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接續特傳舊版第二部設定 √

→被我用到爛的失憶梗 √

→可能有OOC √(歡迎指出)

→灑糖HE √

→CWT38新刊,完售後將全文公開網路

 

 


 

  「這是最後一批了,我先回黑館,夏碎,之後我不會再接任務,晚點的回報交給你了。」冰炎一個漂亮的收式結束了這次任務,轉過頭便遭受到夏碎揶揄的眼神調侃,一瞬間語氣變的惡劣,「你那什麼表情。」

 

  「我只是在感慨一下史上最年輕的黑袍,又被譽為任務狂人的殿下,好不容易能又跑又跳就抓著漾漾到處走,現在人家一出事就馬上收了樣,我在看你如何成為一個二十四孝好學長。」夏碎將冬翎甩收回邊說。

 

  「你是什麼意思。」

 

  「你不覺得你對漾漾太過在意了嗎?」夏碎意有所指,「若換做是他人,你有二分這番盡心都該偷笑了,你不再接任務是想去原世界陪他吧!」

 

  「夏碎,既然你已經知道就別多嘴,你知道我不喜歡解釋這些。」

 

  「然後?」夏碎嗤笑了聲,「你的解釋其實也不過就是因為褚是你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代導學弟、父親好友後代,要不然再加上救了你的靈魂,無論你是想報答還是純粹站在學長立場關心,都太過了吧。」

 

  「藥師寺夏碎,若要這麼說,那麼雪野千冬歲對你的感情也不一般。」冰炎冷諷回去。

 

  「我們可是親兄弟,相互照顧挺應該的不是?」夏碎呵呵笑的應回去。

 

  「你有本事你在你弟面前這樣說。」冰炎不冷不熱的丟下一句,開了傳送陣便離開。

 

  被拋下來的夏碎愣了愣,苦笑,「嘛……火氣真大……」

 

  而且如果被千冬歲知道那樣情況會變得很糟糕啊……

 

  但,具體原因是什麼,夏碎不願多想。

 

  「是說,明明就不愛在人面前碎言碎語,看來真的講到心坎了啊!」夏碎好笑的搖了搖頭,看了眼冰炎離開的位置,將傳送陣的目的地設在公會後,轉過身原地便已空無一人。

 

 

  ×

 

 

  其實守世界並不適合現在已經失憶又沒有能力的褚冥漾,沒有自保能力實在太過危險。光是妖師這身分就可以引來大部分的反黑暗種族者,更何況被人人喊打了好幾年,就算先前褚冥漾沒有什麼不良紀錄,仍是被放大檢視。

 

  冰炎其實也是知道這點,所以他最後還是同意了褚冥玥的提議將褚冥漾送回去了原世界。

 

  傳送陣的目的地在黑館冰炎自己的房間,脫下了那件被褚冥漾吐槽了不知多少次的黑袍,拿起襯衫和牛仔褲走往浴室,要去原世界,穿著黑袍還是太顯眼了。

 

  走到浴室門前,冰炎停腳步往後看,眼前是空白毫無裝飾的牆壁,牆壁的對面就是褚冥漾的房間,只是房間的主人現在不在那裡。

 

  盯了一段時間,冰炎轉回了視線。

 

  等等順便去左商店街上的蛋糕店買個提拉米蘇,記得褚似乎很喜歡。冰炎邊想著邊轉開了門把,走進了浴室。

 

  不久,傳來了陣陣水聲。

 

 

  ×

 

 

  算準了時間,冰炎將傳送陣的目的地直接設在一所高級中學的附近小巷弄中。

 

  距離褚冥漾下課還剩五分鐘,冰炎已經連續一個月,每天固定時間出現在這裡,然後步行到校門口等著對方,而每次也都會帶點餅乾蛋糕、有時也會將對方其他朋友請的糕點一起帶來。

 

  或許就像夏碎所說,這種純粹關心的感情早已變質。

 

  蔚藍的天空沒什麼雲層,看的見天空的浩瀚,炙熱的太陽在沒遮蔽下,無情的照射在地面,逼得人們打起傘或躲至屋簷下。

 

  看似正常卻又不對勁的天氣。

 

  下課鐘聲鈴響,一群人瘋狂從校內往校門口衝刺,就為了趕上學生專車,這景象如果放到異能學院,大概是奇觀吧。

 

  但是冰炎在等待的不是這個。

 

  大概過了十分鐘,冰炎看到了他所等的那人,黑色的身影背著略顯笨重的書包出現在大樓梯口,此時對方也抬起頭看到了他。那一瞬間,冰炎鬆了起來,看著對方抓著書包的背帶朝自己的方向快步跑了過來,皺了皺眉頭。

 

  「不是說慢慢走就好,等等又受傷了才在那叫自己運氣衰。」冰炎扶了扶稍微在小喘的褚冥漾。

 

  不過,這模樣其實有點像老媽子,就不知道當事人自己發現了沒有。

 

  「嘿嘿……」褚冥漾傻笑,「可是,你也等很久了吧!」  

 

  嘆了口氣,順手將蛋糕遞了出去,「你之前說喜歡的,剛好路過順便幫你買了。」

 

  「謝謝!」褚冥漾瞇著眼睛,愉悅全寫在臉上。

 

  「明天開始我會陪你一起去學校。」在他們走回褚冥漾家的路上冰炎突然丟下這句話。

 

  「咦?」褚冥漾十分疑惑,「去學校?學長要來幹嘛?」

 

  「陪你。」冰炎認真地看著自家學弟,以平淡的聲線說道。

 

  短短兩個字直白的讓褚冥漾愣住,隨即他發現自己和對方這對話似乎有點、曖昧……這是學長學弟間該有的對話嗎?褚冥漾邊吐槽的同時邊感覺到……自己的臉好像有點熱。

 

  「可、可是……學長不是已經是大學生了嗎?怎麼還能、……」

 

  「因為我是黑袍。」

 

  「……黑袍?」褚冥漾是真不知道,這幾天他雖然有在翻著他以前寫的日記,但是這些對守世界而言再常識不過的觀念是怎麼也不可能被一一記錄下來的。

 

  明知道褚冥漾不曉得是情有可原,但冰炎卻不之為何的莫名煩躁,「從許久前開始,前人以自身的能力幫助各個地方的人,為我們建下名聲與基礎,也是如此我們現在才能曾能在世界各處備受禮遇,這點你是知道的吧!」

 

  看著褚冥漾點頭,冰炎才繼續說,「而公會的出現便是為了整合世界各處能力者的機構,現今能在各處保有禮遇便是因為公會的出現。公會將有能力者分成五種顏色袍級,紅袍是情報班,藍袍醫療班,接著是以能力來排行,由低到高分別是白袍、紫袍還有黑袍。通常袍級愈高者所接的任務越困難,這種人也相較起來死亡程度高也相對於稀少,基本上能有這樣的人長時間停留於此就表示安全程度越高,他們沒理由不接受。」

 

  「……感覺好奇妙。」褚冥漾一臉驚嘆的看著身邊將這一切視為理所當然的冰炎,「所以說我能進來這間學校有部份也是因為這原因嗎?可是我不是失去能力了……」

 

  「你在Atlantis學院的學籍還還在,你理所當然的還是Atlantis的學生,學院的學生出去也有差不多的待遇。」更何況還有我在……

 

  最後一句冰炎沒有說出來,這句話的意涵究竟有些什麼,就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明明說出來,對方也絕對不可能想到那麼遠,但是冰炎就是覺得這麼簡單的話一出口,那就再也回不去了……

 

  「……可是這樣真的好嗎?感覺好像是作弊才上了這所學校……」褚冥漾低聲咕噥。

 

  走在前面的冰炎停下了腳步,轉過身。

 

  「你是這麼認為的?」紅色的眼瞳緊盯著褚冥漾的臉。

 

  「啊……」被如此盯著看,褚冥漾苦哈哈著臉搔了搔頭,「其實知道那次聯考我沒考好,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是知道的……這樣子突然轉學插班進去,而且我也因為失去記憶之前所學的都不記得,這種程度和學校內的同學比,怎麼看都……啊噢──!」

 

  褚冥漾慘叫摀著頭,淚眼汪汪:「學長!你幹嘛打我!超痛的!」

 

  冰炎轉過身輕哼,「看著你自怨自艾太欠揍就下手了。」

 

  揉著頭頂,褚冥漾努力用強烈的抗議眼神表達自己哀怨。

 

  「想那麼多幹嘛,現在的你,做好身為學生的本分與義務就好。」抬頭看了眼天空,雖然已經下午,太陽依然刺目,「好了,我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馬路兩旁的公車站牌擠滿了人,絲毫無消退的意思,公車帶走了一批的學生又會有一批從校門出來。

 

  「好……」抬了抬手中的袋子,「對了,聽說這幾天會有颱風,不知道會不會直撲台灣呢……」

 

  「也許吧。」

 

 

  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

 

我要準備換筆電了,現在再用的電腦是Vista系統,google chrom不支援整個開不起來(躺

其實電腦已經買好,但是Office還沒買,所以暫時不能用新筆電打稿

表單就等星期日東西都安裝好再說吧!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