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看著眼前茂密的森林,低頭又看了眼手中的地圖,黑髮青年喃喃自語:「往西走……不對……前面一些的地方……」

  青年又往前走了許久,直接到了一塊被森林所圍繞的空地,除了花花草草以外其他什麼也沒有。

  青年環顧了四周再次拿起地圖,又喃喃的說了幾句話,接著地圖自行燃燒了起來化為灰燼,不甚在意的揮了揮手將餘灰抖落,直直地走向正中央,這裡便是青年的目的地。

  伸出雙手舉至胸前,動作頓了頓最終放了下來,似乎在思考些什麼,青年側了個身看向遠處的一顆年邁老樹。

  青年先是沉默的凝視著樹的後方,在確認對方似乎不想出來後直接開口說道,「沒想到這裡還有其他人。」

  「……我也沒想到這裡也會有其他人進來。」似乎知道躲著也沒用,黑色人影從樹木後方走了出來,青年看到對方的身影後驚訝了下。

  「精靈?真令人意外。」男子身邊閃耀著淡淡的亮光。

  「我以為……一個人類在這裡出現才是十分意外令人意外。」對方瞇起了紅色雙眼,語氣有點不善。

  青年眨了眨眼輕笑,「看來外界所傳的──精靈愛好和平不太與外界交流這方面的傳言並不太對。」

  看到對方皺起眉頭,青年趕緊又開了口略顯尷尬,「抱歉,我沒有惡意,只是……這裡對你們精靈而言並不太適合……」

  「有什麼不適合的?」對方的態度變回來原先開始的冷淡。

  「太黑暗了,這裡是妖師一族封印『那個』的地方喔。」青年想了想又繼續說下去,「不過,如果你喜歡這裡的話下次來『那個』就不會存在了。」

  現在青年才好好看到了對方完整的容貌,對方鮮紅的眼瞳與他左額前方的那搓髮一樣,是那麼的顯眼,他的外貌就算是在精靈裡也是一等一好看,令青年看的有些失神。

  「……你是妖師?」

  「什……什麼?」青年從思緒中被驚醒,愣了愣才回答,「喔,我是妖師沒錯。」

  「來將『那個』收回的?」

  「嗯。」青年點了點頭,「畢竟也不是可以隨意出現在世上的,不慎破壞了創世神所建立的平衡,後果不堪設想。」

  「那麼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打擾你了。」精靈對青年點頭示意後便轉身離去。

  「等等!能詢問你的名字嗎?我是冥漾,冥的繼承者。」

  精靈回過頭深深地看著青年,「該說你蠢嗎?毫無警戒心的將真名給認識不到一日的精靈?」

  「不是說,精靈是愛好和平的種族嗎?」青年摸著後腦傻笑。

  精靈愣了愣,「……颯彌亞……颯彌亞‧伊洛沐,冰與炎之子。」

 

  ──這是他們第一次的相遇,也是故事的開始。

 

  ×

 

  「你的警戒心真的是有夠差!」颯彌亞坐在樹上,皺著眉頭。

  「呃……呵呵。」冥漾尷尬的傻笑。

  「不要說因為我是精靈,我……並不單純只是精靈。」颯彌亞瞇起眼淡淡的說。

  「可是你又為什麼要告訴我這點?如果你有害我的話又何必說出來呢?」黑髮青年笑了笑,像得到糖的孩子一般,笑的燦爛。

  「你!」瞬間噎住說不出話來。

  「我相信自己的直覺,妖師的直覺就某些方面來說強的驚人喔。」

  「……」

  冥漾看對方不再講話便轉過身繼續準備著將陰影取出的準備工作。

  原先的空地已經被用祝福水晶擺出了六芒星的圖案,中間的地方便是陰影被封印的準確位置,接著冥漾要做的便是用以磨好的黑暗水晶粉末畫出其餘的符文,之所以用黑暗水晶是用來當作祭品,也可以說是陰影的食物,當準備就緒時冥漾必須站在六芒星中央,並請夜妖精派出六位菁英站在六芒星的六個角處,以他們的精力做為奉祭建立起和陰影存在的空間的橋梁。

  現在冥漾在做的便是繪製符文,由於是粉末難以控制,繪製的進度十分緩慢,原先以為可以快速解決的冥漾被此事拖住,所以才會在第二天看到又來到此的精靈──颯彌亞。

  颯彌亞其實也很驚訝,眼前的妖師原先說的,昨日過後便不會再有陰影,便可以放心來到此地,他昨日選擇相信,便決定於今日看看是否真的如妖師所說的,有陰影存在於此,但沒想到來了之後發現,黑髮的青年妖師還在此不眠不休的繪製符文,而且竟然連結界都沒有佈置,完全不怕自己知道似的。

  「其實你將這裡除掉留下一片空地的話會快很多。」但身為精靈,和自然如同摯友,他其實並不希望這些生命就這樣離去。

  「但是你會心疼吧!」

  颯彌亞愣了愣。

  「長老也說過,如果可以就不要破壞原貌,最好能悄悄的作完這些事,讓其他種族不會感到困擾。」冥漾停下了手邊的動作衝著颯彌亞溫和的笑了笑,然後才又轉過身繼續繪製那艱難的符文。

  「而且,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害了這裡,這裡真的很美,雖然沒有什麼特殊的植物,但卻有著淡淡的樸實,就算是長期住在森林裡的妖師,也很難能找到如此安靜的地方,安靜的可以靜心來,我在繪製的時候我也終於能明白,你會愛來這裡的原因,因為真的美好的讓人不想破壞。」

  颯彌亞沒想過會是這個答案,因為除了愛自然的精靈會如此在意自然的一切之外,事實上能夠對萬物保有著共存觀念的種族並不多,冥漾今日的話,令他心裡有些開始認同這個突然出現再眼前的妖師。

  精靈是驕傲的,雖然他自己不太喜歡別人這麼說,但這是事實。

  「我可以幫你在你施行陣法時護住這些花草。」說完颯彌亞和冥漾雙方都愣了愣,回想到剛剛說了什麼的颯彌亞有些尷尬。

  「……真的嗎?你能幫我?」

  「如果你覺得沒必要可以當作我沒說過。」颯彌亞別過頭乾巴巴的說。

  「其實……以往除了夜妖精身為黑暗導讀者知道這陣法以外,其實都沒有其他種族了……不過你可以幫忙真的是太好了,因為我也只是擅長祝福,並不太能像精靈一般輕易的使用自然之力保護這裡。」

  「我們是掌控著生與靈的精靈。」言意之下便是這本就是精靈的能力。

  「謝謝,謝謝你願意幫我。」

  這是第一次,因為這種任性對族長來說最要不得,一個好的族長便是能犧牲自己的利益完全為族裡奉獻,以整個族的未來為第一優先。

  所以,其實冥漾真的很高興,第一次有人這樣認同自己,第一次可以這樣小小的任性,這令冥漾十分輕鬆,但是……他對颯彌亞、

 

  ──是不是太過信任了?

 

×

 

  準備工作正在持續著,只是陣法外圍多了一圈保護的符文,這是颯彌亞借用自然之力繪製的,不單只是保護生靈,也保護著陣法內施陣的人,可以說是更加的安全,但如果是冥漾自己畫是畫不出來的,太過的乾淨的白色之力妖師無法駕馭,更可能被侵蝕淨化,然後死於世上。

  「我這裡好了,你那裡……」颯彌亞看了眼不再需要修正的陣法,然後抬起頭叫喚了還蹲在地上的人。

  「等等……我要給水晶注入言靈,不然等等會無法支撐起動陣法的消耗。」冥漾頭也不回的繼續努力著,黑色的身影在各個水晶中穿梭著。

  颯彌亞邊看著妖師忙上忙下,邊坐到了樹上俯看著整個陣法,然後找著夜妖精……對!夜妖精,那個似乎是接下來要幫助妖師完成這個陣法的種族,颯彌亞堅信他們就在附近,風精靈傳來著消息有人在附近,但由於並沒有惡意,所以他也不方便過問太多。

  但……身為冰牙的王子,他無法像其他族人一樣對所有事都保有著和善、不在乎,他的個性不像他的族人般淡然,他的性格偏向於母親獸族焰之谷那邊的暴躁,對於無法掌控在手中的事,他會如貓一般豎起毛警戒著。

  對於夜妖精如何他並沒有聽到過什麼傳聞,每個種族都有著自己的祕密和職責,但卻不像是妖師和精靈這般公開,在創世時,神便很清楚的對各個種族說道:『精靈是白之首,妖師是夜之主。』除非是和自己種族使命有關,否則要知道那種族是做什麼就必須要對方自己說明出來。

  夜妖精會和妖師他不能確定中間的關係是不是因為種族使命,而且其中沒有其他不安因素,會不會危害到眼前的妖師以及冰牙族,他必須再觀望看看。

  「亞!我好了喔!」冥漾來到了颯彌亞在的樹下。

  「你要開始了?」

  「你可以就待在邊上看就好沒關係,有點危險,你不需要進來。」

  紅色的雙瞳直直的看著對方,「那麼夜妖精呢?」

  「……」冥漾愣了下然後笑了笑,只是很些乾澀,「夜妖精會在我身邊護我,他們已經到了,就在你開始繪製符文時。」

  颯彌亞沒說什麼,只是從對方身邊走過來到了陣法邊上。

  冥漾有些驚慌,「我不是刻意不通知,只是剛剛太忙沒有說而已。」

  「那是你族內的事,只要不會危害到種族間的平衡我都不會說什麼。」

  冥漾愣了愣,然後笑了,「很謝謝你的諒解。」

  他發現了,颯彌亞很溫柔。他視時度,並不會做太多干預,給予了雙方很大的自主與自由,剛剛的話裡,帶了些許彆扭的擔憂,與了解後的退讓。

  冥漾覺得自己似乎更了解眼前這才剛認識沒幾天的精靈了。

  「你還要在那站多久?」

  「抱歉。」聽到對方的詢問,冥漾才恍過神來,「那個我和夜妖精便夠了,如果你還是擔心的話就站在陣法外護著,可以嗎?」

  「可以。」

 

  ──這只是他們第二次見面,然而他們卻覺得與對方的相處,熟悉的如同早已熟識百年。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