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最新動態已公布在置頂的文章中,請大家去看一下喔♥有任何問題可E-mail或噗浪私噗給我,謝謝各位OuO

-19

 

 

 

 

*接續第二部之後

*無視《PARTNERS》之時間設定

 

 

 

 

  夢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

 

 

  褚冥漾在一開始便已經知道,想得到什麼就必須先捨棄些什麼這個道理,但是他沒算到自己對冰炎的感情。

 

  他追尋著學長的腳步,等到他以為自己可以更上時卻發現又被甩的遠遠的,這次不是學長甩他,是他自己甩了開學長給他的手。

 

  褚冥漾知道自己本來就不聰明,他知道自己其實很蠢,明明答案就在眼前,明明有更簡單的方式,可是他想不到、抓不著,所以最後以最遠、最笨的方式解決一切。

 

  無殿本來便不是能隨意讓人來去的地方,然後現在的自己來去自如……付出代價,然後得取所要,這很正常,也是定律。

 

  褚冥漾在這裡,時間對他而言早已可有可無,就像無殿三主一樣可以漠視這一切,但他的限制更多了,將自己賣給了無殿是最蠢的方式,因為他連死的權利都沒有,不過那時的褚冥漾早已無所謂,反正他什麼也沒有,只有這一身的先天之力和命一條,能救到自家學長他早已滿足。

 

  安地爾那裡褚冥漾其實也不需要再去,當自己也跟著成為時間法則外的一員後,那些事早已經淡然,他記得他對安地爾的恨,但是卻在見到對方後什麼也做不出來,不是沒能力,而是不想了。

 

  所以他回到無殿繼續當無殿的僕人,不過說是僕人也不太對,事實上就經常跑跑路,處理處理學校事務,然後再準時回去。

 

 

  日子依舊再過著。

 

  冰炎來看過褚冥漾許多次,一開始冰炎對著褚冥漾大發了好幾次脾氣,而褚冥漾也只是默默承受著,直到現在冰炎依舊經常出現在褚冥漾面前,但是兩人都已成熟許多,他們有默契的不再提起這段往事,因為事情早已注定。

 

  直到後來的某天冰炎也跟著進入無殿,褚冥漾才赫然發現,以前的自己有多愚蠢。

  他對著冰炎近乎嘶吼的責罵著,罵他如此不愛惜自己,罵他為何自毀前程,然而罵完後的她才發現,自己的行為與當時知道自己將自身賣給無殿時的冰炎有何不同?

 

  關心則亂。

 

 

 

  冰炎嘆了口氣,時間過了很久了,久到褚冥漾除了自己,其他的朋友都已經死亡。就算褚冥漾看似不在乎,但是內心有多煎熬冰炎看在眼底。褚冥漾不說不代表他不知道,那人經常在學院的一角發呆,思念著什麼早已經不是秘密。

 

  「褚……這一次一起面對好嗎?我們已經錯過太多太多了……」

 

  褚冥漾只是愣愣地看著對方,然後無聲地哭泣。

 

  冰炎捧著褚明漾早已不再成長的面龐,輕輕地用指腹抹去淚水,然後緩緩的吻了下去。不帶情慾,只有滿滿的虔誠的愛意。

 

  「你為我做的已經夠了,你想還得債也已經清了。所以接受我,好嗎?」

 

  這一次,冰炎不再失望,因為他聽到了一聲,充滿著鼻音的『好』。

 

 

 

END.

 

 

 

從2011年底寫到2014年初,挺微妙的不是?

後來我開了Word才發現,不知在何時其實我結局已經快打好,只是我忘了發((#

剛剛小補了一下結尾,然後便發出來了,對不起久等了。

 

原先好像是想說結局和番外一起發,後來越來越忙也就沒打了。

至於會不會重修這一篇,其實我很難講。

畢竟我對於故事內容印象模糊了,會不會表達的出和三年前一樣的感覺,我不知道。

 

不過我隱約記起了當時想寫這篇的想法,

大概就是很威的漾漾不再只是接受保護,而是有能力站在學長身前,只是方法中改不了他的蠢

 

為什麼最後會舖這樣的結局?讓漾漾自己賣給無殿?

其實我只是想讓精靈與人類年齡的這悲劇能在這篇不存在。

你們看,他們雖然錯過了許久,但是能再以起到天荒地老了欸!(雖然無殿裡有三個電燈泡(#

 

原創角色後來如何看漾漾,其實應該是番外一(大概是漾漾某次任務是回大學)。

漾漾與學長的日常,大概就番外二。

說規說,但是我不太打得出來了。

 

小公告一下:

特傳冰樣《紀念》我手中還剩下三本

其中兩本有簽名,但是日期是2013/08。

另外一本無簽名,但可以另外簽。

如果有需要可以於噗浪私噗給我。

 

最後一點小東西放在下面,那是之前在噗浪上打得隨打。

對不起,最近我都在全職(掩面

 

 

 

 

 

 

 

  「......Let it go,Let it go.You’ll never see me cry. Here I stand and here I’ll stay.Let the storm rage on.......」

  褚冥漾手抱著一疊書輕哼著離開房間,甚至沒看到冰炎在一旁非常納悶地看著他。

  被忽視多日後,冰炎終於受不了開問去了,只是沒想到他的小學弟比他還早發言。

 

  「學長學長,Frozen裡面Elsa和學長一樣可以用冰的能力,那你可不可以也做出一個Elsa的那個冰宮出來?」褚冥漾拉著冰炎的衣袖滿是期待。

  「哈?」

  「不然Olaf也不錯,好不好?」褚冥漾的眼底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閃耀,閃的冰炎有些恍惚。

  「你到底在說什麼?」

  「咦?學長你竟然不知道,這現在很受歡迎欸!」褚冥漾非常驚訝地看著自家學長,然後看到喵喵經過,很直接地拋下冰炎去和喵喵討論去了。

  一旁夏碎看到冰炎吃鱉的模樣邊嘲諷表示,「冰炎你就服老吧,您老人家就別跟著趕流行了!」

 

 

 

  「不過學長應該不行吧......能力不足......」褚冥漾一臉表示遺憾。

  「咳、咳咳。」冰炎一旁有如吃到大便一般,面色難看。

  「漾漾,話不能這樣說,怎麼能在當事人面前說人家不行呢!」千冬歲開始教育,然而冰炎臉更臭了。

  「為什麼?這是事實吧......對吧?」褚冥漾轉過看向冰炎,然後又恍然大悟,「噢......和學長講學長你也不會知道......」

  褚冥漾依舊是一臉遺憾,冰炎表示快抓狂。論哪位男性被說不行都一樣會遭受打擊,自尊被狠狠的受到汙辱,尤其汙辱的人還是自家情人,這使冰炎現在超想將人押到床上狠狠來個一夜七次,看對方還怎麼敢說他不行。

  「咳、漾漾,你怎麼會這樣說?」夏碎在一旁憋笑快憋不住了,看到冰炎身邊的一團黑霧,夏碎覺得有必要就一下這學弟,不然他晚上就慘了。

  「如果學長調動太多冰的能力不是會失衡嗎?之前競技賽不過是使地上舖滿一層冰就失衡了,何況是造一個冰宮?」

  冰炎愣住,然後細想,最後臉色又慢慢轉黑,心裡默默地想:人果然還是要追著流行跑......

 

 

 

我每次都只想讓學長吃鱉,妥妥的。

果然文筆有些改變了,看起來就不太一樣(感慨

 

 

 

 

--

 

從鮮網移入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軒
  • 大大您好
    小的希望您能再出翻外
    因為真的太感動惹~~~
    嗚嗚嗚嗚嗚嗚~~
    看完我都內牛滿面
  • 天啊竟然是這篇,真的很謝謝你的支持
    番外啊......這可能有點難度
    如果可以的話我盡力 請別期待OTZ

    能讓你揪心到就是我的成功啦!(#

    黯歅 於 2014/11/23 13:08 回覆

  • 布丁QQ
  • 把我的感動還來!!
    看完的感動都被下面那篇笑到消失了
    為了補償作者給我把番外全部交出來呀喂!
  • 這篇沒有番外了呢。
    當年雖然有想寫番外,但我覺得就這樣就可以了
    過多的番外也只為寫而寫,該交代的我認為都有了
    至於自創角的番外我覺得還是別喧賓奪主了
    也就不想再寫了

    最後那兩段也只是腦洞而已,能讓你笑我成功了呢,ya~

    黯歅 於 2016/07/20 02: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