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冥漾站在六芒星的中央,而在他與颯彌亞談話時就出現的六位夜妖精也分別各自站在六芒星的各個角處,至於颯彌亞則是站在陣法邊,觀察著陣法內的人。

  冥漾閉上了眼深了深呼吸,然後緩緩舉起了手,手中拿著拳頭大的一塊黑暗水晶,捧著的他看起來萬分虔誠,嘴裡開始念念有詞。

  颯彌亞瞇起眼想要看清楚冥漾這時的表情,可是周圍卻隨著冥漾歌頌咒文開始颳起了大風。

  水晶在手中震動著,然而這卻不是冥漾應該管的,無論是為了將陰影收回還是在旁協助的夜妖精,現在他該做的是專心吟誦咒文。

  耳際響起了陣陣鈴鈴的聲響,颯彌亞看了眼陣法內的人影後開始四處張望,他能感覺得出來那聲音的來源在哪,而一向調皮的風精靈原先已經躲了起來,此時卻緊張的推著颯彌亞來到樹叢邊。

  「這裡?」颯彌亞疑惑的詢問,看到風精靈飛快地點著頭,並用手指著某一角落‧

  蹲了下來,而映入眼簾的東西令他萬分驚訝,颯彌亞看到的是一塊水之晶石。

  水之晶石雖然現在量依舊很多,但是據他所知,他的產生方式非常艱難,不單要乾淨無汙染的水源,更重要的是要一段很長的時間,他看到這這一塊,少說也經歷千年才能形成。

  但怎麼會在這裡?

  颯彌亞更仔細的看了看,然後赫然發現水之晶石正在被使用著。

  「難道!」颯彌亞深深地看著依舊堅持在陣法中的冥漾身上,陣法此時已經刮起了強大的風,如果沒做隔離的話其他種族一定話發現,但是現在這麼大的動靜卻沒被人發現,這代表了什麼?

  颯彌亞想到著,面色有些沉重:「這個白癡!」

  水之晶石其實快維持不住了,因為裡面被下的言靈之力被陣法影響,所以照成了流失。能讓風精靈急急忙忙地跑來找他就表示,如果不趕快做加強,那麼就不只是讓其他種族知道這麼簡單了,而是森林會因為這陣法而有所破壞。

  看冥漾進入陣法前的模樣,他應該也沒想到這裡的陰影有這麼強的力量,使自己甚至無法顧及外頭的隔離結界。雖然一開始颯彌亞有在陣法外圍再畫一層保護的結界,有讓水之晶石的負擔不會太大,但是依然不夠。

  颯彌亞拿出水晶開始在水之晶石周圍畫上小型的符文,如果他沒猜錯,應該還有四個水晶,他們應該被排成了一個五芒星,找到了這一個,那麼接下來就不難找了。

  在颯彌亞開始於外圍奔波加強隔離維護時,冥漾這裡也不輕鬆。

  為了將手中的水晶穩住,他也費盡了力,原先以為沒什麼問題,但是念了如此久的咒文,卻依舊死命著不出來,這陰影很強大。

  他有點想哭,自己究竟是什麼運氣才可以一來就挑大的?

  終於在她幾乎要把一整篇的咒文唸完時,陣法上的黑暗水晶粉末發生了變化,原先因為發動了陣法的關係漂浮在半空中,此時都衝往了冥漾手上的那塊黑暗水晶上。

  『汝為妖師,既然如此,為何打擾吾的休眠?』冥漾手中的水晶發出了聲音。

  「將你帶回去,並且成為我的利器,這樣你便不用再次沉睡,你能同意嗎?」原先便是希望從這趟要收復的陰影中挑出一個,然後給予神智作為幻武兵器使用,此時眼前這陰影既然已有神智,那麼就只能選它了。

  『汝想要將吾等的力量削弱?』但陰影馬上便發現了其中的不對。

  「是。」他也沒和他周旋,「現在世界並沒有失序,而長老從祭祀儀式中也得到了神的旨意要收回部分陰影。」

  『既然如此,那麼就這樣吧!需要吾做些什麼?』

  冥漾有些意外它的好說話,然後笑了笑溫和的說:「你什麼也不用做,只要好好的再睡個午覺,醒來後就可以了喔!接下來交給我就行了。」

  說完,手中的黑暗水經停止了躁動,身旁光芒逐漸暗下,最後水晶的光芒也黯淡了下來。下一秒,黑暗水晶的外圍開始掉下粉末,最終化為如同幻武兵器一般大小。

  冥漾將完成到一半的水晶握於前,低聲吟詠著什麼,接著將言靈刻畫成符文植入水晶,如此過後,一顆幻武兵器便完成了。

  作完這些,冥漾抬起頭正好與颯彌亞對上了眼,他看到對方鮮紅色的眼似乎帶了點放鬆,他對他笑了笑。

  「成功了喔!」

  接著看到對方點了點頭,冥漾才轉過頭看著四周在完成陣法後聚集在他身旁的夜妖精。

  「辛苦了,請幫我謝謝你們的族長,並且幫我向妖師一族通知,試驗已經完成,那樣東西也已經找到,我想旅行一段時間再回去。」

  其他夜妖精點了點頭,然後作了個揖便轉身離去。

  他們想將消息快點傳回族裡,也因此他們沒看到,妖師一族的族長拿出了一顆普通的水晶,接著閉上眼說了什麼後,水晶化為粉末飄散到他們身邊,然後悄悄進入了他們體內。

  『願你們一族平安快樂,無慮無憂。』

  在見他們走遠到已經無法看見時,冥漾轉過身看到了颯彌亞保有深意的眼神,他心虛而乾乾的笑了笑。

  「反正只是祝福,所以沒差吧……」捎了捎頭,略為尷尬。

  「但我想他們會更期望你在他們面前做這些。」

  「他們這樣想,可是我不是很希望他們這樣期望著。」畢竟同樣都是平等的生命,妖師一族也不是很希望夜妖精變得像是他們一族的藩屬似的。

  「那是夜妖精一族的存在意義,不是嗎?」

  「嗯……」冥漾拄著下巴,思考道:「種族使命和敬仰信奉是不一樣的,雖然在找尋陰影和其他相關方面是這樣沒錯,但是他們也是平等的,可是他們似乎對於妖師一族太過敬仰,這樣太過火了。」

  「因此,言靈上的使用和祝福之類的,我還是不希望他們看到,暗地裡用就好了,不用多久,他們的觀念就會越來越趨近平等,而不是類似於上下的主從關係。」

  頓了頓他又繼續說:「剛剛要他們去妖師一族的領地傳消息,就是希望他們能藉由兩族的互動去了解,其實我們並沒有差別。族裡我已經套過話了,所以沒問題。」

  「沒必要解釋,不是嗎?」

  「咦?」冥漾愣了愣。

  只見颯彌亞嘆了口氣,「你與我才相識不過兩日,剛剛的問題你大可以一笑置之,並沒必要向我說明那麼多。」

  雖然就此他對眼前的妖師好感度是又提升了不少沒錯。颯彌亞心想。

  「呃……你並不壞。」

  「你這身為黑暗種族之首的妖師怎麼比我這白色種族的精靈還要單純?」以他這種信任法,不知哪天被賣了還要替對方數錢。

  「……其實你想說我蠢吧!之前長老也有為此罵過了我好幾噸……你可以不用掩飾……真的……」

  原來他自己也知道?

  不過……

  就不知是真的蠢還是假的蠢了。

  「對了。」話鋒一轉,對此問題算是給對方有個台階下,「你放在四周的水之晶石,你要現在收回來嗎?」

  他看到對方愣了愣,然後恍然大悟:「原來他們還沒化為粉末啊!我以為他們已經……謝謝你呢!你幫了我一個大忙。」

  「如果不管的話,就會波及到其他地方。」但若非風精靈來找,他也不會知道,再放下去的話,真的有可能會為了隔離而導致水晶無法負荷。當然後果如何,就如同自己說講的一樣,波及到其他地方。

  「嗯!真的很謝謝你呢!」

  再他們並肩要去收回水之晶石時,冥漾沒注意到腳邊埋沒於雜草中凹凸不平的窟窿,只聽一聲尖叫,再來是『碰』一聲,人已經平趴在草地上了。

  一旁的颯彌亞也反應不過來,他轉過頭時對方已經倒在地上了。意識到發生了什麼,颯彌亞『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

  颯彌亞要收回剛剛懷疑對方是真蠢還是假蠢的話。

  「不要笑啦!」冥漾的臉開始泛紅,有些氣急,「欸欸不要笑了啦!超丟臉的!」

  「我相信你們長老那麼說的原因了。」真為真的很蠢。

  「颯彌亞!」

 

  ──如同至交已久的朋友,笑鬧間滿是輕鬆愉悅。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