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接續特傳舊版第二部設定 √ 

→被我用到爛的失憶梗 √

→可能有OOC √(歡迎指出)

→灑糖HE √

→CWT38新刊,完售後將全文公開網路

 


 

  冰炎打了開門,看到那個應該躺在床上的人坐在書桌前用著電腦,瞬間鬆了一口氣,但又莫名湧上一股怒氣。

 

  冰炎加快腳步走近到那人身邊,而那人太專心看著電腦,完全沒注意到後方站著一人。看到褚冥漾完全沒動靜,冰炎覺得自己的額角有什麼在抽動。

 

  「既然身體剛好,你不好好休息在幹嘛?」

 

  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褚冥漾轉過頭臉色一片茫然,他無法理解為什麼身後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個人,當然,也不排除是剛剛被嚇傻了還沒回過神。

 

  將對方的反應看在眼裡,冰炎皺起眉將人從椅子上拉起,「你又在發什麼呆?」

 

    被半推半就地坐回床上,褚冥漾仍然一遍茫然,瞬間冰炎的語調又低了些,「你傻了嗎?」

 

  「什麼?」

 

  此時他才恍神過來,抬起頭有些尷尬地搔了搔頭,又再次問了一次,「不好意思,你說什麼?」

 

  冰炎深吸了口氣,忍住了想要巴下去的慾望。

 

  大概是見對方面色不善,褚冥漾也有些為難,「呃……抱歉我該剛剛在想事情沒聽到,嗯……你認識我吧?不然你應該也進不來。」

 

  冰炎聽到這句話差點岔氣,臉色變得更黑,背著光低下頭仔細看著眼前的人,「褚,你可知道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咦?呃、我……」褚冥漾感覺臉有點熱,手撐在後面,身體微微向後傾,「嗯……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是誰……呃……我是說,我好像損失了兩年的記憶……」

 

  ──所以我也不知道啊!拜託你離遠點喔喔喔喔喔!

 

  「……」紅色的眼瞳盯著自家學弟的眼睛,眼裡印著對方那一副就在心裡咆嘯的蠢樣。

 

  冰炎站回原位後滿是煩躁,看著眼前鬆了口氣的學弟更是不爽,但是在不爽的同時又有股熟悉感,也有些懷念,他已經多久沒看到褚冥漾如此青澀的模樣了?

 

  於時間交際之處回歸後,褚冥漾已經能獨當一面,雖然有時還是要人提點兩句,但已經比剛進來時的懵懂無知成長太多。

 

  然而,記憶退回兩年前是什麼概念?

 

  依照褚冥漾的話,他甚至連是自己這人是誰都不知道,那麼表示他根本沒有這些記憶,對守世界的認知一切歸零。想到這裡冰炎不知道自己心裡除了生氣還帶了些什麼情緒在裡面,但是,很不爽。

 

  「你先等著,我叫人來看你的情況。」冰炎已經拿起了手機從房門走了出去。

 

  看著冰炎自己生悶氣,又突然自己坐了些什麼決定,褚冥漾很納悶。

 

  這人到底是誰?滿頭銀色頭髮,前面瀏海還挑染紅色,甚至連眼睛都是紅色的,這人應該認識自己的,所以自己應該也是認識對方的……吧?褚冥漾糾結到不知如何是好。

 

  所以說,冰炎根本忘了重新自我介紹,獨裁的我行我素,要檢討啊大大。

 

  在冰炎走出去後,褚冥漾還保持著手裡還抓著那應該是自己──那被他看了一部份──的日記。他無法從日記裡瑣碎的記事裡找出頭緒,誰知道那些內容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這世界太瘋狂,褚冥漾甚至覺得時間拋棄了他。

 

 

  ×

 

 

  不久後,褚冥漾的房間出現了一群人,他在其中看見了自己認識的熟人。

 

  「姐……」褚冥漾叫的委屈,也稍稍放下了心,至少在這莫名其妙的地方他還可以看到家人。

 

  身為巡司的褚冥玥其實是知道褚冥漾和冰炎出任務受了傷,並傳送回Atlantis的醫療班接受治療,既然學院有結界在就絕對不會死亡,況且也沒收到什麼消息,褚冥玥也只當是普通的小傷,但她沒想到突然收到的消息竟然是他失去了一段記憶。

 

  看著自家弟弟的態度突然變的如此青澀,褚冥玥頭痛的嘆了一口氣,「你究竟又搞了什麼?以往重傷送醫就算了,這次竟然連記憶都用不見了。」

 

  縮了縮肩膀,嘴唇扁了扁滿是無辜的摸著摸鼻子,「我哪知道啊……而且每次都衰事自己上門,不是我去惹出來的啊……」

 

  「那好,你說說,接下來該怎麼辦?」

 

  「呃……我怎、」麼可能知道啊!褚冥漾將說到一半的話吞了回去,問他為什麼?廢話,褚冥玥瞪著呢!

 

  他小心翼翼地開口,「媽知道嗎?」

 

  「暫時不會讓爸媽知道,守世界的事媽已經忘了就不要再讓她知道了,只是徒增擔心。」

 

  「噢……」

 

  什麼是守世界?這句話褚冥漾沒有問出來,他隱約知道,這會顛覆以往的認知,而且那本日記……

 

  思考被打了斷。

 

  「那麼我們先來了解你的狀況,漾漾,你記得你昨天做了什麼事嗎?或著說你覺得你應該在什麼時間點?」

 

  「我……這個……」褚冥漾欲言又止的看著床邊好幾個自己不認識的人,略顯尷尬。

 

  「除了提爾和巡司其他人都出去。」冰炎突然對身後的人說道。

 

  「等等!漾漾和我是鐵一般的兄弟,憑什麼我不能幫到他啊!」西瑞捲起袖子到肩膀上,大聲說道。

 

  「漾漾現在什麼也不記得你這樣是造成他的困擾,西瑞‧羅耶利亞你給我閉上嘴。」千冬歲用手指往上推了下眼鏡,冷冷的說。

 

  「四眼田雞你說什麼?是想和本大爺幹架嗎?」說完西瑞便想要衝上去,卻被提爾制止住,「喂喂,在病人面前要吵架出去好嗎?再繼續下去我叫九瀾來了啊!」

 

  「嘖!漾漾是身為和西瑞大爺我歃血為盟的兄弟,本大爺相信你絕對想的起來,記得來找我啊,本大爺絕對可以列出上百種土法讓你想起來!」西瑞深深的看著床鋪上一臉錯愕的褚冥漾後,一臉自我以為瀟灑的走了出房門。

 

  所有人都無言了,還是提爾恍過神,最先開口,「哈哈……先暫時別裡他好了……」

 

  這句話讓其他人很是認同,但褚冥漾還是很錯愕,這叫西瑞的他真的認識?該不會兩年後他成了小混混吧!他竟然沒被媽給殺了!

 

  「看你的樣子應該什麼都忘了,我是保健室的輔長,所以別害怕喔褚小朋友,你必須說出來讓我們知道你的記憶發生了什麼事情,可以信任我的沒關係。」提爾微笑地眨了眨眼。

 

  「漾漾,你應該是不記得了,我是和你同班的朋友千冬歲,至於剛剛那不良少年你可以先無視,雖然你和他交情還算不錯,不過這些還是等你自己想起來吧!由我來說這些不太好……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千冬歲看著房內對自己還是一臉陌生的褚冥漾,心裡難受是真的,說完推了推身邊難得存在感變高的萊恩,意示對方他們該走了。

 

  「我叫萊恩史凱爾,剛剛千冬歲說他不適合說是在和他自己鬧彆扭,千冬歲和西瑞家有所過節,請別介、噢!」

 

  「萊恩!」千冬歲朝萊恩的腹部用力一拐。

 

  「你看吧……」萊恩的語氣滿是無奈,「漾漾,之後我請你去吃飯糰,所以要快點想起來喔!」

 

  「就是啊……難得萊恩這次竟然沒消失,雖然還是講話還是離不開飯糰……但是、漾漾不用擔心哦!大家都很擔心漾漾,所以漾漾一定能想起來的,喵喵和千冬歲還有萊恩絕對會陪著你的!」米可蕥將手中的水果然放在床頭,然後笑著說。

 

  這時候褚冥漾才對他們都點了點頭,「謝謝。」

 

  米可蕥滿足的笑著轉過身拉著千冬歲和萊恩往門口走去,離開前她又轉過頭,「對了!絕對不可以逃醫造成醫療班的困擾喔!漾漾加油,之後我們再來找你!」

 

  他們看起來都很關心自己……褚冥漾望著門口,有些感動,雖然還是不記得他們。

 

 

---

 

有OOC嗎?我這是我第二次修改了吧(大概

我只要時間不久,在修改時就很難找到不合理的地方(嘆

希望沒甚麼錯字和問題,需要校稿小精靈檢查錯字和語句通不通順OTZ

但一想到現在這進度我還是靠自己吧.....OTZ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