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預定/通販已開,有興趣這可以至表單內填寫♥

→接續特傳舊版第二部設定 √ 

→被我用到爛的失憶梗 √

→可能有OOC √(歡迎指出)

→灑糖HE √

→CWT38新刊,完售後將全文公開網路

 


 

  「褚冥漾,許久不見了呢。」

 

  褚冥漾愣了愣,心裡暗自驚訝對方是怎麼突然出現的,「抱歉,請問你是哪位?」

 

  「果然是忘掉了啊!」安地爾唇角上揚,「雖然不是第一次見面,但我想你也不記得了,我是安地爾,安地爾‧阿西斯。」

 

  「呃……你好。」褚冥漾一邊打著招呼,一邊內心活動異常活耀,一邊暗自提防眼前這個人。

 

  ──不是吧!這人不就是日記裡寫的那位鬼王底下的第一高手嗎!這根本是大型副本裡的第二大BOSS啊啊啊啊!

 

  「看來你對我的名字不陌生啊!他們和你說的嗎?」安地爾訝異過後,又帶著理解。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褚冥漾警惕的將手機緊握在手中,學長說過,手機裡住了一位可以保護他的靈,所以要隨身攜帶。

 

  安地爾好笑的看著不論是失憶前還是失憶後對他態度都始終如一的褚冥漾,「是沒什麼關係,只是想提醒你,有些真相不能靠旁人,你該知道的在你的日記中消失的那部分。」

 

  他驚訝對方知道自己有寫日記的習慣,「這點我當然知道,而且日記哪有什麼消失的部分,你別亂說!」

 

  「嗯……那你最好再仔細檢查一番。」安地爾用餘角瞄了眼天台上的景像,稍微釋放了些氣息,然後滿意的看到那裡的神靈逐漸疑惑的看向這裡。

 

  「你想恢復自己失去的記憶和能力嗎?我有辦法喔!」安地爾的背後離開了牆壁,直直的往褚冥漾那裡走去,而他也明顯感受到褚冥漾的身子越來越僵硬。

 

  一邊給褚冥漾施加壓力,另一邊安地爾看了眼冰炎正往這裡衝過來,他伸出了手將褚冥漾的下顎輕抬起:「我不像你那學長一樣,認為你只要待在他的羽翼下就好,我有辦法讓你的能力獲得最大的利用,想不想要加入我們呢?」

 

  褚冥漾還來不及回反應,便有人替他選了答案,「安地爾!將你的手放開!」

 

  「學長!」聽到熟悉的聲音響起,褚冥漾忐忑不安的心瞬間放鬆了下來。

 

   冰炎舉起了由爆符便成的長槍,強硬插入褚冥漾和安地爾的中間,「你這家伙又想幹什麼!」

 

  安地爾舉起雙手邊退後表示投降的笑了笑,「我只是想邀請凡斯的後人閒聊喝咖啡而已,你這是在擔心什麼呢?」

  

  「你前科太多,這點就足夠所有人對你警惕。」冰炎皺著眉頭將褚冥漾護在身後,「趁公會的人還沒到你不打算盡快離開嗎?」

 

  「呵呵,亞那的孩子你變得更小心了啊!」

 

  看著自己的畫真的無法對冰炎起什麼作用後,安地爾將目標轉回褚冥漾,「褚冥漾,我依然很真誠的邀請你,希望我們能聊聊,如果你能來幫助我們那就更好了。」

 

  「你做夢去吧!」褚冥漾還來不及回應,冰炎已經替他回答,並且操縱著冰刃往安地爾的方向砸了過去,但是在冰刃擊中之前,安地爾已經消失不見。

 

  「嘖!」

 

  褚冥漾擔憂的看向自家學長一臉不悅。

 

  「……學長。」褚冥漾低喚。

 

  「怎麼?他剛剛是不是對你說了什麼?」冰炎表情凝重。

 

  褚冥漾聽到這句問話,他下意識的想到安地爾只說了一次,卻沒在冰炎面前提出的,可以讓牠恢復記憶和能力的那句話,然後不知為何,他默默的只是放在心底,鬼使神猜並沒有說出,卻是問了另一個不太相干的問題。

 

  「呃……其實也沒什麼,他剛講學長你就回來了,對了學長不是說有一個神靈出現嗎?」冰炎點了點頭,臉色好了些,這讓褚冥漾悄悄鬆了口氣。

 

  ──學長不高興時的模樣超可怕的啊!

 

  「然後,我不是看不到那位神靈嗎?但是我為什麼可以看到安地爾?」雖然說日記裡寫到過,曾經的他懷疑安地爾不是鬼族這件事,但如果他是鬼族,那他應該看不到才對……吧?

 

  「他是異類,但是也不排除他不是鬼族,但也有可能是,他現在的形象是哪個被他吞噬了的靈魂。」

 

  褚冥漾難得的有點心虛,還好,還好學長現在不會讀他的心……不然的話……

 

  「那,剛剛那位神靈的是已經解決了?」

 

  「你很好奇?」冰炎的表情似笑非笑。

 

  「有、有點……吧!感覺很奇妙……」摸了摸鼻子有點尷尬,他只是希望話題不要再繞著安地爾,這讓他良心不安,想轉移話題才問問的。

 

  「之後你想起來就不會好奇了。」冰炎可還記得,當年能聽見褚冥漾心聲時,他那學弟不停哀嚎守世界就像是火星,他想回地球之類的話。

 

  「不過,這也是該告訴你,似乎和你有些關係。」冰炎說著並將水晶遞給了褚冥漾。

 

  褚冥漾一臉疑惑的看著水滴狀的水晶,等待著冰炎的解釋。

 

  「這是剛剛那位水之神靈留下的分身,祂希望能將他放在你那裡,你可以放到老頭公那邊,用那塊水晶輕敲一下老頭公就可以了。」冰炎說,褚冥漾邊做,然後就看到那塊水晶奇妙的消失,接著原先是黑色的手環中間,隱約浮現了藍色的紋路,很是精緻。

 

  冰炎看到褚冥漾一臉驚奇,心裡有些感慨。他的學弟還是一樣,什麼事都直接寫在臉上。

 

  「你今天回去後找一下你的日記,看看有沒有關於這件事的紀錄、」冰炎話剛說到一半,學校鐘聲響起,褚冥漾看了眼手機才恍過神,原來已經下課了。

 

  「下節自習你想留下來嗎?」冰炎突然問,但也沒等褚冥漾回答自己又說了下去,「我們回家吧,你查日記,我邊告訴你。」

 

  愣,褚冥漾完全愣了住,許久才緩緩的『啊?』了聲。

 

  「等等!學長你這是要翹課?」

 

  然後褚冥漾看到冰炎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那瞬間他覺得自己的價值觀遭受了強烈的打擊,「這、不太好吧?」

 

  「你們自習課也不過就是用來小考,考不考不都無所謂?」

 

  「可是那要算成績欸……」

 

  然後褚冥漾看到冰炎皺了皺眉,直接下了結論,「你也不會在這讀太久,校方不會太追究,直接走吧。」

 

  然後,褚冥漾很榮幸的與他學長,執行了他人生記憶中,第一次的翹課。不過他不記得的是,以前他也翹過,只是都是因執行任務為由被校方默許,所以這次不是真的的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但冰炎也不是故意翹課,只是Atlantis的學校制度是將沒課的時間都給學生自行安排,並不是強制規定要留班自習,所以冰炎並不習慣這種浪費時間的方式。

 

  不過如果褚冥漾知道冰炎的想法,應該會吐槽:知道不該翹還是翹了,基本上還是算故意的範疇吧!

 

 

  ×

 

 

  冰炎將水之神靈說的事重新敘述了便,褚冥漾則是翻著日記邊聽著。

 

  兩人找了許久,依然無果。

 

  「學長……會不會是我不小心遇到,所以連我自己都沒印象啊!」褚冥漾盤著腿坐在地上,累的攤靠在床邊。

 

  「也有可能……」冰炎思考了下,「這星期你去醫療班回診,我去圖書館查查看有沒有祂們的紀錄資料。」

 

  褚冥漾應了聲,然後隨意的翻著自己的日記本,看著熟悉的字跡紀錄著自己不熟悉的記憶,有種在看小說的感覺,尤其是這內容很事奇幻。

 

  突然,褚冥漾直直坐了起來,像是發現了什麼翻著最新的那本日記,看著自己發現失憶那天的日記,再翻了翻前面幾篇。

 

  「怎麼了?」看著代導學弟突然的異樣,冰炎問。

 

  「……日期有斷層……」褚冥漾翻到期中一頁,「這裡是7月12日,但下一篇卻是7月20日,前面的日記是天天寫的,之後到了8月3日後也有三天沒有寫,接下來是8月10號和學長出任務的紀錄,隔天卻也沒再寫了這裡應該是我出事的那天。」

 

  「你覺得你是故意沒寫?」冰炎也開始思考那段時間他對於褚冥漾的記憶,但是他好像也在出任務。

 

  突然間褚冥漾想到了,是不是那幾天發生了什麼令自己感到不好意思的事,還是羞愧倒不敢面對的事所以才不想面對,那瞬間自己都覺得尷尬。

 

  「呃……我不知道……」褚冥漾心裡偷偷摀著臉,「學長……當我沒說過吧,好歹給我點隱私……希望我恢復記憶後不會想拍死自己……」

 

  失憶前的自己在幹嘛啊,這明顯就是欲蓋彌彰啊!但是手腳也做好一點啊,隨便寫些什麼也可以啊!所以倒底發生什麼事甚至連自己都不願意寫下啊,而且竟然連我自己都開始好奇了……這也太微妙……希望之後記憶恢復後,自己不會想一頭撞死自己……

 

  褚冥漾在心裡哀號。

 

  看著直屬學弟內心活動應該非常活躍,心事全寫在臉上,一下子一臉不知所措,下一刻又一臉羞愧,最後一臉悲憤,冰炎好笑的看著褚冥漾。

 

  這樣的褚冥漾,讓冰炎移不開眼。

 

  ──似乎越陷越深了……

 

  在兩人各想個時,從客廳傳來了褚冥玥的聲音,「在房間的,出來吃飯了。」

 

  褚冥漾在心底感謝褚冥玥這及時的叫聲,將日記本整理好放回原位,他率先出了房門,也因為如此,褚冥漾所沒看到的是,冰炎眼底藏不住的情緒。

 

 

  從窗外看的到雨越下越大,雖然現在雨下個不停,還有越加強烈的趨勢,但是,等颱風被地形破壞,是必將會減弱,等到離開台灣,最終也會慢慢消散,在那之後……出現的便會是天晴了吧!

 

 

 

----

 

日安.....從期中出來再一腳踏入報告

交報告就算了,但是不幸成為唯五個之一要上台報告的人,仔細想想還真是榮幸呢TT

 

轉回來,漾漾的小秘密究竟是神馬呢......

那本日記不知道是劇情和感情的關鍵物品還是不關鍵物品(躺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