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世界的運行由創世神交付於各個種族,身為光明的精靈,掌管黑暗的妖師,每個種族各司其職,守護著創世神交付下的任務。

  世界剛剛開始,每個種族各據一環,每一個環節環環相扣,牽一髮則動全身。

  這是傳說的開始,一切的起源。

 

  懷有黑暗之力握有死與黑的妖師、使用自然之力掌管著生與靈魂的精靈,在這時代中互不侵犯,因為他們都知道兩者皆為神的侍者,為了這個世界雙方皆為支柱,缺一不可。

 

  『漾,你將是下一任的繼承人,你有著其他族人所沒有的言靈之力,為此你將擁有別人說沒有的使命,從今天起你不再是單名漾,而是以下任首領的身分繼承起冥字。』

  青年認真的聽著老者的話語,因為這是命運,身為接下這命運的自己,被賦予的不單單為名字而已,要的還有能為一族犧牲奉獻的決心,真誠的重視這命運,是早知道身為繼承人時就該有的準備。

  『替神掌管著黑暗的職責,代表死亡的國度──冥,你將為冥漾接下這神聖的任務。冥漾,去將屬於你的同伴帶回來,然後真正的接下這個位置。』年邁的老者站在名為冥漾的黑髮青年面前,託付著對方身為妖師的使命,從今日起他不能在任性,這是必然需要的犧牲。

 

  一旦接下,那將會是一輩子的使命。

  一旦接受,那就是將自己獻給了神。

  一旦承認,就將不再有反悔的機會。

 

  ──這是妖師一族的使命。

 

×

 

  「繼承冥字的妖師大人,您準備好了嗎?」住在沉默之森的夜妖精一族族長恭敬的彎腰。

  「導讀黑暗一族的夜妖精啊,你確定要再次與妖師一族簽訂契約為我族長控黑暗盡一份心力嗎?」冥漾念著誓言。

  「我們願意為了妖師一族奉獻出全部的心力,將導讀黑暗的能力幫助妖師一族掌管黑暗。」夜妖精的眾人將手舉至胸前,閉起雙眼一字一句緩面且莊重的說出。

  「那麼我在此代表全妖師一族接下此契約。夜妖精一族將與我簽訂契約至我死亡,然後等待下一任的繼承人出現再次決定效宗與否。」

  這次的契約簽訂沒有使用其他作為,有的只有妖師一族的言靈作為輔助,以其他人來說言靈要支撐著兩個種族的契約難度幾乎不可能,可是妖師一族用這方式卻已經經歷了好幾代的首領。

  這就是妖師一族的繼承人,為了延續黑暗之力守護的使命,放棄同年小小年紀拚命訓練,在旁人的孩子還在媽媽懷裡聽著故事,而身為繼承人的冥漾必須聽著長老說著該盡的義務和責任,自小的耳提面命,他放棄了該有的童心,成就了現在的穩重,有得必有失。

  「大人,您要找的『那個』被放在了眾多地方,當您找尋完時,您這次的任務便完成了,這張地圖是我們所尋找出來的具體位置,非您取到這地圖將會自行毀去,大人可以別擔心。」

  夜妖精的族長將地圖雙手奉上給冥漾,象徵著夜妖精要盡他們義務的開始。

  「我知道了,如有變動或什麼是可以用這水經傳遞訊息給我,裡面施加了言靈,可以直接找到我。」

  「是!那麼預祝大人順利回返!您的背後將由夜妖精支柱,若有什麼需要請務必隨時傳喚我們。」

 

  ──妖師離開了夜妖精的領地,接著開始了旅程。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