

預定/通販已開,有興趣這可以至表單內填寫♥

→接續特傳舊版第二部設定 √

→被我用到爛的失憶梗 √

→可能有OOC √(歡迎指出)

→灑糖HE √

→CWT38新刊,完售後將全文公開網路 


 

 

 

  誘拐方式第八條:請適當的讓他與朋友接觸,一昧地圈住會使對方產生反感。(努力當個貼心小棉襖吧!O(*≦*)O

 

 

  台灣正在放著國慶假期,然而Atlantis卻依舊要上課,因為這裡是守世界。瞬間褚冥漾和冰炎兩個人都空閒了起來,無所事事的兩人最終決定回到學院的教室旁聽,畢竟褚冥樣的能力恢復了一些,雖然不多至少還是有的。

 

  前一天晚上,褚冥漾如願看到了米納斯,就像冰炎說的,只要他想就一定可以,但是因為身體內的能力恢復的還是太少,就算加上了水晶的輔助,也只能短短的支撐幾分鐘,最後因為消耗太大,冰炎早早讓褚冥漾又回去睡了。

 

  但是這個很大的進步不是?

 

  一開始之所以讓褚冥漾回去原世界就是因為他的能力消失,現在知道開始慢慢恢復了,這讓冰炎覺得是可以適時讓褚冥漾接觸一些了。

 

  「不過學院裡還是有那麼一群人很討厭呢!」米可蕥鄒著眉頭,手插著腰忿忿地說。

 

  不過一旁的千冬歲倒是一副無所謂,只是冷笑,「學長在這裡諒他們也不敢來搗亂。」

 

  西瑞倒是很大剌剌的翹著二郎腿,左手化為獸爪滿是兇惡,「想那麼多幹嘛,來一個打一個,來兩個打一雙,本大爺讓他們跪著叫阿母!」

 

  「嘖,不良少年就是不良少年,過多久都改不了。」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在西瑞正準備拍桌站起來吆喝時又慢吞吞地加上這麼一句,「但難得說的句人話。」

 

  「靠,你啥意思!不服來戰啊!」一瞬間桌子被掀翻躺在地上。

 

  千冬歲這一手的仇恨值拉的妥妥的,褚冥漾撫額。

 

  「好了,都坐下,老師要來了。」

 

  冷冷的一句話將一觸即發的架狠狠地制止了住,褚冥漾那瞬間有點感動。雖然他很喜歡也很享受這種朋友間的打打鬧鬧,但是他真的覺得這群人太過活潑了啊!

 

  褚冥漾回過頭看向從剛才就一直沒加入討論的冰炎,對方手中拿著類似在原世界陪他上課時的書本在看著,一如既往的厚實……

 

  他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

 

  冰炎看相自家學弟一直盯著他發呆,好心問了句,「怎麼了?」

 

  褚冥漾搖了搖頭,「只是有點好奇學長都在看什麼?」

 

  「這本?」冰炎舉起書挑眉,「這是這千年的神靈傳說,記錄著這千年內個種族與神靈間的故事,不過並不正統,只能算是野史。」

 

  「是為了水之神靈和風之神靈的……啊!」褚冥漾說的一半驚訝地輕呼了一聲,「我想起來了!」

 

  「你想起了什麼?」冰炎放下書本,認真地看向自己的學弟。

 

  「昨天安地爾將我帶到那個石洞後和我說過,如果是要找那兩位神靈的事可以去查精靈史,他說祂們去過冰牙族。」褚冥漾回想著,所以並沒注意到冰炎面色一瞬間的暗沉,以及一絲絲難以察覺到的嘆息。

 

  「我知道了。」冰炎將書本合起來,「上課吧,這堂符文課你可以聽聽,我在旁幫你講解。」

 

  褚冥漾覺得有那裡不太對勁,但是他卻無法找出原因,看著冰炎從他的包包拿出一本早上要他記得帶的空白的筆記本,然後將椅子挪到他邊一邊輕聲講解、一邊做筆記,他的注意力被轉移,隨後也就忘了剛剛的想法,轉而去聽冰炎的話。

 

  正在台上的老師看了眼坐在最後面,從他進來就一直竊竊私語卻聽不到對話的兩人,明顯是做了結界隔著,看清那他們是扇董事請假的兩位後那老師也就繼續講解他的。

 

  「嚇死我了,差點以為要被抓到了。」喵喵鬆了口氣,用很低的氣音和千冬歲交談中,「我約好庚庚了,你那邊呢?」

 

  千冬歲點了點頭,「夏碎哥會等我們一起去,雅多他們也答應將地方借我們了。」

 

 「丹恩有事,莉莉亞會去……」萊恩輕聲說。

 

  喵喵托著下巴斯考,「那除了漾漾以外,那就只剩下——」

 

  「——他。」三人同時看向翹著腿拿著筆在那轉的西瑞。

 

  「下課再說吧……」萊恩默默地坐正專心聽課。

 

  如果現在說了西瑞羅耶利亞絕對是站起搗亂課堂秩序秒秒鐘被台上老師中丟出去教室的節奏啊!

 

  米可蕥和千冬歲只是嘆了口氣,然後悄悄丟了張紙條到冰炎與褚冥漾的桌上,上面只有兩個字:『搞定』。

 

  冰炎看完那張紙條,然後對上褚冥漾一臉疑惑的表情,「他們趁你難得回來想一起去聚餐,地點和人都通知好了。」

 

  那我的意見呢?褚冥漾傻笑了下後深深感受到日記裡多次提到的那句:『沒人權』。

 

 

  ×

 

 

  傳送陣很盡責的將所有人帶到目的地,這地方其實大家都很熟悉,就是那個差點被他們玩壞的水之聖地,無論是聚會賞月,交換禮物還是烤肉都必須來的絕佳聖地,褚冥漾很想問,這真的沒問題嗎?好歹是人家水妖精一族的聖地欸!

 

  「歡迎各位來到這裡。」傳送陣到了目的地後,眼前就站著一臉溫和的男子,一看就知道是在等他們。

 

  「伊多,又來打擾了。」冰炎和對方點了個頭。

 

  「沒什麼,這裡一向清靜,能有人來製造些歡樂也不錯,而且能見到漾漾我們都很高興。」伊多轉過身對褚冥漾笑了笑,「我是伊多,等等你會看到一對雙胞胎,你們是我的弟弟雅多和雷多,前些日子謝謝你幫忙我們尋找水晶之石,托你的福水鏡已經能夠使用了。」

 

  「嗯、不用客氣……呃,很高興認識你。」褚冥漾有些尷尬的騷了搔頭,用眼神向冰炎求救。

 

  好在伊多也看出了褚冥漾的不適應,也沒再多說什麼,而是帶著所有人一同進入聖地裡面。

 

  當進入水之聖地中,看到的便是兩個長的一模子樣的兄弟正在忙碌著,看到他們來時才放下手邊的工作,笑著揮手和他們打招呼。

 

  「你們終於來了,看看有什麼需要多加的嗎?我們將之前的烤肉架和鍋子都拿出來了!」雷多笑得很歡。

 

  「這樣應該是可以的,那吃的方面就不用特別在準備了呢!」庚看著已經在煮的火鍋和炭火已經炙熱的烤肉架,顯然非常滿意。

 

  「那就可以先吃飯啦!」喵喵拍著手,「遊戲和活動果然要等吃飽再來呢!」

 

  「那我們過去處理食材。」千冬歲一手抓著萊恩,一手攬著他哥往一大袋子的生鮮食材走去。

 

  千冬歲完全無視了夏碎的意見,雖然在冰炎眼裡,他的搭檔根本是痛並快樂著,小心眼的他無視了夏碎拋來的救助眼神,前一陣子的疙瘩還沒抹去,誰理他。

 

  這時喵喵也走到莉莉亞旁邊牽著,「莉莉亞,我們去和庚看看,以免那群男生什麼都往火鍋裡丟,再好的食物全混在一起多可怕啊!」

 

  「嗯……」雷多看著眾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了,他突然靈光一閃,「那我去拿餐具好了,記得之前藉由西瑞的頭髮想出了一個五彩的刺蝟碗,我順便去拿出來給你們看看!」

 

  在一旁的褚冥漾完全愣了,他剛剛好像聽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像西瑞頭毛的五彩刺蝟碗聽起來好噁心!

 

  顯然不只有褚冥漾有這想法,他的兄弟雅多也是這樣想的,只是在他們還沒做出反應前,雷多以幾項個脫韁的野馬往神殿後方跑去,興奮地像個神經病……

 

  只見雅多吸氣又吐氣,然後勉強地保持笑容對褚冥漾和冰炎說,「抱歉我先離開一下,如果放任雷多去拿,我想我們今天就只能用手抓了……」

 

  說完就看見雅多往雷多離開的方向跑去,並且邊喊著:「雷多你給我站住!你敢拿出那種五彩噁心的東西出來給我試試!看我不毀了它!」

 

  「喂喂!你們倆啥意思!對本大爺這顆傑作的頭髮有什麼意見嗎?哈?」西瑞呲牙咧嘴著兩兄弟大喊。

 

  褚冥漾乾笑,看像冰炎求助。

 

  「他們這樣鬧也不是一天兩天,你不用太在意。」冰炎說的輕描淡寫。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

 

  顏文字如果排版排出來太彆扭我會將他刪掉,所以或許只有網路版看的到那句話吧XD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