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最新動態已公布在置頂的文章中,請大家去看一下喔♥有任何問題可E-mail或噗浪私噗給我,謝謝各位OuO

目前分類:【冰漾】Lifelong Promise(End)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0.尾聲

 

  回憶結束,輕輕地放下日記本並擦乾淚水,距離學長死亡早已經好一段時間,那條狗牌項鍊依舊毫無動靜,不再有機會道歉,不再有機會和學長說我愛你,而學長也會回我一句我也愛你。

  時間早已匆匆無情過去許久,無論我怎麼去尋找方法,無論我每日每夜如何禱告,隔天醒來身邊依舊只有自己一個人,沒有那令我熟悉的身影。

  孤單一個人的感覺令我更加心慌,我不敢放過任何一個機會,只求學長能再次回應我,我想過就這樣將學長綁在鍊子裡是不是太殘忍,回不去安息之地、回不到主神的懷抱就只是為了我,我想讓學長離開,但自私的還是期望著哪天他能夠會回來,回到我的身邊。

  望著被攤開的日記本苦笑,終究只剩下回憶。

  現實的痛苦所以我選擇再次墜入惡夢,期待著哪天驚醒會看到學長輕拍著我的頭要我別怕,但是卻一次次的失落。

  趴在書桌上失神的看著窗外照射進來的陽光,思緒開始飄遠,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寧可一人發呆也不再願意翻書尋找方法,日子一天天過去,而我對學長的回憶卻夜夜加深。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

 

  我一直以為那種幸福會一直待在我和學長身邊,偶爾的小任性,偶爾的小撒嬌,既是情人卻又不向情人一般,總被眾人戲稱夫妻。

  我們互相愛著對方,生活中的每一處種充滿著彼此。

  但是沒想到最後又是我,又是我的原因……學長死了,只剩下我。

 

  看著學長倒在我胸口,我無法施力的跌坐在地上,以我和學長為中心有一個我不知道效用的陣法,我直覺知道,我和學長都是因為這個而在這裡,也是這個奪走了學長的生命。

  我發狂似的哭喊,我清楚的感覺到這次是真的,不再是幻覺,不再是夢境,那種撕心的痛和幻境不一樣,這次痛得令我喘不過氣,痛得令我不得不去正視。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8.

 

  昏昏沉沉的,褚冥漾緩緩睜開雙眼,揉了揉雙眼伸了個懶腰,熟悉的黑館房間突然莫名感到失神,仔細回想剛剛睡著時做的夢,卻發現腦子裡一片模糊,不疑有他的只是認為自己忘了。

  起身摺好了棉被,然後拿起放在床頭櫃上的衣服便開始解開睡衣的鈕扣,此時暴躁的聲音響起,嚇的褚冥漾動作一頓,熟悉的腳步聲接近房門口,『碰──』的一聲門被推開,褚冥漾維持著解鈕扣的動作呆愣地看著不速之客。

  「褚!你不給我接電話,到底是要不要起……」冰炎的話嘎然而止,過了幾秒後才又開口道,「你動作快一點!」

  說完冰炎才帶上房門走出房間,就好像沒人來過一樣。

  過了許久褚冥漾才放聲尖叫:「學長!你這變態!」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7.

 

  「你對他做了什麼?」

  鮮紅色的色彩佔據了所有視線,褚冥漾旁邊還有一個躺在血泊的人,雖然被褚冥漾擋住了大部分的樣貌,但、他怎麼可能認不出來?

  倒在那裡的人就是他自己──冰炎。

  「做了什麼?你沒看到他現在好好地站在你身後嗎?」夢魘看著畫面大笑,「不過……精神方面嘛……要不要猜猜看呢?如果繼續下去會如何?是會崩潰?還是就這樣一覺不醒?又或者──」

  「你閉嘴!」冰炎瞪視著眼前的鬼王高手,對方的傷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剛才不是還很無所謂?怎麼,後悔了?」夢魘托著下顎,身上的傷已經復原,面容實在看不出剛才被打得多狼狽,現在反而顯的有些妖媚。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6.

 

  「褚!」冰炎皺著眉急切的拍了拍褚冥漾的臉頰,「你給我清醒點!」

  「不用白費力氣了,他現在正陷入幻境中逃不出來。」沒聽過的沙啞聲音出現在四周安靜的走道。

  「原來是鬼族在背後操縱嗎?」冰炎看了褚冥漾一眼後便轉向來者的方向。

  「我是隸屬於景羅天鬼王底下的七大高手之一──夢魘,真是幸會,冰與炎的殿下。」來者,也就是夢魘有著黑色的短頭髮過耳際,臉部慘白,身邊還瀰漫著奇怪的紫色霧氣。

  冰炎的眼裡泛著殺意,語氣十分冷冽,「景羅天?不安安分分的躲在自己的巢裡卻妄想著得到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吾王想得到到絕對會拿到,就算你是冰牙三王子的後代也無法阻止!」鬼王高手笑的猖狂。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5.

 

  我們繼續前進著,我不得不佩服這鬼屋的設計師,這血跡的位置、一旁的裝飾、骷髏頭的擺放、蝙蝠的垂掛……

  雖然因為怕等等在處理時不小心造成電線線走火,所以已經將總電源關了,但還是想像的出來有了電力後的那種加上聲光效果的恐怖程度,然後有時又有工作人員出來扮鬼嚇人,全部加上一起我想就連是我在守世界待那麼久也還是會不自覺尖叫。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這裡讓我總有真的在一座廢棄的房屋裡的感覺,旁邊佈滿蜘蛛絲,附近我能看到的東西都有了厚厚的一塵灰,腳下踏上去的木板有種下方是空心的感覺,是不是有點逼真過頭了?

  「學……」,我想開口問學長時學長卻突然將我用力推向一邊,因為那力道我跌坐在地上,想抬頭看是怎麼回事便看到好幾個橘黃色的物體從旁邊飛來。

  在看清楚東西後難得的我們同時一起沉默了。

  剛剛明顯應該是瞄準我的那幾個東西現在因為我的閃躲所以在地上扭、呃……不,應該說是──滾動。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4.

 

  工作人員將我和學長的闖關卡蓋了個可愛的南瓜燈圖案後說道,「等鬼屋出來後可以到出口的旅客服務中心購買紀念品,以及那裡將會有牌子指引到下一個闖關處喔,祝您遊戲愉快!」

  「謝謝。」我吞了吞口水看著漆黑一片的入口,我突然想到,會不會進去後又出了什麼意外。

  各位試想,以往的我在還沒進Atlantis就讀時我是多麼的衰?走路走到一半會有籃球架倒下,上課上到一半有排球砸我,就連出生時據說都十分有驚無險……我記得這裡是鬼屋欸……就算是人為刻意營造的,但是鬼屋欸……我覺得等一下如果發生了什麼我真的什麼都不驚訝了。

  「……你會害怕?」學長突然沒頭沒尾的講了這句。

  「什麼?」我轉了一下才知道學長好像是看我緊張才會這樣問,「也不是會怕,就是有點擔心等等我的衰運是不是又會發作……」

  學長沉默了一下後嘆氣,「你是妖師,你心裡所期望的便會實現,反之亦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3.

 

  「這是您的雕刻刀與南瓜,在使用雕刻刀時因為前頭刀鋒十分的銳利,所以請務必小心別割傷手了喔!如果不小心受傷可以去前方的醫療區緊急處理。」笑容可掬的女服務員遞給我雕刻刀將我和學長領到了一個桌子前面,四周零零散散坐了不少人。

  「另外,如果已經完成您的作品可以至前方服務處,會有專人替您的南瓜燈塗上凡士林並為您的集章卡蓋上印章,若是想在裡頭放蠟燭點亮它,服務處也有專人會收取費用為您服務,那麼祝您玩得愉快!」說完女服務員親切的微笑離開去接下一個客人。

 

  我想很多人都覺得我們的劇情為什麼會那麼跳痛,不是已經在排鬼屋怎麼會突然到了一個據說是在雕刻南瓜燈的地方?

  這一切都是學長不耐煩的個性害的,他老大在看到過了十分鐘依舊沒前進幾步的隊伍後,丟下一句:『浪費時間,先去別的。』就拉著我到了用好幾個遮陽棚搭起的小廣場這裡。

  所以,貌似我們的第一個印章就是從南瓜開始。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2.

 

  萬聖夜,也就是十月的最後一天是會對生物能力影響的日子,接著空間會開始不穩定導致鬼族或是其他鬼怪幽靈出現,公會發現了這情況後,從許久以前就會在最容易出事的幾個點安排袍級駐守。

  其實,如果出現的是幽靈也就沒什麼關係,但是最害怕的是鬼門突然連上原世界的空間上,如果真的發生出現鬼族的事,到時必定會在原世界造成恐慌,袍級必須在萬聖夜裡駐守巡查著,但每個區域都放一個人又太耗人力,所以情報班統計出數據後公會評估完安排人手。

  這次和學長的任務就是在這個區域晃來晃去,看到不對勁的就處理掉,看似容易事實上很兩極,就有如現在什麼事也沒有所以很輕鬆,然後學長所說的,此時既然有活動不玩白不玩。

  但是……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

  

  「欸?學長你要往哪裡走?」我看學長似乎已經決定目的地毫不猶豫的離開旅館。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1.

 

  光線柔和的一條長廊只有幾扇房門,這些門的共通點便是上面的號碼牌下方都多了一行燙金的『VIP』字樣,我現在便在這其中一扇門內,並且瞪著眼前的門好幾分鐘。

  我深深的覺得當初毫不猶豫為了躲避學院的萬聖節活動而一口答應學長的那句話,如果還能收回的真的話那真是太好了。

  『您打算站在這直到冰炎殿下回來嗎?』耳邊響起水滴落的聲音,米納斯漸漸聚集出了形體。

  拜託,讓我再逃避一下……一下子就好!

  『……那麼請您最好快點下定決心。』

  我也想啊,但是我真的覺得我根本上了賊船!我想在真的超想跳船投入自由的懷抱!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0.

 

  黑髮青年坐在諾大的書房裡,手裡翻動著一本已經泛黃的本子,但可以看的出來被保護的很好。

  一篇一篇的日記在青年的翻閱中一一吐露出主人的秘密,日記裡描述的是懵懵懂懂的孩子在奇妙的衰運下而沒什麼朋友,但是進入的高中生活後的轉變和經歷。

  對剛進入一個新世界和未來的迷茫、對未知事務的不解、對學校奇妙事物的驚奇、對突然而來的朋友感到不安、為天天上演的恐怖課程感到害怕……

  但是種種成長,他變得越來越能適應這些,有了完全不同的見解,第一次參與學校競賽經歷了種種,遇到了許多人,然後有了屬於自己的朋友,雖然發生了很多難以置信的事,還碰到邪惡力量的甦醒。

  和他的直屬學長吵架讓他感到一股罪惡感,甚至是後來因為自己的愚昧差點害死了他,發覺過去大家不願讓他清楚的事情,揭開了過去的人那些黑暗的事,知道、了解並且學著去面對,日記上乾掉的淚水痕跡,顯露著寫下的人是如此在悲傷中堅強走過這一切。

  平淡的日常讓他認真學習,並期待著他學長的再次回歸。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