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預定/通販已開,有興趣這可以至表單內填寫♥

→接續特傳舊版第二部設定 √

→被我用到爛的失憶梗 √

→可能有OOC √(歡迎指出)

→灑糖HE √

→CWT38新刊,完售後將全文公開網路


 

  診療室又剩下褚冥漾一個人,他將最後一口精靈飲料喝完後,無聊得拿起手機上起網來。

 

  然後接下來發生的事,使失憶後的他第一次有了,自己什麼也做不了的無力感。

 

  阿斯利安剛走了不久,這間診療室又來了一個人,讓褚冥漾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他就被帶離了那裡,來到了一個石洞裡,這石洞雖然看起來有人定時來打掃,雖然不凌亂但沒什麼人氣。

 

  被帶走前抓在手裡的手機掉在了診療室,所以求救什麼的是沒辦法了。褚冥漾警惕的看著眼前將他帶來這裡的那位,他見過這人,而且除了他褚冥漾也不記得自己在首世界和誰有過過節。

 

  「褚冥漾,這次終於能和你聊聊了呢!」安地爾從應該是廚房的方向帶來了兩杯飲料,很濃的咖啡香味,夾雜了一絲甜甜的味道,「我記得你不喝咖啡,熱可可我想你能接受。」

 

  安地爾將裝盛著熱可可的杯子放在桌子上,卻看到褚冥漾依舊站在那裡沒有移動,「其實你可以不用那麼警惕,我可以發誓這一次我不會做什麼對你不利的事,坐下來聊聊?」

 

  褚冥漾看著安地爾真的一副什麼也沒做一樣坐到了桌子的另一邊,他才緩緩坐了下來,熱可可還冒著煙,應該是剛泡好的。

 

  「看來這次真的可以好好聊聊天了。」安地爾喝了口咖啡道。

 

  「你想聊什麼?我不認為我和你有什麼好聊的。」他怎麼覺得今天大家都喜歡和他聊聊,提爾一個,阿利學長一個,然後是眼前這一個……

 

  「好吧!」安地爾聳聳肩,「那水之神靈和風之神靈的事呢?」

 

  褚冥漾很驚訝,「你知道?」

 

  「為什麼我會不知道?」他又喝了口咖啡,「我活了上千年我想這點你應該還是知道的。」

 

  是啊,他知道,因為日記裡失憶前的自己罵安地爾都是用千年老妖……褚冥漾默默的想著。

 

  「那麼你查了你的日記後發現了什麼嗎?也許我能給你點提示。」但安地爾可以確定褚冥漾是什麼也查不到的。

 

  「安地爾,你是什麼意思。」他是失憶,不是失智,日記這種私密的東西對方卻一副比他這本人還清楚的模樣,他怎麼能不生氣。

 

  之前他還沒想起來,那天因為冰炎和他說水之神靈和風之神靈的事讓他忘了,安地爾一開始來的時候就說了,要他去注意日記裡消失的部分,他怎麼會知道日記會有消失的部分?而且消失了什麼內容他也一副很了解一樣,這不對勁。

 

  「看來你沒找到。」安地爾撫了自己的嘴角,「別那麼激動,我說過不會對你怎樣的,要獨要喝一下緩和情緒?難得我泡好了!」

 

  褚冥漾看著安地爾一副誠懇的模樣,再看一眼那杯可可。

 

  似乎看到褚冥漾的疑慮,他好心再開口解釋,「不會讓你後悔的,而且你家學長等會就會過來,我在裡面下毒什麼的也太魯莽了,這種事我不會做。」

 

  褚冥漾拿起杯子,小啜飲了一口,味道還不錯,他心想。

 

  安地爾看到褚冥漾終於拿起杯子喝了一口,他也拿起咖啡啜飲,遮住了那若有似無的笑容。

 

  「喝也喝了,你也該說了吧!」褚冥漾覺得自己似乎都被對方操縱在手中,他希望冰炎能快點來。

 

  「嗯……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安地爾環顧起了四周,褚冥漾不自覺得也看了石洞,這裡的傢俱雖不多,但也算是齊全。

 

  而且安地爾似乎對這裡很熟悉,「你家?」

 

  說完,褚冥漾想將自己一掌拍死,最好綁架人綁到自己家裡這也太蠢。

 

  安地爾的動作頓了頓,思考了下,「不是喔。給個提示,這裡你家學長也知道。」

 

  「那你又為什麼要問我這裡是哪?」

 

  「好吧好吧,我認輸。」安地爾攤了攤手,「這裡是凡斯和亞那得秘密基地,當年亞那救了我就將我帶到了這裡。我只是想告訴你,那個為神靈的事你可以叫亞那的孩子去查查精靈史,祂們去過冰牙族,那裡有記錄。」

 

  褚冥漾感覺得出來安地爾真的沒有敵意,為什麼?而且還有要幫他們的意思……

 

  與其自己在那裡想,褚冥漾還是問了出口,「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件事?」

 

  這次安地爾沒有回答,他看了眼外面的方向後將咖啡喝盡,「我們都該離開了。」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安地爾!」

 

  安地爾只是笑了笑,「下次見面再說吧,再不走你學長來了會很麻煩啊。」

 

  說完,安地爾便離開了。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人都走了還有什麼然後,褚冥漾愣了愣,他才一眨眼就對方就不見人影。

 

  ──這算什麼?他這是被丟下來了?這是被丟下?這綁架也綁得太不專業了吧,有始要有終啊!要釋放人質啊喂!

 

  「這算什麼啊……」褚冥漾抓著頭髮,然後看到手上了黑色手環,他記得黑色手環是老頭公,裡面有他的幻武兵器米那斯,還有風之神靈留下的分身。就算如此,但是要怎麼離開這裡?他沒有能力也看不到他們啊,他都想給跪了有沒有。

 

  現在該怎麼辦?學長知道他在這嗎?要不然剛剛安地爾再躲什麼啊?真是夠了好嗎……

 

  看著桌上一杯還滿滿的可可,褚冥漾伸出了手將杯子拿起,溫溫的。看了眼四周,又將視線轉回杯子,這裡是學長父親和自己祖先生活過的地方,至少會顧忌下舊情吧……姑且就相信這麼一次看看?

 

  鬼使神差的,褚冥漾將可可一口氣喝完,然後順便拿著剛剛安地爾剩下的空杯,往應該是廚房的地方走過去,將杯子清洗放好後開始參觀起這石洞。

 

  很溫馨。他都可以想像的出來一個長得想自己和另一個長得像冰炎的兩個人坐在一起看書、吃飯的景象,或許可以再加上安地爾,就算最後安地爾背叛了,妖師和精靈分開了,但是對亞那和凡斯而言,無論如何這裡應該都是很快樂的地方。

 

  褚冥漾用手輕撫過一旁的櫃子,然後拉開其中一格抽屜,空的。然後他將目光轉到書櫃,用手指輕輕摸過一排排的書背,褚冥漾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就當他真的太無聊好了,這裡的書名他也都看不懂,有些文字還很奇妙,所以他也只是隨意的抽出幾本書翻個兩頁就放回去。

 

  褚冥漾幾乎將整個石洞都翻遍了才坐回椅子中休息。

 

  安地爾究竟在想些什麼?將自己丟在這裡就跑了,然後表現得一副學長快來了一樣,整人要有限度啊!

 

  「學長什麼時後來啊……」褚冥漾趴在桌上低聲咕噥,手指來回輕撫著手環,將頭悶在手臂中。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但是他沒發現的是,他竟是從沒想過找到他的不一定會是冰炎。也許是累了,恍惚中,他昏昏沉沉的就這樣睡了過去。

 

  所以,當在將湖之鎮和鬼王塚都翻遍後依然沒找到人的冰炎,突然想到這石洞而急忙過來後,看到的便是這麼一副景象。

 

  米那斯飄在褚冥漾的身邊、老頭公為褚冥漾設了一個防護的隔離結界也站在一旁、風之神靈的分身則坐在褚冥漾的手臂上,而被他們環繞的那人則趴在桌上睡得安穩。

 

  「他沒事吧!安地爾有對他做什麼嗎?」冰炎坐在安地爾曾經坐過的位置,看著褚冥漾的睡顏。

 

  『沒有。』米那斯輕聲說道,『那鬼王高手親手泡了杯熱可可給主人,然後和他說可以在精靈史中找到水之神靈與風之神靈的事,接著就匆忙離開了。』

 

  冰炎皺了皺眉,「就這樣?」

 

  米那斯回想了下,『應該就沒有了,但是主人自己將那杯可可喝完了,那杯可可並沒有什麼問題。』

 

  聽到這,冰炎無奈的輕撫過褚冥漾的頭髮,「不要隨意亂吃陌生人給的東西啊,笨蛋。」

 

  『亞殿下,您還是快將他帶回去休息吧,今天他太累了。』

 

  冰炎對米那斯點了點頭,那三位便一同消失在空氣中,回到了手環中。

 

  將人公主抱起,然後環顧了眼石洞,冰炎的腳下便出現了繁華的傳送陣,瞬間整個石洞已經沒有了半個人影。

 

  這時候,安地爾才又再次出現在這石洞中,看著空無一物的桌子,他知道最後褚冥漾將那杯可可喝完了。

 

  無人的石洞只聽得到安地爾的輕笑。

 

--

最近諸事不順,外公頻頻昏倒,爺爺開刀,阿嬤和小叔騎車出車禍,爸爸跑步跑到被樹根絆倒

好吧。至少人都沒事了,算不幸中的大幸吧!

喔......還有我筆電送修OTZ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