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特傳舊版第二部設定 √

→被我用到爛的失憶梗 √

→可能有OOC √(歡迎指出)

→灑糖HE √

→CWT38新刊,完售後將全文公開網路


 


【已解決】

問題標題:20點求救!請問有沒有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在不認識的地方的原因!

 

問題內容:

詢問內容如標題,今天醒來發現我在公園涼亭,這是怎麼回事QAQ還好身上有手機可以求救,請問還會再發生嗎?那我該怎麼辦?QAQ

 

最佳解答:

PO你好,我想你應該是在夢遊,建議你快去找醫生看看,再發生的話這樣很危險,你可以去查查看夢遊的症狀,但是去問醫生比較正確,而且也只有醫生能幫助你。希望能解決到你的問題喔!祝原PO身體健康。

 

發問者評價:●●●●○謝謝你的回答,我決定聽你建議去看醫生了,3Q

 

  褚冥漾茫然的看著電腦,心裡想的是:『但我這一覺似乎睡了兩年是怎麼回事?我竟然夢遊了兩年嗎?失憶吧!我不小心失憶了吧!到底是怎麼失憶的啊!』

  這樣一定有人看不明白,那我們重新來過,首先這要從褚冥樣記憶中的前一晚時開始說起。

 

第一章

 

  褚冥漾還記得自己前一晚終於鼓起勇氣和媽媽討論著自己這次考試吃壞肚子可能考不好的事,然後被褚冥玥一副『你已經沒救了看開吧』的語重心長談話,媽和姐都看得比自己開的情況下讓褚冥漾自己覺得這些擔心好沒意義,最後難過又哀傷的互相道晚安就回房間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嗯,到這裡為止都沒有問題。

 

  然後自己夢裡似乎夢到了收到一份『摔者死』的奇怪袋子,打開的下一秒夢裡他似乎想不開被人說拉著一起去跳火車?跳下去被撞到的瞬間到了一個很神奇的地方,他和一堆人在打BOSS戰,大家手裡都有一把帥到爆炸的武器,各種咒語和光芒閃來閃去,為了讓死去的同伴可以復活還跑去修公會結界(所以到底是在打BOSS戰還是在打公會戰?),這時BOSS飛在空中,褚冥漾看到一起跳火車的人出現在對方陣營讓他非常難受。

 

  呃……接下來自己似乎也念了咒語開了大招成功制止了BOSS,下一秒他覺得自己頭部重傷跌倒在一個法陣裡,不知道是睡飽了還是怎樣,總之褚冥漾就醒了。

 

  剛醒來還有點迷糊的褚冥漾愣了愣回想各個囧到不知該說什麼的夢境,他覺得他一定是因為剛考完試對遊戲終於可以解禁而太期待的緣故。

 

  嘿,到這邊為止也完全沒有問題。

 

  重點來了,當他決定起來換洗並下樓去吃早餐時,褚冥漾坐起身看到自己醒來時房間的樣貌,只能呆傻的只能發出『欸』一聲。

 

  褚冥漾覺得這一定是他起來的方式不對,對自己催眠『這一定是我還沒醒,這一定是夢中夢』,卻發現越想腦子越清醒,這時他只能認命逼自己再次坐起,很好,和剛剛看到的完全一樣。

 

  屁啦!他完全不記得自己的房間長這樣!最好睡一覺起來發現自己的房間被改裝啦!

 

  靠!這裡是哪裡?

 

  他驚恐的爬下床開啟了房門卻發現是個小客廳,電視沙發和書櫃真的是該有的什麼都有!房門的旁邊還有一扇門應該是通往浴室,這如此豪華的一房一廳一衛根本是單身族夢想中的房子……

 

  什麼時候他自己搬出去住了他都不知道

 

  不、這樣不行,得要清醒點!

 

  褚冥漾拍了拍臉龐跑進浴室直奔洗手台,轉開水龍頭捧起水洗臉讓自己清醒。抬起頭看向鏡子中著被水沾濕的瀏海,臉龐滑落的水滴在身上的睡衣留下下深色的水漬。

 

  接著褚冥漾看到鏡中似乎和印象裡有些不同的自己一臉疑惑的摸著臉,「……好像哪裡怪怪的……」

 

  這種感覺很奇怪,他知道鏡中的人是自己,但是卻覺得鏡中的褚冥漾和自己不太一樣。看向一旁的換洗用具,拿起來很順手,完全沒有拿到新東西時的隔閡感,就好像……

 

  自己在這生活過一樣

 

  褚冥漾的腦裡突然閃過這種認知,那一瞬間呼吸一滯、心跳的很快,他從鏡中看到自己的臉色有些蒼白,雖然隱約感覺毛毛的,但他還是決定翻翻這個房間,直覺告訴他這裡絕對有線索,而且很快他就可以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的原因。

 

  重新回到房間,褚冥漾坐在了書桌前,桌上有一台筆電,等待電腦打開的同時他打開了書桌左邊抽屜,裡面有一盒長條的紙,有點像便條紙,然後還有些文具。而右邊的抽屜他翻到了一本日記本,而且褚冥玥也曾經買給他一本一樣的,是在自己考完聯考後收到的禮物。

 

  褚冥漾正糾結的考慮著要不要翻開了日記本,心想既然是日記那應該寫的都是很私密的事情,,隨意翻看應該不太好,但是自己也是非自願的情況下被丟在這那應該可以看吧?

 

  吞了吞口水,一邊想著『我不是自願的我不是自願的……』一邊戰戰兢兢的看了第一篇內容,首先入眼的是日期,愣了愣,隨後馬上繼續一頁一頁翻看,直到看到最後一篇才又回到第一篇。

 

  日記主人並沒有每天寫的習慣,記的東西有時是常常一篇,有時是短短幾句話。而且,如果這本日記記錄的都真實的話,那現在究竟是何時……?

 

  抬頭看了眼已經開好的電腦,他感覺到心跳的很快,如果這真的是自己所想的那般,那麼自己的運氣是得要衰成哪樣啊!

 

  手指緊緊握著滑鼠慢慢將游標滑至右下角,即使他對自己的猜測有了八分地肯定,但他想去賭那剩下的兩分不準。

 

  點開。

 

  「哈?」

 

  一瞬間褚冥漾其實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或許只是電腦調錯了也說不定……

 

  可是,當褚冥漾點開瀏覽器輸入去查,發現現在的時間真的與自己的記憶相隔了兩年,這一刻褚冥漾才發現自己正在冒冷汗……

 

  雖然日記裡最新的幾篇看不太出來,但是第一篇的筆跡很熟悉,熟悉的過分……

 

  「兩年……這也太瘋狂了……」

 

  而且,看著裡面的內容他也無法理解,這份日記的主人究竟生活在一個什麼奇妙的地方?褚冥漾呵呵傻笑了兩聲。

 

 

  誰來告訴我,其實我夢還沒醒吧!

 

  

  『……82X日,我無法理解我看到了什麼,這世界太瘋狂……該不會我一整天都是在作夢吧哈哈哈,屁啦!哪有人進校門要撞火車的啊!我該想到的!會正大光明寄一封摔者死的入學通知書給新生的學校根本不正常!那個學長是怎麼回事?雖然人還蠻帥的但是他為什麼聽的到我的心聲!這是侵犯隱私啦!而且為什麼會死人?那滿的的屍體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保健室(醫療班?)的人和學長都一副習以為常的表情,我其實是來到天國了吧!現在想想我就知道那火車撞下來時我一定是死了……然後教室竟然會散步教室會散步教室竟.然.會.散.步!?這充滿火星人的世界我無法理解啊啊啊啊啊啊……』

 

 

  ×

 

 

  冰炎打了開門,看到那個應該躺在床上的人坐在書桌前用著電腦,瞬間鬆了一口氣,但又莫名而來的有一股怒氣。

 

  加快腳步,而那人太專心看著電腦,完全沒注意到後方來了一個人,「既然身體剛好,你不好好休息在幹嘛?」

 

  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褚冥漾轉過頭臉色一片茫然,是一個不認識的人面色陰沉的站在他身後。

 

  將對方的反應看在眼裡,冰炎皺起眉將人從椅子上拉起,「你又在發什麼呆?」

 

  褚冥漾被對方半推半就地坐回床上,仍然一遍茫然,瞬間冰炎的語調又低了些,「你傻了嗎?」

 

  「什麼?」

 

  此時褚冥漾才恍神過來,抬起頭有些尷尬地搔了搔頭,又再次問了一次,「不好意思,你說什麼?」

 

  冰炎深吸了口氣,忍住了想要巴下去的慾望。

 

  大概是見對方面色不善,褚冥漾也有些為難,「呃……抱歉我該剛剛在想事情沒聽到,嗯……你認識我吧?不然你應該也進不來。」

 

  冰炎聽到這句話差點岔氣,臉色變得更黑,背著光低下頭仔細看著眼前的人,「褚,你可知道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咦?呃、我……」褚冥漾感覺臉有點熱,手無措的撐在後面,身體微微向後傾,「嗯……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是誰……呃……我是說,我好像損失了兩年的記憶……」

 

  所以我也不知道啊!拜託你離遠點喔喔喔喔喔!

 

  「……」紅色的眼瞳盯著自家學弟的眼睛,眼裡印著對方那一副就在心裡咆嘯的蠢樣。

 

  冰炎站直後心裡滿是煩躁,看著眼前鬆了口氣的學弟很是不爽。

 

  但是有些懷念,他已經多久沒看到褚冥漾如此青澀的模樣了?冰炎自問。於時間交際之處回歸後,褚冥漾已經能獨當一面,雖然有時還是要人提點兩句,但已經比剛進來時的懵懂無知成長太多。

 

  然而,記憶退回兩年前是什麼概念?

 

  依照褚冥漾的話,他甚至連是自己這人是誰都不知道,那麼表示他根本沒有這些記憶,對守世界的認知一切歸零。想到這裡冰炎不知道自己心裡除了生氣還帶了些什麼情緒在裡面,但是,很不爽。

 

  「你先等著,我叫人來看你的情況。」冰炎已經拿起了手機從房門走了出去。

 

  此時,褚冥漾其實很納悶,這人到底是誰?滿頭銀色頭髮,前面瀏海還挑染紅色,甚至連眼睛都是紅色的,這人應該認識自己的,所以自己應該也是認識對方的……吧?褚冥漾糾結到不知如何是好。

 

  所以說,冰炎根本忘了重新自我介紹,獨裁的我行我素。

 

  手裡還抓著那應該是自己──那被他看了一部份──的日記,但是他無法從日記裡瑣碎的記事裡找出頭緒。誰知道那些內容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這世界太瘋狂,褚冥漾甚至覺得時間拋棄了他。

 

 

  不久後,褚冥漾的房間出現了一群人,他在其中看見了自己認識的熟人。

 

  「姐……」褚冥漾叫的委屈,也稍稍放下了心,至少在這莫名其妙的地方他還可以看到家人。

 

  身為巡司的褚冥玥其實是知道褚冥漾和冰炎出任務受了傷,並傳送回Atlantis的醫療班接受治療,既然學院有結界在就絕對不會死亡,況且也沒收到什麼消息,褚冥玥也只當是普通的小傷,但她沒想到突然收到的消息竟然是他失去了一段記憶。

 

  看著自家弟弟的態度突然變的如此青澀,褚冥玥頭痛的嘆了一口氣,「你究竟又搞了什麼?以往重傷送醫就算了,這次竟然連記憶都用不見了。」

 

  縮了縮肩膀,嘴唇扁了扁滿是無辜的摸著摸鼻子,「我哪知道啊……而且每次都衰事自己上門,不是我去惹出來的啊……」

 

  「那好,你說說,接下來該怎麼辦?」

 

  「呃……我怎、」麼可能知道啊!褚冥漾將說到一半的話吞了回去,問他為什麼?廢話,褚冥玥瞪著呢!

 

  他小心翼翼地開口,「媽知道嗎?」

 

  「暫時不會讓爸媽知道,守世界的事媽已經忘了就不要再讓她知道了,只是徒增擔心。」

 

  「噢……」

 

  什麼是守世界?這句話褚冥漾沒有問出來,他隱約知道,這會顛覆以往的任知,那本日記……

 

  思考被打了斷。

 

  「那麼我們先來了解你的狀況,漾漾,你記得你昨天做了什麼事嗎?或著說你覺得你應該在什麼時間點?」

 

  「我……這個……」褚冥漾欲言又止的看著床邊好幾個自己不認識的人,略顯尷尬。

 

  「除了提爾和巡司其他人都出去。」冰炎突然對身後的人說到。

 

  「等等!漾漾和我是鐵一般的兄弟,憑什麼我不能幫到他啊!」西瑞捲起袖子到肩膀上,大聲說道。

 

  「漾漾現在什麼也不記得你這樣是造成他的困擾,西瑞‧羅耶利亞你給我閉上嘴。」千冬歲用手指往上推了下眼鏡,冷冷的說。

 

  「四眼田雞你說什麼?是想和本大爺幹架嗎?」說完西瑞便想要衝上去,卻被提爾制止住。

 

  「喂喂,在病人面前要吵架出去好嗎?再繼續下去我叫九瀾來了啊!」

 

  「嘖!漾漾是身為和西瑞大爺我歃血為盟的兄弟,本大爺相信你絕對想的起來。」西瑞深深的看著床鋪上一臉錯愕的褚冥漾後,一臉瀟灑的走了出房門。

 

  「看你的樣子應該忘了,我是保健室的輔長,所以別害怕喔褚小朋友,你必須說出來讓我們知道你的記憶發生了什麼事情,可以信任我的沒關係。」提爾面部微笑地眨了眨眼。

 

  「漾漾,你應該是不記得了,我是和你同班的朋友千冬歲,希望你能早點想起來,那我們就先回去了。」千冬歲看著房內對自己一臉陌生的褚冥漾,心裡難受是真的,說完推了推身邊難得存在感變高的萊恩,意示對方他們該走了。

 

  「之後我請你去吃飯糰……所以快想起來……」

 

  「就是啊……難得萊恩這次竟然沒消失,雖然還是講飯糰……但是、漾漾不用擔心哦!大家都很擔心漾漾,所以漾漾一定能想起來的,喵喵和千冬歲還有萊恩都是你的朋友絕對會陪著你的!」

 

  米可蕥轉過身拉著千冬歲和萊恩往門口走去,離開前她又轉過頭,「而且!絕對不可以逃醫造成醫療班的困擾喔!漾漾加油,之後我們再來找你!」

 

  冰炎看到所有人離開後才又轉向對著褚冥漾,「現在,留下來的都是能幫你的,你可以放心了?」

 

  雖然話是這麼說啦,「可是,你……」

 

  褚冥玥冷哼了聲打斷了褚冥漾的質疑,「你出事他必須付一半的責任。」言下之意便是:肇事者必須全程關心被害人的健康狀態。

 

  「好了好了,亞是平時與你接觸最深的人,如果是記憶方面的刺激,那麼亞比較能幫助你。」

 

  「所以,先說說吧!剛剛亞說你損失了兩年的記憶,照你連亞都不記得的情況來看,你應該是入學後的記憶都沒了,褚小朋友記得的事情有哪些呢?」

 

  亞是指那一位銀髮的男子?

 

  「嗯……我記得昨天剛考完聯考……然後晚上睡醒來就在這裡了。」

 

  「才剛考完?」褚冥玥皺眉。

 

  「嗯,而且晚上睡前的時候我還和媽說這次因為食物中毒,所以考不好……」,褚冥漾突然想起了什麼,將一直拿在手上的東西拿了起來,「對了!姐你還送了我本日記本,就是這個。」

 

  「那本日記……」,冰炎思考了下,「你看了之後沒想起什麼?我記得你只要發生了什麼都會寫上去,然後回過頭看就會像個傻瓜一樣哭個稀哩嘩啦。」

 

  褚冥漾的表情變得不自然,明顯到在場所有人都看得出來。

 

  「你想到了什麼嗎?說出來我們才能更好了解。」提爾問。

 

  「……」褚冥漾舔了舔略顯乾裂的嘴唇,「那些內容……都是真的?我是說日記裡記錄的都是真的?」

 

  「你既然已經確定是真的又何必問我們?褚,你到底想問什麼。」

 

  「我……」褚冥漾無措的看向褚冥玥,「我剛剛睡醒前夢到我收到一封奇怪的入學通知信、撞了火車,接著就到了一個地方周圍滿滿都是人……身邊閃過很多光芒,還有什麼修復結界的夢境……這些也太奇幻了、我以為夢裡只是在打網遊啊!」

 

  「然後日記的內容你只覺得這是自己的想像?」紅色的眼睛緊盯著褚冥漾,「你手上的手環內有一枚幻武兵器和一位護神,你可以試著叫出他們。」

 

  褚冥漾驚恐的看著自己手腕上的黑色手環,這種事……怎麼可能!

 

  就在褚冥漾還在盯著手環的時候,清脆的鈴鐺聲鈴鈴作響,一團水霧出現在褚冥漾和冰炎的中間,逐漸凝結出實體,一尾美麗的尾鰭首先出現,姣好的身材與成熟的女子臉龐初完全出現。

 

  『日安,亞殿下、主人的姐姐與鳳凰族人。』米那斯微微欠了個身,然後側身看向對自己出現卻還無反應的褚冥漾,表情哀傷且無奈。

 

  三人對米那斯點了點頭,然後注意到米那斯的表情後也愣了愣。褚冥漾的態度太奇怪了,就好像什麼也沒看到一般……

 

  什麼都沒看到!

 

  「褚!」

 

  褚冥漾被突然叫住,嚇的抬了起頭,視線穿透了米那斯直視著冰炎,「什麼?」

 

  「漾漾,你沒看到?」褚冥玥看著對眼前的米那斯完全沒反應的樣子弟弟,她突然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我該看到什麼嗎?」

 

  褚冥漾驚恐的看著眼前明明就是空無一物,但是在場的三個人都一副自己該看到什麼一樣。

 

  「褚小朋友,麻煩你躺下來讓我檢查一下,不用多久就好了。」提爾嚴肅的直接將人扶著躺下,「閉上眼睛,不用緊張。」

 

  褚冥漾閉上眼前不安的看了眼自己的姐姐,而褚冥玥則是皺起了眉頭若有所思。

 

  過程確實也向提爾所說,褚冥漾什麼也沒感受到,他只聽到提爾不停的奇怪吟唱聲,其他什麼也沒有,不久他被意示可以睜開眼時,褚冥漾依舊不知道這其中有什麼意涵。

 

  「……」提爾面色十分難看,「這件事我需要向琳婗西娜雅回報,褚小朋友的能力完全消失了,又或者是說和自身能力相關的一切都不見了,連同記憶一起,沒有一個方向我無法查這是怎麼回事,目前我只能猜測,但我不能給你們確定的答案。」

 

  「等等,你們誰可以解釋一下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這當事人完全無法理解你們到底再說什麼啊!」褚冥漾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夠用,全都攪和成糨糊一般,難以去抽絲剝繭出他想知道的訊息。

 

  突然,站在一旁的褚冥玥站到褚冥漾的面前,將人攬進自己的胸懷,「不,你不用擔心這些對你而言奇幻又莫名其妙的事,你甚至之後也不用再擔心那些衰事發生在你身上了。」

 

  「等等,巡司你這是什麼意思?」冰炎震怒的轉過頭質問,「妳這是要讓褚完全忘了這裡?他有權利知道這些,妳這麼做完全沒任何意義。」

 

  「不,亞殿下你錯了,若非漾漾後來申請到了Atlantis,若非無殿三主,我和然曾經就想讓他完全不用擔憂的像原世界的普通人一般活下去。」

 

  「現在先天之力完全消逝,妖師一族也完全有能力可以加上二層封印做個保險,更何況對現在的漾漾而言這世界完全是陌生的,那就不如就這樣回到原世界來的好,恕我直言,這件事似乎和亞殿下你毫無關係。」

 

  褚冥漾一直到知道自己的運氣非常不好,但是他沒想到能牽扯出那麼多東西,他雖然是衰了點但也不是笨蛋,他知道姐姐的態度是希望自己離開這莫名其妙的地方,而另一人則是要自己能恢復記憶留下來。

 

  褚冥漾腦子糾結成一塊,他其實也希望環境不要改變,這瘋狂而且危險指數爆表的世界,就算他愛玩線上遊戲也不代表他能輕易接受這種奇幻的畫風啊!,所以對褚冥玥的話他很心動,況且以往困擾著他的運氣問題也能解決。

 

  但是……褚冥漾腦子突然閃過剛剛離開的四個人,雖然五色頭毛的那位有點莫名其妙,但都是會關心自己的朋友,眼前的銀髮凶煞男子雖然脾氣看起來頗差,但也看的出在擔心……

 

 

  他突然好羨慕兩年後的自己,那個被許多朋友包圍關心著的自己……

 

 

  褚冥漾維持著被褚冥玥抱著的姿勢,意識海在世界各地環遊著,眼底的放空看起來一片癡呆。

 

  看著自己的使用者情況,米那斯表情很哀傷。她是王族兵器,能找到一生奉獻的主人異常困難,如今身為使用者主人的一方卻無法看得到自己,更是無法操作自己,身為幻武兵器這是何等悲哀?

 

  「巡司,我了解妳護崽的心情,但是妳這樣放任他遺忘這難保不會出現後遺症,以他目前沒有任何能力的情況待在原世界確實沒問題,但是一味的抗拒還是不妥,身為醫療班,我認為還是必須持續給他做定期檢查,確保一切都沒有問題。」

 

  「……」

 

  『你們何不問問當事人是如何想的呢?』米那斯漂浮到了褚冥漾的身後。

 

  『他現在心裡很掙扎……亞殿下,您知道他以前的情況,他羨慕著兩年後的自己,卻也覺得現在失憶的自己不屬於這裡。』老頭公蒼老的聲音憑空出現,他陪伴褚冥漾的時間甚至是比米那斯還久。

 

  『巡司,您的決定也不需要如此果斷,主人的問題應該是詛咒,並非無法破解,但由於那時我們也被禁制著,所以能得到的訊息也不多,十分抱歉……』米那斯說。

 

  提爾搖了搖頭,「至少能確定是詛咒了,那範圍就縮小了不少,那就麻煩亞將你們任務的報告書複印一份給醫療班了,巡司也麻煩給些他們任務地區附近的報告,任何蛛絲馬跡都可能增加線索。」

 

  「姐……」褚冥漾突然掙扎的推開了褚冥玥,低下頭,「就先這樣吧,我累了……」

 

  「你想想起來嗎?這是你最後唯一的一次機會可以確選擇,無論你選什麼要是敢反悔我就吧了你的皮哈!」褚冥玥『嘖』了聲,低聲威嚇。

 

  褚冥漾其實也想了很多,這世界的莫名其妙失憶前的自己都成功度過了,那沒有理由第二次的自己就不行,「無論我選擇什麼,你們會直接告訴我不會再打啞謎吧!」

 

  雖然這條件看起來有點不需要,但是誰叫他面前的三個光是在一天內就無視了他無數次的提問。

 

  「你最近就看看你的日記,基本上你不懂得我就住在隔壁,你可以隨時來找我。」冰炎本來便不贊同隱瞞,雖然麻煩點,但至少是將褚冥漾留了下來。

 

  「好了,那我回醫療班和琳婗西娜雅說去了,既然褚小朋友的幻武兵器說是詛咒,那麼一定可以有辦法解開,之前連妖師的言靈都破了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提爾興致一整個都上來了。

 

  「那我要去找你然表哥看看有沒有先例,妖師一族有許多東西並未公開,有些事還是指有族內有記載,我要去查查,你這小子有空就打電話給媽,之前你太忙著任務媽都抱怨好幾次了,沒打你之後回去就等著北教訓吧!」褚冥玥冷笑了下,令褚冥漾下意識的抖了抖。

 

  「那麼你先好好休息,有什麼事晚點再說。」冰炎說。

 

  褚冥漾一一應諾後便躺了下來閉上了雙眼。

 

  三人互看了眼後便離開去處理手頭上的事。

 

 

  ×

 

 

  在眾人離去後,房間回歸了寧靜。

 

  褚冥漾小心翼翼的坐起了身,靠在床頭輕輕撫摸著手環。

 

  盯了許久,才怯生生的輕輕呢喃:「我不知道你們在不在……但是剛剛那樣看起來你們是存在的吧?雖然我不太清楚,但是、謝謝……總覺得我該這麼做……」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能想起你們……謝謝你們,也對不起將你們忘了……」

 

  說完,也許是覺得自己一個人對著手環說話還沒聽到人回應有點愚蠢,褚冥漾紅著臉快速躺下,窩進被窩裡悶著自己。

 

  房裡,在褚冥漾看不到的光景下,米那斯和老頭公互看了眼,無奈又帶著期盼的淡淡笑了出來。

 

 

  一切都會好的,嗯。

 

 

 

 

 ----

第一章就這樣,因為我確定前面內容不會再改了,所以就可以放出來了。

未來會不定期更新,應該就是這樣我打到一個章節覺得不會在改時發出(本子內可能會細修

因為是照本子章節來看,所以每一章都約是這種長度,會閱讀困難我在切割(掩面

然後太久沒有打稿子,所以覺得自己風格變得不太一樣,甚至很不固定讓我有點擔憂

那就先這樣啦♥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