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最新動態已公布在置頂的文章中,請大家去看一下喔♥有任何問題可E-mail或噗浪私噗給我,謝謝各位OuO

-05.

 

→接續特傳舊版第二部設定 √

→被我用到爛的失憶梗 √

→可能有OOC √(歡迎指出)

→灑糖HE √

→CWT38新刊,完售後將全文公開網路

 

 


 

  一日下來天色陰暗,風逐漸刮起。聽新聞報導說,將於今晚由南方海域登陸,現在的僅僅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漸起的風弄的窗戶『喀喀』作響,學生依舊坐在教室上課,如果可以,他們是如此期望學校馬上廣播今日停班停課。

 

  所以,無論台上的老師如何說著這多麼重要、這裡下次會考,總之多數人的心思都不再這上面。

 

  不過也有人心思從一開始就不在課堂上,例如被褚冥漾偷望著的冰炎,以及看著人的他自己。本應該是學長的冰炎現在卻坐在他旁邊的坐位看著一本磚塊書,除了下課時間他會去找對方說話外,其他時間褚冥漾看到的都是那人讀著他看不懂的書籍,時而深思、時而記錄。

 

  褚冥漾發現,他的眼神時常會被冰炎吸引住,忍不住的好其對方究竟在看些什麼,還有……那莫名的竊喜。

 

  就竟是因為正如姐姐與那輔長所說的,他們以前感情很好,互相都很熟悉?還是因為有其他原因?

 

  他覺得自己變笨了,對於以前班上同學對他的看法,他雖然看似不在意,但至少也心知肚明自己的想法,所以選擇當點頭之交的同班同學,而衛瑀對他的關心與好,讓他也真心認真對待。

 

  但是,這位冰炎學長呢?

 

  應該是對失憶前的自己很好吧,不然日記裡也不會總是提到這人。

 

  而且,他以為學長說要一起來陪自己時,班上會造成一陣話題,但是不知為何的,偏偏大家似乎都覺得冰炎本來就該存在,一點疑惑或格格不入都沒有。

 

  這點也是那個世界的魔法嗎?褚冥漾覺得自己應該趕到驚奇,但心底卻隱約有個聲音告訴自己,這是多麼理所當然,而且還有淡淡的竊喜。

 

  突然間,褚冥漾想到了什麼,回過神轉移了自己的視線,將目光放到一片空白毫無筆記的課本上,然後才亡羊補牢般的,匆匆將老師的板書一字不漏抄進課本裡。

 

  剛剛認真閱讀磚頭書的冰炎,在自己學弟奮筆疾書時瞥了眼對方。剛才對方的視線對他來說太過灼熱,就算人家沒那意思,到了他眼底瞬間變了質,看著褚冥漾有些拙劣的掩蓋方式,冰炎難得好心情的彎了彎嘴角。

 

  ──蠢的可愛,不是嗎?

 

 

  ×

 

 

  時間來到了下午的體育課,外頭的狂風交雜著綿綿細雨。

 

  身為一個好學生,算在打鐘前不能到,至少能在上課後十分鐘內到達上課地點。體育館的室內球場,因為外頭的風雨擠滿了學生,場地遠遠不能應付眾多班級的需求,學生們為了打球,各班選出代表組隊和別班來個廝殺,看似爆滿的室內球場,其實應到與實到有所差距。

 

  例如,造成差距的這兩人,冰炎與褚冥漾,此時,這兩人不待在室內,反而還在教學區的屋頂。

 

  為什麼該上課的時間要來到這裡,就連褚冥漾也很想問。

 

  「學長,怎麼了嗎?」褚冥漾撐著傘,看著對方毫不在意的淋著雨,似乎在感覺什麼。

 

  ──嘿,如果不是知道世界上有異能,我都快覺得學長是失戀心情不好來淋雨了。

 

  皺著眉頭看了眼四周,回過頭卻發現自家學的一臉我在腦殘中的表情,那瞬間冰炎都快不知道究竟是氣的多點還是好笑的多一點,「你又想到哪裡去了?」

 

  「啊?」褚冥漾一臉尷尬,掩飾的拙劣,「只是想問學長時候來這裡幹嘛……」

 

  果然,兩年前的褚冥漾還太稚嫩,依照失憶前的他,縱使在他面前依然無法掩飾得很好,但是絕對也沒這麼一目瞭然。

 

  如果是失憶前的褚冥漾,會怎麼做呢?不,他應該不會問,以他的能力也早到了能察覺到這裡有什麼了程度了。

 

  「有一位客人在這附近,沒有惡意,但是不能放著不管。」冰炎回到了傘下,利用了自身的能力瞬間烘乾了雨水。

 

  「感覺的到嗎?來者應該是神靈的一種。」看到褚冥漾搖了搖頭,冰炎也不免強,「應該是因為我們在此,才將祂吸引了過來……」

 

  「那,這個神靈來這裡是為了什麼?」應該不是來巡視的吧?

 

  「一般來說,有兩種情況,一是為了委託公會幫忙什麼,二是來看看這裡發生了什麼才會有有能力者出現這此。不過第二種可能可以去除,在送你來之前巡司已經打理好一切。」

 

  「巡司是?……噢,沒事我想起來了。」褚冥漾用沒拿傘的那之手搔了搔頭。就算心裡接受了,但是還是不太習慣這些用詞。

 

  冰炎似乎對褚冥漾的反應沒什麼表示,只是他的動作頓了頓,當然褚冥漾不會發現對方如此細微的動作,他還沉浸在對陌生事物的不習慣中。

 

  突然一陣強風吹過,褚冥漾驚訝中加大力氣想要穩住傘,但支架太過脆弱斷了兩根,傘面也開了花,最終不敵這陣怪風,傘從褚冥漾手中脫落,飛到了大樓外。

 

  褚冥漾大大的張著口,閉了又開,完全不知該說什麼。

 

  ──希望不要砸到人……

 

  褚冥漾偷偷瞄了眼冰炎的方向,想要道歉,卻發現冰炎直直再看著前方,他開口試探,「……學長?」

 

  聽到自家學弟的呼喚,冰炎終於捨得將視線移回給褚冥漾。接著發生了讓褚冥漾感到驚訝的現象,他的周邊有如出現一層透明玻璃一樣,完全將他遮罩起來,雨完全進不來,然後他感覺到自己的身上沒有了被雨淋後的溼黏感,這就像剛剛冰炎自己在他身上做過的一樣。

 

  褚冥漾剛想道謝,卻聽到冰炎又將頭轉了回去,語調恭敬的如此說道:「您好,尊敬的水之神靈。」

 

  冰炎微欠了欠身,「我是隸屬公會的黑袍,不知您的突然來訪是有何事情能讓公會替您效勞的?」

 

  然而冰炎對面,是褚冥漾看不到的景像,那位沉默從到達天台後就不說話,只是盯著褚冥漾的方向,直到冰炎對他說出了上面的兩句話後,祂才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好,令人尊敬的黑袍……你身上有著濃厚的冰與炎之力,少見的相忌屬性……多年前祂似乎有說過有這樣的孩子出世,然而卻消失了……」祂似乎再回憶著什麼,語氣有些縹緲。

 

  「曾經父母兩族與無殿交易過,將還是孩童的我接至千年後的現代。」

 

  「是啊……祂說的果然沒錯……」祂終於將目光從褚冥漾身上離開,轉而看向冰炎,「那麼……冰與炎的孩子,你能替我找尋一位神靈嗎?祂是我失散多年的友人。」

 

  「還請您仔細說明。」

 

  接下來,對褚冥漾而言是會是一大段的沉默。看出了褚冥漾的茫然與尷尬,冰炎牽起了對方略為冰冷了手,放到手掌心捏了捏,感覺到的褚冥漾驚訝的看向冰炎,「先去樓梯間等我,我先處理些事,你進去等會暖和些。」

 

  一瞬間褚冥漾覺得自己心裡因為冰炎這些話而暖了許多,聽話的點了點頭。

 

--

 

欸嘿,學長有很溫柔嗎?有嗎?有嗎?

其實他在縱容漾漾阿w

是說,人家要七顆龍珠才能召喚神龍,我可以用五篇更新召喚留言嗎?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楠
  • 才五章就甜的讓我蛀牙了可以嗎嗎嗎嗎?
    唉哦~劇情和節奏都好棒!好喜歡好喜歡~
    唯一覺得可惜的點,就是前3章的視角有點亂。(一下漾視角一下3視角,雖然不至於會搞混或看不懂)
    我覺得大大謝的好棒哦,很有感!
    請繼續努力!!ヾ(*´∀`*)ノ
  • 謝謝XD
    其實這篇有點時間了,我當初為什麼會想一直轉換視角呢XD
    不好意思閱讀困擾,在之後我會盡量避免
    你的喜歡我很榮幸<3

    黯歅 於 2016/07/20 02: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