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預定/通販已開,有興趣這可以至表單內填寫♥

→接續特傳舊版第二部設定 √

→被我用到爛的失憶梗 √

→可能有OOC √(歡迎指出)

→灑糖HE √

→CWT38新刊,完售後將全文公開網路


 

  誘拐方式第六條:適當的距離能保持感情的穩定。

 

  ×

 

  一星期五天的折磨,來到了學生最期待的周末。星期六一早,冰炎便帶著褚冥漾回到了守世界,前者將後者送到醫療班後,威脅加恐嚇提爾後便放心將人交給他便暫時離開,因為他需要去黑袍專用圖書館尋找水之神靈和風之神靈相關的文獻。

 

  提爾看著這被譽為史上最年輕的黑袍風風火火的來又匆匆的離開,感慨道:「什麼時後他的脾氣才能改改呢!」

 

  一旁被丟下……咳、寄放的褚冥漾一臉抱歉的對提爾說:「麻煩輔長了。」

 

  「誒,對漾漾怎麼會麻煩呢,例行檢查而已嘛,讓我們開始吧!」提爾笑著問,「有感覺自己想起什麼嗎?」

 

  褚冥漾搖了搖頭,有些失落,他是真的有努力再讓自己想起來,但一直沒成果。

 

  「人的大腦最為複雜,漾漾也不用想太多啦,那我們來檢查你能力的方面……」

 

  接下來對褚冥漾什麼感覺也沒有的做完了所有檢查,雖然提爾沒有說,但他也知道是真的沒有進展,就因為他的『什麼感覺也沒有』。

 

  提爾看著失落的褚冥漾,起身去拿了一罐精靈飲料,然後遞給了對方,「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後會恢復,但是你也不用太急迫,能看的出來,與一開始你知道自己失憶時比起來,你對這些事的接受力越來越高了,也沒有了當初的牴觸。」

 

  「……很明顯嗎?」褚冥漾疑惑。

 

  「當然,漾漾在想什麼都寫在臉上呢!」

 

  這究竟是褒還貶啊……

 

  不過,褚冥漾心理安定了許多。

 

  「好啦!你就在這邊等亞回來吧,我去處理外面的一些『東西』,我想你不會想看到的。」提爾對褚冥漾眨了眨眼,開門前他又指了指褚冥漾手上的精靈飲料,「記得要喝完喔!」

 

 

  ×

 

 

  褚冥漾看著只剩他一人的診療室,他知道提爾要去處理的應該是那滿走廊待復活的屍體……一開始看到日記這麼寫時,他對提爾的感覺就像是遊戲裡的牧師,不過在想到那顆土著般的頭髮,他沉默了。

 

  這和他心目中的形象不符啊喂!

 

  不過,提爾說的沒錯,他在放下心中的不安後,確實對這些事務接受度越來越高了,雖然還是看不到那些事務,但是卻不會像一開始般的抵觸和不信任。

 

  他每次打開日記,便開始期待自己恢復的那天,他很好奇日記裡讓他忍不住吐槽的奇妙事物,也很想回應那些期盼他回歸的朋友們,例如……從自己醒來一直陪在他身邊的學長。

 

  然而,對於冰炎這個人褚冥樣的感覺很微妙,一開始雖然被他和褚冥玥相爭的強勢給嚇到,但是在自己回到原世界後,每天都能看到學長準時出現,並帶著他所喜歡的糕點。

 

  先前也說過,褚冥漾只是運氣衰了點,並不是笨蛋。對於他人對自己的看法他其實看的比誰都還清,對他好的都知道,並且記在心底;對他不好的他也知道,只是不願點明。

 

  冰炎和褚冥漾,如果只是普通的代導學長與學弟也就罷了,從日記裡他看到了千年前的那些往事,以前後來的那場大戰,他和一切都如一本奇幻故事,但是對失憶前的自己很重要吧!

 

  但失憶後的自己呢?他沒有完整的記憶,所知一切都是以前的日記,片段且不完整,所以連帶的他應該也不會有太強烈的感情。

 

  如果一切都只是一般這樣那他還知道該怎麼面對自己這位學長,但是事實上是,冰炎對他的關心甚至快超過於褚冥玥這親姐姐,冰炎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對他這麼好,褚冥漾不敢去想。

 

  連帶的,他連自己心裡又是怎麼想的也不敢去分析,如果一切都自作多情那也太難堪。所以他更加覺得記憶能快點回來就好了,褚冥漾是真的認為這些事情等到記憶回來了自己再想應該也不遲,這種鴕鳥心態讓他稍稍喘了口氣。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等到他記憶恢復後,這些事情也不用他去擔心了。

 

 

  褚冥漾內心亂糟糟,心不在焉的以小鳥啄食般的緩慢速度去喝精靈飲料。所以,當『喀』的開門聲響起時,他驚的差點將飲料打翻。

 

  不過在他以為是提爾或冰炎回來時,看到的卻是不認識的人,紫袍、褐色長髮被來者隨意綁起,笑起來倒是像個鄰家大哥哥,然而褚冥漾還是滿臉問號。

 

  顯然看到褚冥漾欲言又止的模樣,對方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好久不見了呢,漾漾,雖然對你而應該是初次見面。」來者笑著和褚冥漾打招呼,「我叫阿斯利安,你可以叫我阿利,也許你從亞學弟那裡聽過我的名字。」

 

  「你好……阿利學長」褚冥漾對他有印象了,似乎是高自己兩屆的學長,和被自己稱為摔倒王子的黑袍是兒時玩伴。

 

  「提爾在嗎?怎麼會留你一個人在這裡?」阿斯利安環顧了四周。

 

  「他在外面處理那些……『東西』。」

 

  聽到褚冥漾的話,阿斯利安理解的點了點頭,「那他肯定是堆放有段時間了。」

 

  有段時間……這排隊復活的效率還真差啊……

 

  「漾漾也是來檢查的嗎?」

 

  「嗯,剛剛檢查完,阿利學長也是?」捧著飲料,手指輕輕摩娑。

 

  「最近眼睛比先前好了許多,這次來例行檢查,這也多虧了漾漾的幫忙呢。」阿斯利安走向褚冥漾,拉過對方一旁的椅子坐了下來,「介意聊聊嗎?」

 

  「欸?不會。」褚冥漾搖了搖頭,「阿利學長想聊什麼?」

 

  「嗯……對於漾漾失憶後的事情,其實很多都是聽學弟提起的,不久前剛聽到你失憶後的消息時,他很暴躁呢!但是剛剛看到他倒是冷靜了不少,漾漾你覺得呢?」

 

  「……」褚冥漾想也沒想到阿斯利安一聊就是剛剛自己發呆時想的內容,「除了第一次見到的那次以外,之後到是還好。」

 

  「聽說這星期亞學弟跑到原世界和你一起讀書了,感覺怎樣?」

 

  「感覺……」褚冥漾不自覺想到冰炎那天在教室還有在天台上的事情,不禁脫口而出,「好遙遠……」

 

  阿斯利安也愣了愣,然後讓的語氣輕快些才說,「怎麼會這麼想?以距離來說,漾漾可比學院裡暗戀亞學弟的那群人都還要近呢!」

 

  「呃……」學長果然有很多人喜歡嗎……褚冥漾恍過了神才想起剛剛想了什麼有些害臊,「感覺不像是在一個世界……大概是我現在看不到吧。」

 

  「漾漾知道我的眼睛被黑暗之氣入侵後我怎麼想的嗎?」褚冥漾疑惑阿斯利安突然轉了話題。

 

  「那一陣子其實我很失落,因為一邊眼睛失去作用,使我我無法盡全力,有些以前可以辦到的事,因為那原因變得很吃力,成了同伴的負擔。」

 

  阿斯利安笑的溫和,但是褚冥漾隱約能明白,當時的阿斯利安有多麼無力。

 

  「那一陣子,休狄雖然依舊對我提出當搭檔,但我還是拒絕了,以前是因為價值觀的不同,那時卻是因為對自己的自卑。」

 

  「那阿利學長現在呢?那休狄王子成了搭擋了嗎?」

 

  「嗯?」阿斯利安驚訝褚冥漾知道休狄的事,然後想到冰炎,眼底有絲了然,「嗯,是喔。雖然他那貴族脾氣被刻進骨頭裡難以抹去,但是他還是改了不少,直到後來他對我說:『我認同的是你這人,無關能力』後我才答應的。」

 

  那句話的原文當然滿是彆扭,但是對那時的阿斯利安而言卻放心了不少。

 

  「所以,漾漾我也要告訴你,就算你的記憶和能力無法恢復好了,我們和漾漾成為朋友看的是你的內在,記憶再創造就有了,能力失去了不代表就失去了所有,人生中變隨著許多失去與獲得。而且誰說你不會恢復呢?」

 

  「謝謝……」褚冥漾看著阿斯利安溫柔的笑容,突然有了信心,「我知道該怎麼做了,阿利學長,謝謝!」

 

  「別讓我們等太久喔!」說完阿斯利安笑著站了起來,「好啦!我去找找提爾,等等和休狄有約,如果遲到了他那硬脾氣肯定會鬧彆扭。」

 

  褚冥漾點了點頭對他揮了揮手。

 

 

 

  誘拐方式第七條:如果能有對方的友人在旁誘導效果更加!

 

 

--

 

加上的誘拐方式條例,其實這個想法很久了,只是在一開始打時是想用篇章來當標題

例如第一章就是『誘拐方式第一條:......』這樣子

可是最近在發現穿插進去似乎效果也不錯,所以就加進去了。

但因為我懶(#

所以就直接列前面出現過的在這裡,大家可以猜猜是指那些段落w

 

 

  誘拐方式第二條:要確保人會出現在自己眼前。
  誘拐方式第三條:抓住一個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
  誘拐方式第四條:絕對不談遠距離戀愛!
  誘拐方式第五條:情敵什麼的,絕不能有!
  誘拐方式第六條:適當的距離能保持感情的穩定。
  誘拐方式第七條:如果能有對方的友人在旁誘導效果更加!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