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只要剖析後總是自我厭惡。

 ×

【大綱】

慕容霖在即將升上高中時失去了雙親,後毅然決然武裝起自己,並且外出離家住宿。

樓浩宇從一開始便默默關注著慕蓉霖,看似堅強的外表卻讓他發現對方的脆弱。

同寢的兩人如何甜甜蜜蜜細水長流的走下去?

注意:全員搞基向、自我流、HE

 

這篇算是一個一直很想嘗試的題材,脫離高中才發現高中的美好,從題材設定到人物,全部都是我的私慾,一股衝動下而出的新章,想當然爾,一切是我爽我隨意大綱如虛設。別看第一章虐了下,但是後面我要甜到底,大概是大考時的心情延續下來,最近不禁虐。會不會打完?我不知道。反正這是一部我爽你爽大家爽的文。--(順便找回手感嚶嚶嚶--

 

×

 

第一章 

 

  慕容家的男孩子再次又成了街訪鄰居的飯後話題。

  社區裡都知道,那孩子剛上了國中便沒了娘。一家人原先為了慶祝孩子生日一同出門旅遊,在高速公路上卻因為砂石車司機疲勞駕駛,高速撞上許姓一家人的車,被撞上的汽車撞上護欄後翻滾了兩圈。

  那時新聞報的凶狠,慕容家女主人為了保護一同坐在後座的兒子失血過多傷重不治,男主人因為有安全氣囊保住了一命,慕容家兒子雖多處擦傷,但被保護著並無大礙。

  從此之後,鄰居再也沒看過慕容家男主人和孩子出門,父子兩見面的時間總是錯開,有次那孩子無意間說到這件事後,讓附近婆婆媽媽很是心疼,有事沒事便會關心一番。

  慕容家男主人在工作上忙碌,並無再娶之意,這讓所有人不知該高興還是難過,如果再娶對象對孩子好又顧家,那也就能彌補孩子缺乏的母愛,但是如果孩子心裡有所牴觸,又或者繼母對她不好,又再者繼母有了孩子,那麼慕容家男孩都是最可憐的。

  三年中,所有人也樂的替那沒了娘、爹也忙的孩子多點關心,在這情況下,那孩子也逐漸長大考上社區高中,看那孩子積極努力向上,眾人也滿是欣慰,畢竟是從小看到大的孩子。

  在考上高中的暑假,慕容家的男主人與男孩都不再太過忙碌,父子倆終於有了空閒,當所有人以為終於雨過天晴,慕容家親情日子漸漸好轉時,噩耗卻又來了。

  這次不幸的是,慕容家男主人被發現了癌症末期,已經無法再治療,他將公司打理好後立下遺囑,要下屬等孩子成年後交付給他,做完這些後,男人像是要補償三年來的父愛,利用暑假帶著孩子到處遊玩後便選擇了不再垂死掙扎。

  那孩子瞬間無了雙親。

  在守完喪後,迎接那孩子的便是開學。

  那孩子最終選擇了住宿,他拜訪了街訪鄰居通知這些事情時,也拜託鄰居稍微幫他看一下家裡,堅強的不像是個快十六歲的孩子。

 

  故事的開始便是這裡,那個男孩叫做慕容霖。

 

×

 

  其實慕容霖並沒有如街訪鄰居般想的堅強,當他滿心歡喜地拿著恆陽高中的入學通知時,他的父親卻對著自己說他已活不久,那感覺讓他如掉落地獄一般。

  母親已經為了自己死亡,那時的他卻沒辦法做些什麼,等到慕容霖以為自己已經長大,並且考上了父母的母校,以為一切都將往好方向走時,頂在他頭上的天卻又塌了。

  慕容耀蒼老的很快,明明才四十幾的年紀,卻已經滿頭白髮。

  慕容霖還記得那天,父親寬大的手掌將自己的手包覆住,將自己拉到他的身旁說:「霖霖,對不起,爸爸要先去找媽媽了。」

  然後他父親打斷了自己剛想說的不要丟下我一個人這句話,並笑對的難看的對自己說:「爸爸去找媽媽後應該會被狠狠地罵一頓吧!爸爸不是稱職的好父親,三年來都只顧著躲在自己的世界,對你卻一直沒太多的關愛,霖霖,爸爸真的很對不起你。」

  慕容耀叨叨絮絮地說著自己的不是,又交代著許多生活細節,要慕容霖自己好好照顧自己,說他不用擔心錢的問題,說他再也無法成為他天頂著,說他這麼小就必須讓他承擔許多,慕容耀還說了很多,慕容霖只能邊哭邊聽著。

  那個暑假,慕容耀帶著慕容霖走遍了許多地方,他看著和母親去世前比較起來越顯越蒼老的父親越來越疲憊、體力越來越差,但是拒絕出去想要父親待在醫院好好接受治療也許有一線希望的話卻說不出口。

  雖然這時的慕容霖年紀還不大,早熟的他卻從慕容耀眼底看到了絲解脫,這三年來父親的難受與自責絕不比他少,畢竟去世的母親是父親愛了近二十年的女人。

  既然如此,他又怎能殘忍的阻礙著慕容耀?

  慕容霖很珍惜著這段時光,就算知道這條路的結局是只有自己一個人,他也很努力讓自己堅持不要在父親面前表露哀傷。

 

  慕容耀死前對著慕容霖說:「霖霖……出去吧……別看了……」
  慕容霖坐在病床前勉強笑著,拚命的想將已在眼眶打轉的淚水壓抑下來,連他自己都知道自己這時笑的多難看,「……我想看著你走到最後……拜託,我想陪著爸爸到最後……」

  「霖霖……爸爸至此都沒盡到一個父親該有的責任……以前你都是你媽媽帶著你……而我卻從來不是擔任這角色的人……霖霖……對不起……我欠了你太多……太多了……」

  「不……沒有,爸爸在這對時間不也一直照顧我陪著我嗎?」慕容耀霖終於還是忍不住的眼淚,「爸、爸爸,你帶著我去了好多我沒去過的地方,你陪著我的時候也教了我好多東西,你不欠我……你什麼都沒欠我……是、是我到現在都還來不及孝順你,還來不及長大……」

  慕容耀的手這時抬了起來輕輕拍了拍慕容霖了頭,笑的慈愛,「霖霖……爸爸最後希望你能好好照顧自己外……還能找到愛你……互相照顧的人……我很遺憾……沒能看到霖霖結婚的那天……」

  「……好。」慕容霖一手握著慕容耀放在他頭上的手,一手用力抹去自己不停流下的淚水,拚命點頭。

  「啊……」突然慕容耀輕輕笑了聲,「你媽媽曾經說過呢……她說啊!不論霖霖喜歡的是女孩還男孩,只要你們相愛,我就不能去拆散,要是違規的話就分房睡呢!」

  「爸爸……?」慕容霖看著突然有些精神的父親,一瞬間恍了個神。

  之後,他看著父親笑著閉上眼睛,然後呼吸越來越慢,最終呼吸和心跳都停了下來。

  慕容霖呆坐在病床前十幾分鐘後才動作僵硬地按下了呼叫鈴,那一瞬間慕容耀的迴光返照讓他以為父親好了起來,但……他還是死了。

 

  告別式的那天來了許多政商人士,那時他才知道自己父親將自己保護的有多好,他從不讓自己知道他公司裡的情況,讓自己如普通人家的小孩般長大,他認識的只有父親有時從公司帶回來的朋友。

  那段時間是怎麼過去的,其實慕容霖已經記不清了,渾渾噩噩的看著自己父親被安葬到墓中,靜靜的燒完紙錢,回到家後倒頭就睡,如果不是爸爸的朋友來看自己,他甚至認為自己能一覺不醒。

  然後他被迫面對現實,在接下來不到一個星期便是開學。

  時間過得如此的快,上個月他還和父親一起旅行,不到幾天便看著自己父親死亡,然後現在馬上就要新訓。

  慕容霖看著住宿的申請單猶豫了一段時間,最終選擇了住宿,一方面是他不敢回去那空無一人的家,另一方面是他不敢自己一個人,他覺得自己若是離開了人群,那麼自己一定會得病,他強迫自己遺忘一切,強迫自己帶上堅強的面具,一切都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他將自己築在給自己的世界裡,那裡的他欺騙著自己父親還在。慕容霖的朋友發現他的這個問題是在發現他們許久沒聯絡時,雖然想幫他度過難關,但是慕容霖父親的朋友卻告訴他們心知肚明就好,但千萬別在慕容霖面前提起慕容耀,因為他早已禁不起打擊。

  其實慕容霖自己也知道,逃避只能逃的了一時,但這卻是他現在唯一的喘息方式。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